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扳指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一章 扳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 扳指

  永泰二十年,秋。

  在一个秋色宜人的上午,一辆看起来平实无华的马车,正在京城外东南方的一条路上徐徐前行着。

  赶车的人姓赵名祎,是一名锦衣卫的总旗。

  当然了,此刻的赵总旗并没有穿官服,也没有带兵刃;他已经完美地伪装成了一个衣着朴素、相貌平平的中年汉子,在一般人眼里他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车夫而已。

  而此时赵祎身后的马车车舆里,还坐了三个人。

  这三人,一个是孙亦谐,一个是黄东来……还有一个,姓魏名谦,乃是一名年近六旬的宦官。

  看到这儿可能有记性好的看官已经想到了,不错,这魏谦和赵祎,正是在前文书的“姜暮蝉夜闯鲁王府”和“双谐大破火莲教”等回目中有过短暂登场的魏公公和赵总旗。

  当时在济宁,魏公公潜伏于鲁王府内,赵总旗则隐于市井之中,两人一里一外,共同为削藩寻找着借口、搜集着证据、等待着机会、酝酿着执行……

  本来这事儿可能得再过一两年才会有结果,没成想,由于双谐途径济宁,和姜暮蝉等人一同唱了出“行侠仗义、为民除害”的好戏,鲁王一脉完蛋的进程加速了。

  于是,在今年的春天,提前完成使命的魏公公和赵总旗便回到了京城复命。

  之后两人都得到了不错的赏赐,且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分别回到东厂和锦衣卫的二人也没有再接到这类“长期卧底”的苦差事了,算是清闲了小半年。

  直到不久前,皇宫内的宝物“烲龙璧”被盗,经事后调查,基本能确认是不久前来朝贡的东瀛使团所为。

  皇帝有意让两位“护国天师”孙亦谐和黄东来前往追回国宝,便传二人进宫叙话。

  但孙黄进宫后一听朱杝的要求,这又是出国又是讨回赃物的……事情极其不好办呐。

  两人当场就开始跟皇上装孙子,试图把这任务推脱掉,结果朱杝却不吃他们那套,就是认定他俩了。

  那没办法,一定要去,咱就再提点儿“条件”呗。

  但皇上可没那闲工夫逐一听这俩货提出的一百几十个狗屁倒灶的要求啊,于是朱杝就把魏公公和赵总旗给找来了……

  这次魏赵二人的工作也不复杂,就是以类似保镖兼助理的身份去“接送两位天师”。

  赵总旗得负责把双谐一路送到宁波的港口,送到他们的船出港为止,期间双谐的一切花费和出航前要准备的东西赵总旗都得尽力满足。

  而魏公公则得陪着他俩上船,一路护送他们抵达长崎,并留在长崎那边,待他们寻回国宝、准备回国时,作为接应。

  万一双谐没能完成使命、客死异乡了,那魏公公就是那个负责把他们的尸骨给带回来的人,当然,若连尸骨都带不回来,那光带个死讯回来也行……

  “对了,孙少侠,昨儿你让咱家去取的东西,咱家给取出来了,你现在要看吗?”车舆内,魏公公想起了昨日这事,便对孙亦谐说道。

  “哦?还真取得到啊?”孙亦谐闻言,也是一愣,“那行,我看看,到底是什么。”

  他俩说的这是啥呢?

  此处咱书中代言,就是当初孙黄二人在兰若寺搜罗到的那“四盗之遗”中的最后一样东西。

  那四盗的绰号和另三样东西的具体情况咱这儿就不再细嚼磨了,反正就是除了食谱、机关图和秘笈之外,所剩下的唯一一件至今还没处置的东西——一张百川钱庄的柜票。

  孙亦谐去年回杭州的时候,其实也有去杭州当地的百川钱庄分号问过这柜票能不能兑现,人家掌柜的瞧见这三十多年前的柜票也是有点儿懵,反正最后结论是:按照这票上还能分辨出的文字来看,这张柜票应该是对应着百川钱庄京城总号的某个柜子,但过了那么多年,谁也不敢保证总号那边是否还保留着柜里的东西,只能说孙少爷您有机会到京城的话,可以去总号那儿问问,但别抱太大期望。

  就这样,孙亦谐暂且就把这事给搁下了。

  这回上京前,他顺手就把这柜票也带在了身上,只是来到京城之后事情有点多,而这柜票的事也不算很紧急,就被他给忘在了行李里头。

  待到要离京前一天,孙亦谐整理行李,才想起这一出。

  这时他那鸡贼的性子又来了,因为生怕这柜票会涉及到三十年前其前主人的某些恩怨、又怕柜子里取出的东西有毒或者暗藏杀人机关啥的……他决定让别人帮他去取,而他自己连面都不露。

  那找谁呢?

  正好,皇上不是安排了魏公公和赵总旗来照顾咱吗?那就有劳你们了。

  于是,就有了眼前这一幕。

  “喏,就是这个。”魏公公一边说着,一边就从袖中拿出了一个扳指,随手递给了孙亦谐。

  孙亦谐接过来,放在手心看了看:“就这?”

  的确,对于见过不少高档珠宝的孙亦谐来说,这样一个无论做工还是材料都很一般的银制扳指,并不算是一件能让他觉得惊奇的事物,也不像是传说中视财如命的“飞天盗”会去特意存到百川钱庄里的东西。

  他随即又让黄东来看了看,想确认这扳指是不是法宝啥的,但得到的答桉也是否定的。

  有些失望的孙亦谐也只能抱着“万一这玩意儿上有啥隐藏的秘密”的想法暂且将其收下,随手套在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上。

  那么……实际上有没有那种秘密呢?

  当然有。

  此时的双谐并不知晓,正是此物,将来会把他们卷入那“六王争锋”的武林风暴之中,不过那是他们从东瀛回来之后的事儿了,此处暂且不表。

  还说眼下,随着四人所乘的马车离京城越来越远,路两边的景色也是越发荒凉。

  尽管他们走的是大路,但那时节的官道可不比现在的高速公路,你走在半道,有很长一段时间周围一个往来的旅人都看不到也是很正常的。

  行到正午,四人就遇到了这么一段四下无人的时间。

  也就是在这时……他们遇上事儿了。

  “吁——”且说这一刻,那赵总旗忽然就勒马停车,并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对车舆中的三人道了句,“前面有人劫道。”

  “啊?”黄东来闻言一歪嘴,“这才刚出京城半天功夫,就有人在这大路上抢劫?这世道还真不太平啊。”

  列位,您瞧他这反应,就明白他是有恃无恐啊。

  正常人、哪怕是江湖中人,听到有人劫道时……不说害怕吧,好歹会戒备起来准备应敌,但黄东来这会儿却只是澹定地坐在那儿锐评了一下社会治安。

  这是为啥呀?

  很简单,因为此行开始前,他和孙亦谐就打听过了,他们身边的这位魏谦魏公公,虽然官职只是东厂的“五档头”,但他的武功却在整个东厂排第二,厂公汪廷之下就是他了。

  有这号人物在此坐镇,那劫道儿的人数少于一百估计都不够看呐。

  “公公,要不……劳您驾?”孙亦谐也是本着有皇上派来的帮手不用白不用的想法,准备让魏公公出去活动活动。

  没想到,下一秒,在车外听到听到他们对话的赵总旗又跟了句:“不是劫我们,是在劫别人。”

  听到这儿车里的人才明白,赵总旗停车不是因为有人拿刀站在路中间挡住了他们去路,而是望见远处已经有人在被劫了。

  “啊?”黄东来想了想,还是接道,“那我们也得管管吧?”

  “二位少侠想管,自是可以。”赵总旗其实也是个比较正派的人,尽管在重大抉择面前他的选择是职责大于侠义,但条件允许下他还是倾向于帮助百姓的,“要不……就由赵某出手?”

  “你一个人行不行啊?”孙亦谐随口问道。

  他本来呢,就是想客气客气,等赵总旗回一句“没问题”,然后他就顺势说句“那就交给你了”。

  但赵总旗回的却是:“无妨,几个蟊贼罢了,一看就知道他们没啥武功,若不是遇上了女子,估计他们都未必敢出手。”

  “什嘛?”听到“女子”二字,孙亦谐那调门儿一下子就拉高了,一秒不到他的脑袋就从车窗那儿顶开帘子伸了出去,一双小眼一眯,登时就锁定了前方百米开外的一辆马车和几道人影。

  “妈个鸡的!”扫完这一眼,孙亦谐便把脑袋缩回来,然后一个箭步就从车舆前方钻了出去、跳下了马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有人干劫道这种事情!老子身为习武之人岂能袖手旁观?”

  “嚯~”赵总旗当时就惊了,心说这孙少侠怎么前脚还风平浪静,后脚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他这儿还惊讶着呢,便见孙亦谐已经如鬣狗追食般朝着前方窜了出去。

  同一时刻,百余米外。

  五六名持刀的歹徒,正呈一个弧形围在一辆马车前方,虎视眈眈地与车上之人对峙着。

  那赶车之人,是一名年轻女子,看着十**岁年纪,相貌可说是是眉目如画、俏丽可人;由于她身形纤瘦、穿得也是颜色澹雅的女装,故而在远处便能分辨出她是名年轻女性。

  此处顺带一提,女子驾驶的这辆马车,所去的方向和孙亦谐他们是相反的,也就是正在往京城去,倘若她这马车与孙亦谐他们是同向前进,赵总旗和孙哥只看马车后方估计也看不清状况了。

  “嘿嘿……小妮子,我劝你乖乖下车吧,哥哥们舍不得伤你,只要你听话,咱们保证不害你性命,是不是啊弟兄们?”那劫匪中的一人,望着车上的女子,脸上都乐开了花儿。

  他身边站的那几人也与他一同淫笑阵阵,仿佛已在脑中勾勒出与眼前美人快活的场景。

  他们是丝毫没注意到……此刻他们的背后有个人正手持三叉戟悄悄逼近,准备偷袭他们。

  看到这儿或许有人要问一句,孙亦谐现在武功也不低了吧?怎么对付几个劫道儿的杂鱼还要用背后偷袭啊?

  诚然,如今的孙哥,随着他修炼“倒转乾坤”的时间越来越长,内力上已经能压住江湖上很多二流高手了,加上他身负宝兵刃和护身宝甲,按说正面干这些蟊贼跟割草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呢……“打背枪”这事儿,既与他天生的性格十分契合,又是他在二仙岛上被加强洗脑过的一种战斗哲学,所以在这种可以偷袭的情况下,他基本不做二选。

  然,就在孙亦谐准备用三叉戟来一手横扫,由后膝处将眼前那一排劫匪全部“割了”的当口……

  噗噗噗……

  那六个劫匪,一个个儿的……自己就倒地上了。

  恰好奔到近处的孙亦谐连忙收住了招式,低头一看,却见地上这些人每一个都面色黑紫,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纷纷停止了呼吸。

  “唷,是你啊。”一息过后,赶车的姑娘忽然开口说话了。

  这声音似曾相识,孙亦谐赶忙再抬头细看对方的面貌,反应了几秒,便露出笑容:“呵……原来是馨儿妹子,好久不见。”

  这馨儿是谁啊?

  不知各位看官是否还记得,前文书中有一段儿“左二爷雨亭遇贵人,石中虎绝处又逢生”的故事,其中曾登场过这么一对儿师徒,师父是江湖人称“妙手仙子”的神医扈宁儿,那徒弟呢,就是这个馨儿了。

  当初这对师徒在黄东来替“石中虎”谢润解除了“盗命繦”后,帮助医治好了已经只剩半条命的谢润,不过后续那一永镖局和悟剑山庄之间的恩怨,她俩没有掺和,只是治好了人就离开了。

  如今过了将近一年,没想到双方竟会再度于这路上偶遇。

  “谁是你妹子?”馨儿当即撇了撇嘴,没好气地应道,“我跟你很熟吗?叫得那么亲热?”

  “馨儿。”这时,馨儿身后的车舆内,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车外说话的可是孙亦谐孙少侠?”

  这说话声孙亦谐也辨得出,就是那扈宁儿。

  “就是他咯。”馨儿回头应道,“傻呵呵的拿着兵刃冲过来想给咱出头呢。”

  “唉,你这嘴啊……”扈宁儿用稍显严厉的语气念叨了馨儿一句,随即伸出一手,轻轻掀开了车舆前的布帘,露出了她那风韵卓然的、成熟女性方有的美貌脸庞,冲孙亦谐道,“多谢孙少侠仗义出手,馨儿说话无礼,莫要怪罪。”

  “呵……前辈哪里话。”孙亦谐闻言,也是借坡下驴,“大家相识一场,馨儿妹……”他说到这儿,被馨儿瞪了一眼,便又改口道,“……馨儿姑娘若不这样说话,我倒是不习惯了。”他顿了顿,“再者,我也没做什么,若知道车内是前辈您,那我打一开始就不会不自量力地上来献丑了。”

  事到如今,孙亦谐自也明白了地上这些人是被扈宁儿用毒给放倒的,也就是说,他来不来帮忙都一样,这些劫道儿的并不能对扈宁儿师徒构成什么威胁。

  “孙少侠过谦了,侠义之举,母言多余。”扈宁儿道,“武林年轻一辈有你这样的才俊,真乃幸事。”

  两人就这么来回客气了几句,在这个过程中呢,在远处观望了一会儿的赵总旗也把车缓缓驾过来了。

  随后黄东来也从车里出来跟两位旧识打了招呼,一番寒暄后,双方也就各走各路。

  他们谁也没打听对方要去哪儿、干什么……这也是江湖人默认的规矩,对方跟你不太熟的前提下,这类事你最好少问、也少说,以免给对方或是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刚才那伙歹徒的尸体嘛,也就这么被曝尸荒野,没人管了……

  在那个年头,这也不算什么新鲜事。

  “原来二位……与那东谐西毒也有交情?”待两方人马分别后,过了片刻,扈宁儿那辆马车车舆内的另一个人,说话了。

  那是一个女孩,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年纪,但她说话的神态语气却显得十分得老成,甚至在气势上胜过了已经年近四十的扈宁儿。

  “算有吧,只是谈不上多深。”扈宁儿回答得也是谨慎,其话中并没有透露出任何信息可以让人推理出这“交情”是怎么来的,而且她随即就反问道,“听凌楼主的语气,您也与他们相识?”

  “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他们并不算真的‘见过我’就是了。”凌声儿回道。

  扈宁儿明白她的意思,所以也没细说这茬儿,而是接着聊道:“那不知以凌楼主的眼光,觉得这二位少侠如何?”

  凌声儿想了想:“先前我便觉得这两人行事古怪,但确有些能耐……”她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说话的口吻渐渐变得有些迟疑,“而刚才一见……”

  话语到此,戛然而止。

  因为再进一步的,她就不便说了。

  方才凌声儿坐在车舆内,虽没有探头出去,但她还是从扈宁儿掀开的车帘边缘悄悄看了眼车外。

  赶巧不巧的,她的目光正好落到了孙亦谐手的位置,并看到了那个刚被孙亦谐戴上不久的银扳指。

  身为绿林道最大的情报组织“听风楼”的楼主,凌声儿自是见多识广,旁人不识那扳指,她却认得。

  而这个扳指此时“在孙亦谐手上”这个情报,也就此被她给记下了。

  未来的一场祸端,也由此而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