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繧潮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五十二章 繧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二章 繧潮

  顶点盖世双谐!

  这个被佐原氏奉为“神明”的生物,来到地球也有五百四十年了。

  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其实它从未产生过身为“神”的自觉,因为由始至终,它根本就不曾理解过人类对于鬼神的崇拜、也不理解何为信仰。

  这种“不理解”,是物种差异导致的,就好比先天没有听力的生物注定无法理解音乐一样——这个“神明”并没有人类认知当中被归为“感情”或“感性”的大部分感受。

  在它看来,所谓的信仰,大抵是一种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带有不确定性和不公平的交易行为;这种行为理应是不成立的,但在人类身上却可以发生……它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知道,毕竟它不“好奇”。

  但它还是在人类主动提供了这种交易时,选择了接受,因为它确实“需要”人类的帮助才能在这个星球继续生存下去。

  当然,不管经历了多少次,它都不会对这些“祭祀”存有任何“感激”的想法。

  就如同眼下,即便被黄东来那沾了新鲜大粪的双脚从天而降螺旋飞踹,“神明”也没有萌生丝毫“厌恶”或者“仇恨”之类的情绪……它只是默默地对黄东来的行动做出了应对。

  呋——

  下一秒,伴随着一声非常轻的、如同一滴墨水浸到纸上的动静,黄东来的下坠停止了。

  站在黄东来的角度,当其脚尖接触到这“神明”头顶的刹那,便觉身体一轻、一滞,然后其下坠所产生的动能就仿佛在这一瞬间直接消失了一般。

  回过神来,他已经稳稳站在了“神明”的头上。

  这种异常的落地方式,看似轻松,实则让黄东来的身体产生了相当程度不适……想象一下,当你从一个相当高的地方落下时,你的身体会如何反应?你的膝盖、腰部、背部等等一众关节和肌肉是不是都会本能地做出弯曲和卸力的准备?而若这种下坠感突然消失了,你的身体又会如何?

  其实这里有个大家都经历过的例子,就是当你做梦梦到自己正在坠落,然后又陡然惊醒的时刻,在那醒来后的几秒乃至几十秒的时间里,从你身上缓缓褪去的那种难受的感觉,再放大个几倍,差不多就是黄东来此刻的感受了。

  “你……你是什么人?”短暂的沉默后,首先镇定下来并且冲着高处喊话的人,还是佐原宗我。

  黄东来这会儿还在消化落下后产生的不适,被对方这么一问,还真有点猝不及防。

  好在他和孙亦谐以前招摇撞骗的经验有点多,遇到这种情况,他也是一张口就有词儿啊:“吾乃中原上仙,法号旭东,尔等凡夫俗子,见本仙降世临凡,还不速速参拜?”

  言毕,底下的佐原众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又一次沉默降临,并在数秒后就变为了一片窃窃私语。

  “喔靠?这都行?”黄东来一看这些佐原众的反应,心里也是一惊。

  本来他并没有对自己这句不过脑子的瞎掰抱有太大期望,但没想到这帮人听罢居然有点将信将疑了,那这倒是个机会……此刻务必要先声夺人,哪怕唬也得把他们给唬住了,这样就有机会蒙混过关。

  于是,一息过后,黄东来饱提内力,用了一手在东瀛这边几乎不可能见到的内功扩音之法,喝道:“放肆!得吾仙令,非但不拜,还敢对本仙妄加议论,指指点点?”

  这一嗓子,在湖上谷这地形喊出来,那是“效果拔群”啊。

  这下这帮佐原众是真被他给镇住了,纷纷跪下喊起了“上仙息怒”;在这群人的眼里,黄东来确实是“从天而降”,而他这个将说话声变得如此巨大的能力也是他们没见过的,甚至他现在还踩在了他们那“神明”的头上,“神明”也没有任何抵抗的样子。

  按照人类的思维,被另一个人或生物踩在头上,是一种“被征服”、“被打败”或“被羞辱”时才会呈现的状态,是屈服的表现——如今“神明”大人竟然能任由这位“旭东仙人”这样做,那应该证明了这位仙人是比“神明”更厉害的存在?

  当然了,这无疑是佐原众又一个一厢情愿的想法……

  对他们的“神明”来说,首先“头”这个概念就有待商榷,它的身体本就不应按照人类对地球生物身体结构的认识来归类;其次,它也没有什么“屈服”、“尊严”之类的概念。

  换成人类的角度比喻,“神明”此刻在经历的事情,就像你在公园里坐着,抬头看到一片花瓣慢慢落向你的鼻子,然后你随手将其接住,这个过程中你自然不会觉得这片花瓣打败或羞辱了你。

  至于黄东来的脚上沾屎什么的,那就更无所谓了,“神明”又没有人类的嗅觉和味觉系统,更不会遵循人类对于脏净美丑的定义,在它眼里人类的排泄物和人类身上生成的其他东西没太大区别。

  这些年里它吞噬过的人类那么多,什么头发、指甲、衣服、污垢、泥土……它也是照单全收的,那血液和残留在人体内的排泄物又算什么呢?

  但是……

  片刻后,这“神明”还是采取了一项对人类来说是灾难的行动——它发动了“繧潮”。

  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这儿不是说了半天这货各种无所谓吗?那它怎么突然就掀桌子了呢?

  这个如果用“神明”的逻辑来解释的话就是:因为察觉到“交易”被影响了,自己的“生存”受到了威胁,所以必须采取行动。

  是的,“神明”确实不在乎黄东来的秽物践踏,甚至没觉得黄东来是在攻击自己,但黄东来的言行动摇了佐原众的信仰,这是“神明”不能姑息的。

  它虽然不理解信仰,但它是知道佐原氏这套“祭祀系统”的运转规律的,眼下佐原众的思维被黄东来的言语所影响,产生了有比“神明”更加伟大的仙人的认知,继而就有一些人萌生了“更改一直以来的交易行为”的念头。

  这些意识层面的变化,或者说心理活动,对人类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察觉,或者说即便有所察觉也不能精准观测的东西。

  但对这外星生物来讲,观测这些就跟观看写在纸上的数字一样清晰……

  看到这儿肯定又有人要问了,既然这样,那它为什么还不能理解人类很多“非理性”的想法呢?

  那我只能说,列位从小应该也学了不少数学定理和公式,我们用这些公式来解题、计算出一些答案是没问题的,但让我们去研究这些东西本身,就是另一回事了。

  说回当下……

  这“神明”只是一个念头,繧潮便毫无征兆地开始了。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的“视觉”都受到了污染,无论他们是睁眼还是闭眼的状态,他们的眼中、或者说大脑里,都只能看到一片片色彩如同过度曝光后的照片那样的怪异画面。

  与之同步的,是一些混合着声音、温感、如同记忆、却又不是第一视角、甚至不是单一视角的东西,汹涌地侵入众人的脑海。

  具有一定现代知识的黄东来很快便意识到,他此刻正在经受的……并不是单纯的视觉或精神污染,而是在体验一种人类并不拥有、且人类的生理构造也无法完美承载的“未知感官”。

  这或许就是这个“神明”所拥有的感官,或感官之一,而“神明”现在所做的就是用某种方式与周围的人类“分享”了它的这种能力。

  想必很多人都想象过自己拥有“超能力”或“超感官”时会是个什么状态,常见的就是所谓的“千里眼”、“顺风耳”,但实际当人的某一种五感放大到……不用多,十倍以上后,随着而来的恐怕只会是难以名状的痛苦。

  所以即便是武侠中常见的眼功耳功,理应也只是加强数倍后的视力和听力而已,且必须是“可控”的,若不刻意去施展就会回到接近常人的状态,这才合理。

  毕竟我们的神经系统根本承受不了哪怕只是我们本来就拥有的五感被加强太多后的状态,更不用说某种超越我们认识的、更高维的感官了。

  但“繧潮”的效果还远不止于此,这只是个开始……

  第一波感官污染很快就影响了这佐原藩中的每一个人,距离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无论是站在“神明”头顶的黄东来还是远在城堡中的孙亦谐和庆次郎,都是同时“看”到那“色彩”的。

  而接下来的第二波异变,是在十余秒后,在感官污染逐渐褪去之际,于一阵头疼和恍惚中,黄东来的身体又一次在完全没感觉到任何移动或冲击的前提下发生了位置变化。

  当他再度用自己的视觉睁眼看向周围,他已不在那湖上谷内,而是来到了佐原国内某处,一片积水的稻田上。

  这田里的积水,不知为何已成红色,头顶的夜空也隐隐泛着红光。

  天上,本该悬着月亮的地方,现在悬着一只眼睛。

  每一个身处佐原的人,不管是在室内还是室外,此刻都能感觉到一种强烈的、被注视的感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