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梦回那日好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四章 梦回那日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 梦回那日好

  吱——

  老旧的木门嘎吱作响,一开一合之间,丁不住已迈步进了屋。

  这年的他,二十四岁,个头儿不高不矮,相貌也算端正。

  他一进屋,妻子便迎上前来,伸手帮他掸去肩上的风雪,他默默站在那儿,边搓手边等着妻子掸完。

  片刻后,丁不住来到了桌边坐下,妻子给他倒上了一杯热茶,而同时,他也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放到了桌上。

  妻子看到那东西时,愣了一下,而丁不住则是抬头,用一种颇为得意的表情看了看妻子,然后再随手抄起桌上的一根筷子,将他拿出的那个荷叶包挑破,露出了包在里面的、那只还在冒着热气的烧鸡。

  其实妻子刚才已经隐隐通过气味察觉到了这是什么,但在亲眼确认后,她还是有些惊讶,所以她立马给丁不住打了几个手势,询问他这是哪儿来的。

  至此,丁不住自走进家门后才第一次开口,他一边用手比划,一边对妻子说道:“放心,我没去赌,今儿运气好,干活儿时拿了份赏钱。”

  妻子闻言,笑了笑,然后就把那只烧鸡拿起,转身去灶台那儿忙活了。

  丁不住呢,便又起身走到旁边的炕头那儿,去看了看自己那正在熟睡的儿子。

  丁不住的这个儿子,眼瞅着都快三岁了,但直到上个月都还不会说话,丁不住本来很担心这孩子会和其母亲一样先天聋哑,却没想到半个月前这娃突然就开口了,这可让丁不住喜出望外。

  甚至让他这个村儿里出了名的赖汉产生了要从此改邪归正的想法,他对妻子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说起丁不住这妻子张氏,确是个苦命人,在那个年头,纵然是富人家中,聋哑的孩子都很难有什么好的结局,更别说张氏这种生在穷苦人家的聋哑女孩……可以说能长大成人就已不易了。

  在二十岁那年,张氏被赶出门一般,嫁给了村里没人肯嫁的赖汉丁不住;他们这桩婚事呢,纯粹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仅是张氏身不由己,那丁不住也不乐意。

  您别看他丁不住平日里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动不动还喜欢去赌……他对自己可是很“普信”的。

  十几年前,丁不住的爹娘还在干小买卖,家里还算衬点儿钱,所以丁不住小时候也去念过几年书,甚至结交过一些官宦子弟。然而,好景不长,到丁不住十四五岁的时候,家里的买卖赔了钱,干不下去了,他们一家三口不得不回到了破旧的祖屋中务农为生,私塾他自然也是上不起了。

  幸好丁不住的爹娘本来也是勤勉之人,即便是务农,家里的日子也算过得去。

  但丁不住从小养成的少爷秉性却是没能随着生活的落差而迅速褪去,加上他又正是爱玩的年纪……长话短说,经过他四五年的努力呢,在十九岁那年,他成功让家里从“还过得去”变成了“过不下去”,他自己也早已成了个远近驰名的赖汉。

  也就是那一年,丁不住的爹娘双双患病,二老自觉时日无多,便几乎花光了棺材本,这才帮丁不住说下了一门亲事,而像丁不住这种拥有“火坑式口碑”的人,能把闺女往他那儿推的也实属不多,最后还是张氏命苦,和他们家落定了这门亲事。

  当时丁不住还不干呢,他觉得自己风流倜傥啊,怎么能娶一个又聋又哑、相貌粗丑、还比自己大几个月的女人为妻?

  但事到如今,他说了也不算,眼瞅着爹娘都快被气死了,丁不住是不答应也得答应。

  亲事办完后不久,丁不住的爹娘似乎也是了却了心愿般相继去世了,而随着他们的死,家里那几亩地也就荒了,好吃懒做又沾赌的丁不住就靠着到处打短工和赌博过日子;值得庆幸的是,因为他认识字,加上年少时高低也跟一些达官显贵打过交道,所以说话办事的能力上,他其实并不差,找活儿干时确实是有一定优势的,姑且饿不死。

  但是丁不住对他这个媳妇,那可说是十分嫌弃,隔三差五有点儿不顺心了就骂媳妇出气,后来张氏怀有身孕了他才有所收敛,可等孩子长到了一两岁,因为一直没开口说话,丁不住对媳妇的态度又降到了冰点。

  直到……半个月前,随着孩子开口说话,丁不住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从那时起,他不再去赌博,并和所有的狐朋狗友们断绝了往来,干活儿也变得殷勤起来,他对妻子张氏的态度也日渐变好。

  就仿佛一夜之间,那个早在十年前就该有所改变的少爷,终于放下了他少爷的身段,选择了长大。

  或者可以说——他,认命了。

  那一天,那一刻,他打心里觉得:我这辈子就和他们娘儿俩一起好好过,其实也不错吧。

  “爹爹……”不知是不是因为闻到了烧鸡的香味,没多会儿,炕上的孩子自己就醒了,他睡眼惺忪地望着身边的丁不住,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

  “诶~乖,爹爹抱。”丁不住也甚是欢喜,亲亲热热地抱起儿子,逗了他一会儿,见妻子那边准备得差不多了,便来到了桌旁。

  张氏此时已将鸡肉分好,又盛了几碗热粥,切好了两个咸口儿的小菜,一家人的晚饭这就算齐了。

  丁不住让儿子坐在自己腿上,先起筷往妻子碗里夹了块鸡腿,然后再小心翼翼擓了一勺粥,吹凉了,再往儿子嘴里送,接着就这么一口粥一口肉这么喂着孩子。

  张氏在一旁看着,也是不禁抹了抹眼泪,她心中也在暗暗感谢上苍,自己这辈子吃的苦,终于是到头了。

  ………………

  笃,笃。

  门外,两声轻叩,将趴在桌上睡着了的丁不住唤醒过来。

  “唔……进……”他一边将脑袋从自己那条已经麻了的右臂上抬起,一边呢喃着应道。

  吱——

  华贵的门扉嘎吱作响,一开一合之间,一名容貌秀美的女子已挪步进了屋内。

  她规规矩矩地停在了一扇由花梨木雕筑、金箔装点的屏风后,轻声禀道:“老板,有贵客到。”

  “嗯……”丁不住拿起了面前一杯不知倒出来多久的酒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一口闷了下去,再开口道,“啊——什么来头?”

  “孙亦谐,黄东来。”屏风后的女子答道。

  “哦?”丁不住闻言后,用他那还懵着的脑子思索了短短的几秒,便接道,“我记得……他们几个月前出海去东瀛了吧?这是回来了,还是冒充的啊?”

  “因他们几位无人引见,是在押茶钱时自行留的姓名,故奴婢也不敢断言真假,不过看他们的容貌,确是与传言中十分相像。”女子回道。

  “行……”就在对方回这句话的功夫,丁不住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他的表情和语气也都变得更加稳健,“你让王妈妈先去探一探他们,待我准备片刻,便亲自去会一会这‘东谐西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