第三十章 新仇滚滚来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章 新仇滚滚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章 新仇滚滚来

  “伥鬼”这玩意儿,咱前文书也出现过。

  简单说呢,伥鬼本来也是人,但因为遭到了妖邪的蛊惑或奴役,这才变成了一种不人不鬼、非妖非魔的存在。

  当然了,伥鬼和伥鬼之间,亦有差距。

  比如去年在那京城智化寺中,双谐等人遭遇的“七邪”,就是被死肖所转化的伥鬼,那战斗力自是杠杠的。

  而眼前这“彭家三鬼”呢,只是被一山中虎精所转化,所以他们能干的事情就很有限了。

  先前独孤父子夜宿止马岭时经历的异象,说白了就是伥鬼造的“梦境”而已,就那……还是靠虎精帮忙才制造出来的;只靠彭家三鬼自己来搞,虽也不是不行,但强度会差很多,遇上独孤父子这种身上带点儿正气的人,很可能会被对方靠精神力自行脱离。

  那么话又说回来了,至此是不是可以认为彭家三鬼当时所言都是谎言了呢?

  那倒也不是。

  当时彭瑛对独孤父子说的故事呢,是半真半假。

  首先是彭碌这个人,手艺的确是不错,也确实很勤奋、能挣钱,但他并不像彭瑛在故事里说得那么爱护家人……至少,不是爱护每一个家人。

  彭家的第一个孩子夭折,以及第二个孩子彭氏会落下残疾,都是因为彭碌对老婆生的这两个女儿疏于关心造成的。

  不过对彭瑛这个儿子,彭碌还是很关心的,这也导致了彭瑛成了个被惯坏的孩子。

  是的,彭瑛生前也并非像他自己形容的那样谦逊有礼、才气过人。

  彭瑛的性格,你说他坏吧,也不坏,但要形容的话,就是“没少爷的命,却有少爷的病”。

  他能考上“童生”,也是他爹使了不少银子才“运作”来的,只是……以他们这种手艺人家庭的条件,基本上也只能运作到童生了,“秀才”他是没什么指望的。

  至于他说自己精通音律,受到不少文人雅士赏识,这就纯属是他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说到底,是因为他那琴棋书画里稍微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琴而已。

  另外,那彭氏一直没出嫁,也不是因为她真的嫁不出去,而是因为彭碌存有私心――老头儿是想,万一哪天自己不在了,彭氏也出嫁了,那以彭瑛这“少爷”秉性很可能会坐吃山空最终饿死,而要是让彭氏继承自己的手艺呢,好歹将来能让彭瑛跟着姐姐吃口饱饭,有条退路。

  至于那彭氏,就更微妙了……

  她的经历,把她逼成了一个身心都有点问题的人。

  彭氏的内心无疑是记恨彭碌这个爹的,但她并不恨彭瑛这个弟弟。

  彭瑛跟姐姐的关系也确实很好,但彭瑛对彭氏,是姐弟之情,彭氏对彭瑛,就有点说不清楚了……

  当然她也不是往什么有悖伦理的方向走,只是对这个弟弟有一种病态的依赖。

  毕竟彭瑛是彭氏平日里除了父亲之外唯一能接触到的人,她对外面那花花世界的了解,也全是靠彭瑛每天来找她聊天所知……可以说,彭瑛是彭氏活在世上唯一的精神寄托。

  所以,彭氏是并不介意一辈子不嫁人,且将来靠手艺养着这个弟弟的;所以,她也不会跟有意传授她手艺的父亲真闹得很僵。

  综上所述,你说这家人的日子是不是过得“幸福和睦”?可以说是……但实际情况比彭瑛描述的要复杂许多。

  就像这世上无数的家庭,其实在表面的平静下都潜藏着矛盾,只是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问题……而如果把这个“家”的概念扩展到亲属层面,那矛盾就更多了,只是这些矛盾不爆发的话,大家的日子也就这么过着。

  当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彭家三鬼是不会对独孤父子说得那么明明白白的――我们大多数人,在说到自己的时候,哪怕没有刻意为之,也都会对自己进行一定的美化……若没有遭到逼迫,或是有恃无恐,谁又会轻易把内心那些不可告人的想法和自己的缺点说出来呢?

  不过,关于邵杉虎干的那些事情呢,独孤父子听到的基本就都是真的了……彭家三鬼在这个部分是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而最后,关于他们仨如何死去的那段,这里为了避开“为虎作伥”这种很明显的要素,他们便把自己被虎精所杀,说成了遭遇狼群。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要说了:那现在的问题就是,这虎精是在闹哪样呢?它掺和什么呀?

  诶~这就是这事儿里最寸的一个地方了。

  这虎精啊,修炼到现在这个程度,就差一步,便能自己化作人形了。

  然,天地玄奥,每个山精地怪修炼到这种紧要处,都会遇上关隘,且要突破,都得应那“机缘巧合”四字……而这只虎精撞上的关隘就是――它得找个名字里带“虎”,而且是平生做惯了亏心事的人,将其收作伥鬼,方可过关。

  一旦达成了这个条件,这虎精所化的第一个人形,就会是这个人的样子。

  于是这虎精就等啊等,找啊找,就愣是好几年没遇到过任何一个名字里带“虎”字的人,甚至连认识这种人的人……都没有。

  直到,遇上了彭家这三位。

  那虎精一听这仨的遭遇,那叫一个高兴啊,得,就是这个邵杉虎了,只要用“伥鬼找替身”的法则,哪怕来个三换一,我也定要将其拿下。

  只可惜啊,这虎精法力也有限,它没法儿让这仨伥鬼直接化出血肉人形远赴沧州,所以它又只能等,等那本来就要去沧州的旅人,再用计让他们带着彭家三鬼的“宿物”前往。

  这才有了独孤父子夜宿止马岭、梦遇三伥鬼的一幕。

  今夜,若真按照独孤胜的计划,那这虎精的事儿可能就成了。

  虽然彭家三鬼也没多厉害,但在子夜时分,这阴气最重之际,将三件附着伥鬼的阴物直接摆在邵杉虎床底下,加上邵杉虎这人确实是亏心事干了不少,他在梦中被干掉的概率是极高的。

  反正对彭家人来说,又能找替身儿,又能向邵杉虎报仇,他们也不会有什么犹豫。

  谁知道,这百里路行了九十九,就差一步之际,让他们撞上了孙亦谐和黄东来。

  独孤胜一听到黄东来那句话,随即又想到儿子跟他说过这黄东来是“确有本领”在身,于是他赶紧上前,抱拳拱手:“黄世侄,听闻你精通阴阳之术,看来是真?”

  “呃……略知一二。”黄东来也不知对方这是要干嘛,故不敢把话说太满。

  “好,好好好……那请借一步说话。”独孤胜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拉着黄东来的手就走。

  不多时,几人便从街心拐到了一处无人的空地,独孤胜特意把那几件用黑布包的东西放到了几丈之外……好像是怕被偷听一样,随后,他才压低了声音把他们父子在止马岭的经历跟双谐趟趟趟这么一说。

  黄东来听罢,想了想,便用颇为随意的语气开口道:“那要不,把他们仨叫出来问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