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无中生武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六十八章 无中生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八章 无中生武

  在这个世界的东瀛,以使用日本刀为前提的日本“剑术”,大体可分为三类。

  第一种是所谓的“道场剑术”,即以一对一公平比斗为前提,无需过多考虑周围的外部因素,也不用太在意体力的消耗,只为追求最极限、最精妙、且不失美感的招式而存在的剑术。

  在我们所熟知的历史中,大半个江户时代,都是属于道场剑术的。

  因为那时的日本已结束了连年的战乱,德川幕府闭关锁国,并大力宣扬“武士道精神”,在这种较为和平的大环境下,“以武入仕”的通道比起战国时代来进一步收窄,武士们想在“武力”这方面建立实绩或是收获名望的渠道也变得更少,于是道场剑术便迎来了蓬勃的发展,如今咱们在日本剑戟片或者漫画里看到的那些名字非常酷炫的这个“流”那个“流”的剑术,绝大多数都被设定为诞生于这个时代。

  再说第二种——“战场剑术”。

  顾名思义,这是一种以“在战场上自保和杀敌”为前提的剑术,与道场剑术相比,战场剑术大多给人一种粗陋感觉,突出一个简单实用、力保下限。

  因为在战场上很少有一对一的时候,更多的是多对多,乃至一对多的局面;另外还有诸多的外部因素要考虑,比如脚下的地面是坚硬的还是松软的、是相对平坦的还是倾斜坎坷的、是基本无物的还是躺满尸体和伤员的……又比如对决时的天气怎么样、对手的武器是什么、对手有没有穿铠甲等等等等。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要说了:考虑了那么多之后,似乎弃用武士刀,改用长兵器或者弓箭火铳才是上策啊。

  是的,您说得没错,但对于当时的一些特定人群来说,武士刀是不得不带、不得不用,故而才不得不练的一种兵器,毕竟这武器对于“武士”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再者,修炼“战场剑术”也不代表弓马枪拳他们就一点不练了。

  最后第三种——“实战剑术”。

  这个呢……说白了就是野路子,明面上来讲,它也“可以是”道场剑术,但实际上就是融合了道场剑术和战场剑术的部分理念,为求胜而不拘泥于形式的一种武学理念。

  为什么说“可以是”呢?很简单——使用者要是没混出名堂或者被砍死了,那他使的就叫野路子;使用者要是扬名立万了,那他用的便算是道场剑术……反正你只要能赢,随便起个“什么什么流”的名儿,想怎么吹就怎么吹。

  其代表人物嘛,想来大家也意识到了,就是前文有登场过的、此平行宇宙的宫本武藏。

  另外,此前那“风林火山”行动中作为刺客方王牌的“马午真影流”剑客吉宗,也可以划分到这一类。

  那么,话要说回来了,佐原宗我练的是哪种呢?

  其实咱前面也有提过一嘴,他练的是佐原氏代代相传的、一门普普通通的战场剑术。

  和大多数战场剑术一样,佐原剑法的招式简单、变招甚少,总体上重守轻攻,也没有那种“必杀技”之类的玩意儿,就连其配合的呼吸法门,讲究的也主要是“节约”之道,即如何花费更少的体力去完成动作,以便应对战场上持续不断的零星交战。

  因此,单从所练武学的种类和水准来讲,佐原宗我练的东西在一对一的对决中属于下乘中的下乘,别说是跟中原武功比,随便换一门东瀛的道场剑术搁这儿也比他这佐原剑法强。

  孙亦谐这身负“上乘内功”、“超实战武学理念”、“护身宝甲”和“宝兵刃”的武者,单从纸面实力上来看,理应是碾压佐原宗我的。

  事实上,他刚才也的确是“初见杀”了宗我一回,那也是情理之中的结果。

  然,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

  此刻的佐原宗我,不仅是拥有最巅峰的身体和最巅峰的经验技术,连他自己都还不知道的是:他这次“复活”是堕亡喰吸收了整个繧潮空间中所有繧之影蕴含的力量才促成的。

  这些力量,又进一步将宗我加强了,要类比的话,现在的他,在战斗中所能发挥的身体能力,已接近中原武林的掌门级高手全力催动内力才能达到的水平。

  当然了,掌门与掌门之间,亦有差距,所以咱这儿就拿一位大家的老熟人——漕帮帮主狄不倦作为例子,姑且认为佐原宗我当下的常态硬实力已近似内力尽催的狄帮主。

  再加上,宗我经过了上一次的交锋,已经对孙亦谐的宝兵刃和护身甲有了防备……双方的强弱,此时已悄然发生了逆转。

  不过,孙亦谐可不了解对方变强了那么多,了解的话他也不会像刚才那样大义凛然地放狠话了……孙哥现在只当对方是变成了那种“杀不死”的繧之影,稍微难对付了一点,但刚才还被自己“秒杀”的角色,仅仅是强了“一点”又能怎样呢?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宗我那句“还有什么别的本事”出口后的一秒,孙亦谐便突然俯身发力,向前一窜,其瞬间爆发的强悍脚力于水中踏出了一大片四散跃溅的水花,刚好也作为了一种掩护。

  眨眼间,孙亦谐已欺近了佐原宗我身前,并使出了他的经典起手式……石灰粉糊脸。

  这会儿要是黄东来在旁边解说捧哏,那多半得来一句“就这本事啊?”

  但不得不说,这本事真管用啊,不说是百试百灵吧,十次里有八次能起到一定效果那是肯定的。

  佐原宗我可不知对方是中原武林的一大毒瘤,他见对方一边冲袭而来,一边于怀中取物,再目测一下敌我之间的距离,堪堪还没到三叉戟能扫到的范围,那他自是猜测孙亦谐要使用手里剑之类的暗器了……因此,宗我选择了前倾身体,举剑格挡,并准备在挡开暗器后顺势迎着对手前冲的势头来个突进反斩。

  没成想,他等来的不是能格挡掉的硬物,而是粉状物。

  武士刀就这么宽,暗器你能凭着快速的反应和动作挡掉,粉末你挡不干净啊……于是,就有那么一小坨粉末蹭过刀面飘向了宗我的脸。

  宗我可不知道这到底是石灰还是别的什么,万一是毒呢?他这会儿也不确定自己的身体有没有自愈能力之类的,可不敢托大,当时就急忙忙一顿,以前脚在水中猛然一踏,又后撤了一米。

  别看这一踏是匆忙中做出的,但其除了借力以外,还包含了“纵激起一道水柱,化解掉那些粉末”的意图,这也算是战斗方面既有天赋又有经验的佐原宗我灵光一现的操作。

  就这个应对,那文治时代的“佐原第一猛将”佐原美作一辈子也做不出来,而佐原宗我非但做出来了,还在做出来的同时,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件事。

  “嗯?这是……”宗我看着前方那道被自己的踏力轰然激起的水柱,心中一惊。

  刹那的惊讶后,涌上来的便是恍然、喜悦、和兴奋。

  “难道说……”宗我一边念叨着,一边运力挥刀,朝前方的水面又荡锋一扫。

  嘶——

  下一秒,只见那锋芒过处,波涛乍起,随后便是一道弧形的水若屏障般扩散而出。

  见得此景,孙亦谐同样是不敢托大,他可不知道对方这招什么威力,万一把我秒了呢?于是他也是果断来了一个卧地翻滚,于水下躲过了这水幕的冲击。

  当然,实际上宗我这招所释放出的冲击力没多大,他只在试自己目前的身体能力而已。

  “妈个鸡的……”但孙亦谐起身后,于脑中琢磨了一下宗我这个操作在中原大概得是什么级别的高手才能耍出来的,顿时就感到不妙了,“二阶段果然变强了啊。”

  念及此处,他的余光就不由自主地瞥向了谷口方向,下意识想看看黄东来这会儿到哪儿了。

  而就在其目光侧移的瞬间,身经百战的佐原宗我立刻捕捉到了这个破绽。

  “这卑鄙小人,不但一出手就是在暗算,还敢在与吾交战时东张西望,真是死有余辜!”佐原宗我心中暗骂之际,手中祀守已是纵斩而下。

  此时的佐原宗我已试出了自己大概能斩出多远的“剑气”,所以他无需上前,即可在原地发起进攻。

  而孙亦谐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能如此迅速地抓到自己这刚刚出现、且稍纵即逝的意识空隙……

  别看空隙只是一瞬,但只要实际被捕捉到的话,应对起来所需的弥补时间可不止一瞬;这就好比你在玩音游时,当你在某一首高难度曲目中错过了一个按键,其带来的影响可能会导致后续再错好多个才能调整回来。

  眼下,孙亦谐被抓的这次破绽便是这样的,一时间他想要再起势闪避,已是来不及了。

  佐原宗我的这一斩,纵飞而至,威力足可分金裂石,孙亦谐的宝甲虽能护其身躯,但挡不了头部,眼瞅着后者就要被这一次斩击开瓢,这时……

  当——

  只听得一记打铁之声,忽在孙亦谐的身前响起。

  救下他的,并非旁人,正是他自己。

  就连孙亦谐自己都不知为何……在这个环境、这名对手的面前,在这突如其来、陡遇死关的极限时刻……许多年前他曾经游玩一个硬核动作游戏时的战斗记忆,仿佛觉醒般闪回他的脑海,让他的身体本能地动了起来。

  这个瞬间,他竟然用一种类似抖动的挥舞方式甩起了三叉戟,精准地找到了对方那斩击中最薄弱的一个点,将自己那“倒转乾坤”内力由戟而发,一戟过去将对方的斩击弹散化解掉了。

  “哪尼?”佐原宗我见了这手,也是眼神一变,“你这家伙……做了什么?”

  这种运用上乘内力才能实现的手段,就不是宗我这个只会使用“伪剑气”的人能理解的了,而且宗我看不懂,也不是因为他不够强,只是因为双方所学的武学体系从底层逻辑上就分道扬镳了。

  当然了……宗我不懂,难道孙亦谐他就懂了吗?

  他要是懂,他也不会在这个场合、这个临死的关头才使出这操作来了。

  他要是懂,他早就在黄东来面前展示并且吹嘘起来了。

  孙亦谐也是跟着感觉走,才完成了这次“弹反”的,你让他回答“做了什么”,他能说出个六啊?但这逼都摆到面前了,装还是要装一下的……

  “哼……呵呵……哈哈哈哈……”孙亦谐假笑了几声,虚张声势道,“本来跟你这种水平的人打,我是不屑于展示自己全部的武功的,但事已至此,我也不演了,实话告诉你,我早已掌握了你们东瀛武林传说中失传已久的‘苇名流’的所有技术,一旦我使出来,只怕你抵挡不了一时半刻,就得再死上一回。”

  “哦?”可宗我一听这话,非但没害怕,还隐隐兴奋了起来,“我虽未听过,但从你的语气来看,这流派好像很强啊……我还真没什么机会和其他武流的高手像这样一对一的做一番生死较量,那正好……你有什么能耐,全都使出来吧!”

  宗我说着,脸上竟还露出了笑意,待这几句讲完,他便持刀在侧,涉水而来。

  这一刻,佐原宗我的目的,已经从单纯的“杀死对方就行”,变成了“与对方用各自的武术尽全力决出生死”,所以他的战斗方式也变了。

  孙亦谐一看这货要过来近战,那哪儿成啊?

  近身后双方一对招,我这儿不就露底了吗?而且我的石灰粉在这环境里也不太好使,对方又有防备了,让他贴上来我怎么顶?

  但战局如此,由不得他,佐原宗我反正是已经过来了,你想不想对招都得对。

  “诶?要不然……”这情急之下,孙亦谐却是又生出了一个歪点子,“说起‘苇名流’,那游戏里的boss用十文字枪所使出的那些招式我背都背的出来,要不我试着复刻一下?”

  在过去的世界,孙亦谐当然耍不出那些动作游戏boss的招式,但在这里,他是身负内力的习武之人,要模仿一套自己记忆中十分熟悉的动作,是轻而易举的。

  “妈个鸡,拼了!”用不用也得接招,不如就用用看吧,孙亦谐嘴里轻喝完这声,便将右手持戟的部位改变,朝戟尾那儿挪了几分,作单手远持状。

  下一秒,他已是稍稍弯下身子,顺势以右臂持戟靠肩、绕身蓄势,欲发动一招回旋绽力的强横扫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