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一笑泯恩仇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二十八章 一笑泯恩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八章 一笑泯恩仇

  沧州南,大道边。

  有那么一间槐安客栈。

  相传当年这客栈在选址时,选来选去,选出来最好的一块风水宝地,正中间刚好立着一棵百年槐树,大伙儿都觉得这树有年头了,砍了可惜,但工程又耽误不得,于是最后老板跟工匠们一合计,便想到了:不如就以这槐树为中心,先定下一个“中庭”,然后围绕这个庭院,造一个回字形的客栈。

  这样一来,客人们无论是住店、歇脚还是吃饭,都可以通过大堂或客房的窗户瞧见中庭那古槐冲天、浓荫洒地的景致,也算是一番雅趣。

  就这样,客栈顺利建成,其名字也顺理成章地定为了“槐安”。

  到如今,这客栈确是成了当地的一景儿,多年来生意也一直不错。

  不过,近日,这间至少十几年都没停业过的客栈,以及其周围的好几间店铺,却都突然挂起了要“停业数日”的牌子。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明明都挂了停业牌了,但这些店铺内外还是有不少人在忙活着,甚至还出现了专门负责站岗的人,且都是些生面孔。

  那附近肯定有好事儿的老百姓要去打听啊,这是咋回事儿啊?

  一问方知,据说是有一位“大主顾”,狠使了些银子,把这槐安客栈连同旁边几家小店全都包了下来,准备在此招待几位“贵客”。

  至于包几天,这个就不好说了,反正什么时候把人接待完了,他们就什么时候离开,在那之前,有一天算一天,他们都按店家正常营业流水的三倍付包场费。

  不仅如此,在他们包场期间,这店内外从厨师到杂役再到安保,他们也都换成了自己带来的人,原本的店家连人工都不用出。

  列位,看到这儿,想必有不少人已经猜到了,能这么办事的“大主顾”,无疑就是那慕容世家了。

  而他们特意包下了这大路旁的客栈,甚至连周边店铺都给清场了,是准备“招待”谁呢?

  此处咱也不卖关子,他们的“贵客”,正是那孙亦谐和黄东来……或者更具体一点说,这全套措施,就是针对孙亦谐一人的。

  且说当初,那慕容籍“猛龙过江”,想把家族的事业拓展到江南地区,却不料在杭州被孙哥摆了一道,损失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不说,最后生意还是没做成,只能灰溜溜又回了老家。

  一回家呢,他就去跟老爹慕容抒诉苦外加告状,说自己这次翻车真不是能力不足,要怪就怪那个孙亦谐……那货是怎么怎么卑鄙、何等得狡猾、多么得虚伪……反正基本也都是事实吧,说了一大通。

  却没想到,慕容籍说完后,不但没有得到老爹的同情和原谅,反而被臭骂了一顿。

  慕容抒就跟儿子讲:江湖也好、生意场也罢……你玩儿不过别人,事后说什么都是白搭;你今天输给了别人一次,其实无所谓,但你要是输不起,还总是把输的原因都归结于别人,又老想着要让你爹帮你去解决难题、找回场子,那你这点器量拿出去不是丢我们慕容家的脸吗?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爸?永远能有人给你擦屁股啊?

  慕容籍就这么被教训了一通,整了一无言以对。

  表面上呢,他是接受了父亲的教诲,毕竟他也明白那些话说的都是有道理的,可心里呢,多少还是有点埋怨自己的父亲,同时对孙亦谐的恨意也又涨了几分。

  不过这种仇恨嘛,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转眼,这事儿过去快一年了,慕容籍也已渐渐淡忘了那次经历,却没想到……嘿!偏偏就是这时候他收到了“东谐西毒”正在前往沧州的消息。

  这就叫冤家路窄啊!

  他们慕容世家为了半个月后与霸拳宗的谈判,近期已调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到沧州,而且这次是由家主慕容抒亲自坐镇的,是真正的“强龙敢压地头蛇”的势头。

  所以如今的沧州,即便不能说是慕容世家的主场,也算半个主场吧。

  慕容籍心说:你姓孙的在这种时候自己送到了我嘴边来,那可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

  不说了,先摆个鸿门宴给你“接风”,你当初在杭州怎么搞我的,就当我跟你那儿学到了,我也来搞你一次。

  于是乎,就有了眼前这出包下整个槐安客栈及其周边一带的戏码。

  而另一边呢,孙亦谐、黄东来、方丈、还有牛氏兄弟这一行五人,对此还毫不知情。

  且说他们几个,在告别了海苍峰之后,便去买了辆马车,沿着官道北上。

  这一路,他们走得都颇为顺利,十来天的功夫,就已接近了沧州地界,而这槐安客栈,确是他们的必经之处。

  这日傍晚,有雨。

  春雨绵绵,薄雾香生。

  孙黄等人乘坐的马车沿着有些泥泞的大路不紧不慢地前进着。

  当远处客栈的轮廓淡淡地浮现,前方的雾中忽然就跑出来七八人。

  这些人皆身穿着蓑衣,衣下有没有藏兵刃不知道,但从他们跑步的姿态和气息判断,个个儿都是练家子。

  驾车的牛有金和牛有银也都是老江湖了,见此情景,他们当即放缓了马车的速度,并做好了随时跳起来迎敌的准备。

  同一时刻,车内的方丈自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异样,正在闭目养神的他,人是坐着没动,但嘴里已轻轻念叨出一句:“可千万别打起来,不然准得淋成落汤鸡。”

  看起来,相比面对突袭时“能不能打赢”或者说“能不能活下来”这个问题,他更关心的是打架会淋湿自己。

  好在,事情并没有朝着直接爆发武力冲突的路子上走……

  那七八人跑到车前,便都停下了,紧接着,他们中为首的一人便冲着驾马的牛氏兄弟便抱了抱拳,高声道:“二位请留步,敢问这车上坐的,可是那方丈方大侠、孙亦谐孙少侠、还有黄东来黄少侠?”

  此时,这雨下得虽是不小,但雨声却较为轻细,故此人抬高嗓门儿这么一问,车里车外,就算没有耳功的人也能听得很清楚。

  “在下正是黄东来。”一息过后,牛氏兄弟尚未说话,黄东来便已撩开了车舆一侧小窗的帘布,露出脸来,冲外头那人说道,“不知几位兄台找我们有何贵干啊?”

  此处黄哥之所以回答得这么干脆,一是因为他见对方上前搭话的措辞还挺客气,想来不是奔着杀人来的;二则是因为……就算对方是奔着杀人来的,他们身边有方丈在也不怕。

  “黄少侠客气了,我等只是替主人来传话的……”对面那人姿态倒也放得很低,连“兄台”这称呼都不敢当,“我家主人已包下了前面的客栈想为诸位接风,不知几位可愿赏脸,前去与我家主人一叙。”

  “哦?”这一刻,孙亦谐的脸忽从小窗那儿横插出来,挤开了黄东来那张脸,冲着外头那人问道,“你们家主人男的女的?”

  “呃……”这个问题,是对方始料未及的,“……男的。”犹豫两秒后,他也只能如实回答。

  “哼……”孙亦谐一听这答案,马上冷哼一声,坐回原位,张口就下了判断,“鸿门宴,非奸即盗。”

  黄东来斜了他一眼:“诶?孙哥,那如果对方是女的,你就能确定不是鸿门宴了吗?”

  “不能啊。”孙亦谐理直气壮地回答,“但对方是女的,我至少不怕‘奸’了不是?”

  “行行……当我没问。”黄东来干笑一声,又将视线转回去。

  这时候那几个跑腿传话的脸上已是变颜变色,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这俩哪儿有一点少侠的样子啊?

  “那好吧,我们跟你们去就是了。”黄东来随即又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