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犬马之决(上)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七十一章 犬马之决(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一章 犬马之决(上)

  尽管对黄大琦临死前的那些话仍抱着怀疑态度,但双谐在思忖一番后,还是决定再开一个棺材看看情况。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而这回呢,他们总算是救出了一个真正的路人,即此前在智化寺中失踪的香客之一。

  但也正因为是真正的路人,所以这位此刻有点惊吓过度,不能很好地跟人交流,也说不出太多有用的情报来。

  于是,孙黄二人便只能分工行事,由黄东来逐一“开棺”,验证每个棺材里的情况,而孙亦谐则负责安抚和控制住那些被救出来的人,让他们别慌张、更别乱跑。

  就这样,很快他俩就在那些棺木中找到了真正的秦风和于渐离。

  秦风的状态比较糟糕,他的伤显然不是那么快就能好的,还能勉强走上几步就算不错了,不过于渐离倒是挺精神。

  和于大爷交流后双谐便知,此前黄大琦交代的事情,确有不少是真的。

  比如棺材里的人的确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只是无法逃脱,也无法把自己的喊声传出去,所以才会在听到外面有动静后在里面敲棺材板。

  又比如……关于秦于二人干掉果间后又被偷袭的经过,黄大琦说的也和实际情况差不多,只是他略去了一些他不想让双谐知道的信息。

  无论如何吧,这边孙、黄、秦、于四人这就算是重新会合了,顺带还救出了十几个(虽然棺材有二三十口,但部分棺材里的人已经死了)被伥鬼抓来囚禁的百姓。

  但接下来,立刻又有一道难题摆在了他们眼前:到底是该带着这群百姓一起行动,还是应该让这些人待在原地,并留一两个人在这里保护他们,而剩下的人则继续去别处查探。

  说实话,无论哪一种,都很麻烦。

  前一种方案等于是要求孙、黄、于三人领着十几个未必听话的路人,外加一个走路都费劲的秦风,一起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中探索,就算这过程中没人整出什么幺蛾子,也会把行动的速度拖得极慢。

  而后一种方案等于是回到了原点,又要把大家给拆散了。

  经过了一番商量后,众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因为在这个空间里,“原地等待”同样也很危险,且一旦分开了,能不能再见、多久再见,就都难说了……那就不如带上这帮百姓一起走吧,慢点儿就慢点儿。

  决定了方案后,众人便跟这些被抓的百姓们稍微解释了一下状况,提出了大家一起走;结果也不错,那十几人都算配合,没有出现那种美国恐怖片里常见的发癫搅屎棍角色,当然了……在咱这个故事里,如果有这种角色,那他/她可能会被当场抽一顿然后踢出队伍。

  片刻后,大伙儿便准备出发,这时于渐离主动提出自己可以背着秦风走。

  于大爷这可是出于好意啊,因为之前他和果间战斗的时候若不是秦风及时出现,没准遭重的就是他了。

  但孙亦谐这个老六听到于渐离的要求后,却是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些别的,于是他立刻跳了出来,一脸大义凛然地抢着要背伤员。

  于渐离一瞧,也是不禁感叹,心说你们这混元星际门的人彼此间这是情同手足啊?当时就有点感动了。

  秦风呢,也没品出什么别的味儿来。

  只有黄东来,一眼就看穿了孙哥这是想借着“背伤员”为由混在队伍中间最安全的位置划水;这样一来,开路和断后的职责自然而然的要交给他和于渐离了。

  不过呢,黄哥也没点破这事儿:一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孙哥的行事风格向来如此,反正真遇到危险时孙哥还是会参战的;二来这儿还有十几双群众的眼睛正看着呢,他现在要是起个头,随即跟孙哥来一段十几分钟的无下限互损相声,对他们“东谐西毒”在这些百姓心中“救世主一般的江湖英雄形象”也没有什么益处。

  总之,他们这一行人就在这种配置下再度出发了,至于他们随后遇到了什么,咱这儿暂且搁下,此处话分两头,先来说说那几位僧道们的情况。

  且说那烟澹子、梁景铄、能明、仁璨、能泽五人,他们的状况,其实和此刻的孙黄等人差不多。

  由于能泽大师在幻境中受了重伤,所以其余四人在脱离幻境后也是先选择停留在原地,待能泽大师的身体状况稳定了一些,他们才开始行动。

  而他们行动时,也是得分出一个人负责背伤员的……只是他们之间就没什么争不争的了,仁璨作为能泽大师的关门弟子,又是这几位中本领最弱的一个,这事儿他肯定是义不容辞。

  四人就在这样一种“四拖一”的状态下且行且探,但行动倒也是不慢。

  因为他们这几位佛门和道门中人,既有佛心道心守神,又有一定的法术傍身,故而都不怎么有“怕”这个问题,且他们也不用带着十几个心中充满恐惧和疑惑、走起来有快有慢的一般百姓一同前行,所以,只是背着个伤员而已,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

  几人以烟澹子为首开路,又以梁景铄对阴气的感知能力为辅,渐渐的就离“第二层”的出口越来越近了。

  是的,就像所有的迷宫和里世界一样,这个空间,也是有“出口”的。

  被困在这里的人,未必要通过消灭空间的维系者才能逃脱,只要你找到窍门儿,“走出去”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了,这很难。

  莫说是一般人了,就算是烟澹子这种在阴阳风水方面很扎实的峨眉内门弟子,在面对这个不断变幻的空间时,也不敢说他有十足的破解把握。

  好在他们这一路上也一直没遇上什么阻挡,不仅是没遇到死肖,连一个“七邪”都没撞上,就仿佛是有某种力量故意不让他们遇上的一样。

  但,就在他们来到了离出口仅有“一间之隔”的地方时,他们终究是遭遇了凶险。

  突袭他们的,便是盘踞在这智化寺中的四只死肖之一——降娄狗。

  在十二生肖之中,戌狗常象征正直勇敢、重情重义、诚实友善、忠诚可靠等等,但十三死肖中的降娄狗,则恰恰相反,它素来是卑鄙无耻、薄情寡义、奸猾难测、见风使舵……

  列位从被它所转化的“妄邪”黄大琦的言行也能看出,这降娄狗在死肖也算是个异类;其它死肖甭管是怎么去祸害人间、兴风作浪的,好歹是敢作敢当,因为对它们来说这些事是理所应当的……是“功劳”啊,但降娄狗却经常会选择躲在暗处、猥琐行事,不到万不得已就不亲自出面,且会让那些为他所用之人把它在幕后的事掩盖起来,能不暴露就不暴露。

  某种角度来说,这降娄狗还真挺像人的,不过不是正常人,而是小人。

  而它之所以会成为十三死肖中的“小人”,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它真的……有点弱。

  尽管降娄狗无论肉身强度还是妖力都不是死肖中最低的,但两样综合起来,它就是最弱的了。

  俗话说,上帝……哦不对……玉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往往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的;这降娄狗战力虽弱,但它也有强项:人缘儿好。

  除了与“鸡”相性不合有些交恶之外,其它死肖跟降娄狗的关系都不错,即便他整天拿同胞们当挡箭牌来隐藏自己、或者用它那老六行为划水啥的,也没人跟它计较,大伙儿经常还是会跟它一起合作。

  然,今儿降娄狗可是倒了霉了。

  此前,在感觉到“鼠”被杀死之后,降娄狗就慌得一逼,萌生了单独开熘之意;但是,那“马”和“蛇”还在呢,且蛇是有伤在身的,它俩都没跑,你降娄狗先开熘了,说不过去吧?再者,黄大琦帮它抓来囚禁的那些人,它才吃了一小半,剩下十几个还没享用完呢,放弃掉多可惜啊。

  于是降娄狗就想着:要不我再干一票,挑几个软柿子给他捏了,说起来也算立了功,那时我再开熘,就不会落下话柄了。

  拿定了主意,它就开始寻觅目标,赶巧不巧地就找到了烟澹子一行人。

  然后它就开始纠结了……

  按说呢,哪怕是一个中游偏下战力的死肖,比如鹑尾蛇这种,也不是这几位能轻易拿下的。

  在不使用“净天地神符”这类珍贵道具的前提下,仅凭这二僧二道自身的战力,纵然能战胜一只死肖,也会是一场苦战。

  若降娄狗进行偷袭的话,它的胜算很大。

  可是,降娄狗的硬实力在死肖中垫底啊,加上性格因素,它也有点虚。

  而你让它干脆无视眼前这二僧二道加一个伤员,去找别人,它又怕遇到更强的、比如干掉了“鼠”的人。

  就在这患得患失之间,降娄狗不知不觉就已经跟踪、并目送着这几位接近出口了。

  而且降娄狗还不知道,它本来打算在“立功”之后、跑路之前去吃干抹净的那些“棺中粮”,此时也已经被孙黄二人给偷了家。

  它眼瞅着烟澹子等人再往前就要熘掉了,被逼到没办法的它,也只能出手。

  偷袭!

  毫无疑问的偷袭。

  降娄狗从暗处袭来,攻击的首个目标就是能明大师。

  相比烟澹子和梁景铄,这老和尚战力明显较弱,偷袭的成功率更高。

  什么?您问它为什么不挑实力更弱,还背着伤员的仁璨下手?对仁璨下手的成功率不是更高吗?且一旦得手,还可以一击双杀、一石二鸟不是吗?

  这您就想得浅了。

  降娄狗要是一上来就攻击仁璨,把仁璨和其背上的能泽大师一块儿秒了,那接下来会是个啥局面呢?

  是不是它就要面对这五人中实力较强的三个了?且这三人不但没有了任何累赘,还怒气值拉满?

  但是,若它先攻击能明呢……

  不管能明是直接毙命也好、重伤倒地也罢,随后的局面就是:烟澹子、梁景铄、和仁璨这三人,必须在拖着、护着一到两个重伤累赘的前提下来应战。

  对降娄狗来说,无疑是后一种情况更加有利。

  说时迟那时快,伴随着一声狗啸,黑风一卷,降娄狗便自斜刺里杀来,狗爪直取能明和尚的颈侧。

  降娄狗本以为这次突袭十拿九稳,能明非死即伤,却不料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石火之间,走在五人最后、一直警戒着周围的梁景铄反应了过来,并在最后一刹追上了降娄狗的速度……抄起他随身带的铃铛就是运力一震。

  这一震,不是为防住降娄狗的攻击,而是针对同伴们的。

  一秒后,铃铛的强音伴随着声浪在五人之间绽开了一个“声圆”,将烟澹子、能明、仁璨和能泽大师、包括梁景铄自己都震开了两丈之余。

  虽说这一击本身也给同伴们造成了些许伤害,但却是成功让能明大师避开了降娄狗那最初、也最致命的一次偷袭。

  两秒后,烟澹子和梁景铄几乎同时稳住身形站定,能明大师则在一个翻滚后单膝跪地,只有仁璨……为了护住师父,故在半空调整身形,倒在地上给能泽大师当了肉垫。

  众人在看清了降娄狗的身影后,也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也没人会责怪梁景铄在那危急时刻所采取的应急之法。

  唯有扑了个空的降娄狗,恶狠狠地瞪了梁景铄一眼,紧接着就朝他冲了过去……

  …………

  同一时刻,“第二层”,另一处。

  不动子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一位容貌白皙俊美、气质冷峻儒雅、身形高大修长、一袭白衣如雪的翩翩公子。

  当然,它并不是真正的人,而是死肖之一——鹑火马。

  它,也是目前盘踞在这智化寺中的四肖中最强的一个,其实力与此前被不动子干碎的“牛”不相伯仲。

  只是,鹑火马的画风,看着比那星纪牛要有逼格得多。

  鹑火马平日里很喜欢化作人形,且并不是为了迷惑谁,只因它乐于如此。

  它的人形态也是固定的,永远就是这个年轻俊美的“白马公子”形象。

  “小道。”此刻,鹑火马挡在不动子前方数丈开外,负手而立,傲然言道,“我没看走眼的话,你是玄奇宗的吧?”

  “正是。”不动子看着对方,冷冷应道,“我要没看走眼的话,你是鹑火马?”

  “呵……”鹑火马笑了笑,从容地说道,“我更喜欢别人称我为‘马公子’。”

  “哦。”不动子点点头,“其实我也很喜欢别人叫我干爷爷,要不咱俩互相体谅一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