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先发制人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四十四章 先发制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四章 先发制人

  兵贵神速,这四个字可不仅适用于战场,亦可活用于官场。

  尤其是在一些突发事件刚刚发生后不久,此时大家的手里都没有什么牌好打,那更快采取行动的一方自然能占到便宜。

  就拿麻玄声这个案子来说,第一个去案发现场问话的人,和后去的那些,问出来的东西就未必相同。

  因为最先去现场的一方,只要将证人都给搞定了,就能在得知真相的同时,顺带让证人给其他势力释放虚假的信息,以此控制事情的发展和结果。

  韩谕这老狐狸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所以他前脚在圣上那里得到了“与锦衣卫共同查察此案”的旨意,后脚就直奔城南兵马司去了。

  那种“先跟锦衣卫那边的负责人碰个头,商量一下怎么展开调查”的流程,傻子才会去走。

  就算是事后被问起来,韩谕也完全可以用“我的学生死了,我查案心切,还望见谅”这种理由应付,人家也并不能多说什么。

  云释离他不可能因为韩大人比自己先到一步就撕破脸说韩谕先手破坏了证据或控制了证人,即便这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但在无力证实的情况下指出来,对韩谕一点威胁都没有,还会让对方找到个借口公开跟你不合作,说到最后还是你的责任。

  简而言之,韩谕在午饭前就已赶到了兵马司。

  他的火速到场,倒并没有让武军头与其上司太过意外,事实上,他们看到韩谕第一个到了,心中还松了口气……

  假如先来的是别人,他们还得纠结如何去隐瞒韩大人也跟事件有所牵连,但韩谕自己来了,那就好说了,咱们赶紧“对一下口供,想想该怎么对外说”就成。

  韩谕自也明白他们的心思,所以一开口就先承诺,只要他俩配合,肯定不会让他们担什么责任。

  于是,武军头很快就把昨天那事儿一五一十地都讲了:包括那麻二怎么闹得满城风雨、又怎么在客栈闹事的,他们是怎么招惹上混元星际门那帮人的,还有麻玄声想要暗害人家,对方后来又怎么离奇脱身的……

  当然,最后还提到了,在爆炸发生后许久,他们才意识到失踪的麻玄声可能被卷入了粪灾之中,然后才尝试在现场搜索,并找到了尸体。

  至于武军头的上司,即这里的司长,在韩谕来之前无疑已经把这些内容听过一遍了,他此刻在这儿的作用主要是就是表态:“韩大人请放心,一旦咱们仨对好了口供,我敢保证,本兵马司上下每一个小兵都口径一致,绝对不会被问出第二套说辞。”

  而韩谕听完这两人的话,也是稍微缓了缓,待心中的震惊和恶心减退了些,他才暗忖道:“看来此事并非党争,也不是有人针对我,只是玄声不小心招惹了一些江湖人士,故遭此横祸……”念及此处,他不禁叹道,“唉……也怪我,我就不该让玄声自己来办此事,我本意是想借‘杀麻二’来考验他,谁知他却意气用事,旁生枝节……早知如此,我直接差人把那麻二办了就好,何至于赔上我那学生的性命。”

  可惜归可惜,眼下也没有太多时间用于后悔和哀叹。

  韩谕很快就从那情绪中走了出来,略一思索后,便对眼前二人道:“嗯……不知二位有没有听说过,两年前的某个传闻……”

  “韩大人指的可是……江湖上有一黄姓少年‘最好粪坑杀人’的传说?”司长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并接道。

  “啊?还有这种事儿?”而武军头却是头回听说这事。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要奇怪,为什么这个传闻,韩谕和武军头的上司都知道,武军头这种接近基层的人反而不知呢?

  这个咱三言两语说一下您就明白了。

  可能有那记性好的看官还记得,在前文书中,有一段儿是讲孙亦谐和黄东来在周口县收拾那“冒牌儿双谐”的,当时由于那个叫黄俊的冒牌儿货意外死在了粪坑里,就此留下了“黄东来粪坑杀人”的事迹。

  而这事儿发生后不久,当时的周口县县令就被调任到了京城。

  这位张县令呢,因单方面误会了自己的升迁有双谐的功劳,所以他就在朝中到处跟人“吹捧”黄东来的这个事迹。

  朝里的大员们本来也很少听什么江湖传说的,突然间有个同僚跟他们讲了这么有味道的一个故事,那大伙儿肯定是印象深刻啊。

  就这样,在那小半年里,此事在朝中被传成了一个都市传说级别的存在,基本上有一定级别的官员全都听过,哪怕后来被以讹传讹、添油加醋到了人名、时间、地点全都搞不清楚的地步,但唯有“粪坑”这个骇人听闻的要素始终没有失真。

  另一方面,在江湖上,这个事儿也被疯传了一阵,也是半年左右的时间,不过后来也就被其他的新闻给盖过去了。

  可是,这武军头,咱前边儿也说了,他本来便不关心江湖轶事,而他的官职,又够不着能在朝中听到这个传说的级别,故而才会出现这种就连他上司都知道,但他不知道的情况。

  当然了,退一步讲,就算他听过这个传言,他也未必能避免这场祸事。

  因为这传言到了司长那里,就已经是“黄姓少年”这个版本了,当事人具体叫啥名字都已经给传没了;那姓黄的人可太多了,武军头就算听了这个版本,且完全相信其中的内容,估计也想不到黄东来就是故事中的主角,且刚好能被自己给撞上。

  “不知道也无妨,此事我听到的时候也觉得玄乎。”韩谕见武军头不知,也没感到意外,只是一本正经地接着道,“但今日这事一出,不管那传言是真是假,我看都可以用上。”

  不得不说,这韩谕脑子转的就是快,他在听过武军头的证词后,短短两分钟不到就想到了把此事和他过去听过的传闻结合起来,弄出一个“麻玄声是被一黄姓江湖人士炸死在粪坑”的结论来结案。

  某种角度来说……他的确已经摸到了真相的轮廓,尽管他的本意并不是查明真相。

  那想好了“责任人”,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他们仨商量了一通,反正把事情全推到那几个江湖人士身上便是。

  在这个大方向下,其实大部分的口供都可以按实话来说,只需要改一些细节,那些话就能成立。

  比如说麻玄声从兵马司调人去平事儿这个操作,可以按照麻玄声自己在宝源客栈时说的那个版本,说成是兵马司的人收到线索去找的他,而不是他拿着韩谕的手书去命令兵马司。

  又比如把混元星际门的人“请”回兵马司的事儿,也肯定不能说是麻玄声想害他们,得说成是协助调查。

  不过,这一切,光他们三个人商量好,并跟底下人通好气,还是不够。

  还有一个关键人物,他们必须得搞定,这个人就是麻二。

  作为整件事的导火索,同时又是麻玄声的亲兄弟,麻二后续一定会被前来调查此案的锦衣卫作为重点审问对象;虽然麻二知道的事情也不多,但他怎么说都是麻玄声的亲弟弟,万一他胡说八道漏出去点什么,到时候被锦衣卫的人拿来做文章,波及到了韩谕……韩大人可不能忍。

  因此,在完成了这次“三人串供”后,韩谕立刻让他们把麻二带来见他。

  说起这麻二啊,也真不是省油的灯……

  昨晚他被抓的时候,的确是懵逼的,不过他在被押回去的路上就自己“想通了”,他判断:麻玄声在宝源客栈说的那些话,都是在老百姓面前做戏而已,一旦进了兵马司的大门儿,哥哥应该就会把他放了,好生招待,然后把那个几个江湖人拉出来弄死给自己出气。

  可结果呢,到了之后,他真被扔大牢里了。

  这下麻二可委屈大了,开始疯狂闹腾,反正就是吵着要见兄弟,不给见就冲着狱卒骂街。

  狱卒也不敢把他怎么样,因为麻二的身份确实特殊,万一这货今后真能出去,来个打击报复啥的,他们当小兵的可受不了,于是只能任由他骂,也不搭理。

  就这样骂了半宿,一直没人理,麻二也力竭了,便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韩大人下命来提人,他才刚醒。

  见有人把自己带出牢房,麻二还以为是哥哥终于想开了,要见自己了,顿时喜出望外。

  谁知,片刻后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并不是麻玄声,而是韩谕。

  “你谁啊?”麻二被押到韩谕面前并摁在地上的时候,脱口而出就先冲韩谕道了这么一句,说完又抬头看向身边的武军头和几名官兵,“你们干嘛让我跪这儿啊?我哥呢?”

  列位您别看那麻玄声能在韩谕府上登堂入室、常来常往,但这麻二可是连韩谕的面都没见过的,再加上此刻韩大人没穿官服,看着就是个普通的老儒生,那麻二这种没啥教养的人肯定不会对他多客气。

  “放肆!”下一秒,武军头就冲着麻二暴喝一声,“你这泼皮,敢在大人面前大呼小叫?信不信我……”

  武军头毕竟是干基层的,跟麻二这种无赖打交道很有经验,他知道光吼也没用,所以他一边吼一边就扬起一脚,瞄准麻二裆下的伤处就摆出要踹的样子。

  这招果然奏效,吓得麻二登时就往地上一个侧躺:“哎哟!救命啊!哥哥快来救我啊!官差打人啦!”

  韩谕冷冷地看着这一幕,朝麻二丢下一句:“你哥哥,已经死了。”

  “什么?”麻二听到这话,一个激灵,抬头看向韩谕,“你说什么?老东西,你敢咒我哥?你知不知道……”

  啪——

  他这话还没完呢,武军头上来就是一个大嘴巴,牙都给他打飞了两颗。

  “跟谁说话呢?啊?”武军头这时火气可是真上来了,以前麻玄声活着的时候,他也和麻二打过几次交道,但碍于对方身份,也不敢把对方怎么样,如今麻玄声都死了,而且麻二是直接在跳韩谕的脸,那武军头还不趁机让麻二体验一下他这军头的官威啊?

  “哎!你……你打人!”而麻二呢,也是平日里欺负人习惯了,很少有被人这么欺负的情况,要不然他上次被孙亦谐搞了一回也不至于破了大防,眼下又被武军头这么一打,他都快哭了。

  “打你怎么了?打你是轻的!”武军头说着就要再揍下去。

  “行了,先住手吧。”韩谕却制止了他。

  韩谕年轻时也是苦出身,泼皮无赖自也见过,再加上他在官场上经历了那么多年风风雨雨,被人叫声“老东西”真不至于动气。

  “麻二啊,我叫韩谕,你可听过我的名字?”韩谕不想就礼数问题跟一个无赖浪费时间,所以他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直接就用这种麻二也能迅速回应的措辞问道。

  “韩……韩大人!”麻二虽没见过韩谕,但这名字他肯定是常听他老哥提的。

  这时的麻二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老者就是自己哥哥在朝中的大靠山,这下他连脸上的痛都忘了,连滚带爬地重新跪好,高呼道:“草民见过韩大人!”

  武军头瞅见这出,不禁冷笑,心道:“原来你他妈会好好说话啊。”

  “免礼吧。”韩谕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再道,“既然你知道我,那你就该明白,我说你哥死了,不是在跟你玩笑。”

  “啊?”这一刻,麻二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大哥是真死了。

  而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非常微妙。

  虽然他是哭丧着脸,但意外的,没有眼泪。

  你说他悲伤吧,是有点悲伤的,但这震惊过后的悲伤,更多是因为自己失去了狗仗人势的倚靠,而不是因为对哥哥有多深的感情。

  韩谕观察了他片刻,见他似乎已经接受了现实,复又开口:“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吧。”他说了句场面话,随即就马不停蹄地准备说正事儿,“无论如何,你还活着,本官来找你做些事,你应当不会拒绝吧?”

  麻二听到这里,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神色竟然由悲转喜,迫不及待地开口道:“哦!好好!韩大人可是要栽培我?”

  韩谕闻言,眉头微蹙,略带疑惑地重复道:“栽培你?”

  “是啊。”此刻,麻二像条哈巴狗一样,跪伏在地,仰脖抬头,满脸堆笑道,“我哥死了,所以您想提拔我对不对?这好说啊,当官儿我可以学,还有那驸马……嘿嘿,我随时都成啊。”

  “你……当驸马?”连韩谕都被这个混混跳脱的思维给惊到了。

  “啊。”麻二应道,“不是有句话叫什么……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吗?那我哥没了,是该轮到我了吧?皇上他老人家金口玉言赐给咱麻家的婚事,总不能说了不算不是?”

  “嗯……”韩谕听到此,沉吟了一声,“好,好……我明白了。”他顿了顿,“这样……你先下去歇息一会儿,我再想想。”

  “诶,行啊!哈哈,那我先谢过韩大人了。”麻二得言,大喜过望,连连叩首,方才起身。

  一旁的武军头这时也有点懵逼了,心说难不成韩大人真要答应麻二?这是疯了?

  但表面上他也不敢有任何微词,只是按照韩谕的意思,命手下官兵将麻二带了出去。

  先前进来的时候,麻二是被拖进来的,但这会儿出去的时候,这货可是大摇大摆地走出去的,而且他临走前还特意回头,耀武扬威地瞪了武军头一眼,仿佛自己已经接替了他哥的位置,之后就要武军头好看。

  然,当麻二离开房间后,只过了一口茶的功夫,韩谕便又开口,对武军头和在旁旁听的司长说道:“我听说,麻二因听闻兄长过世,伤心过度,于牢中自缢身亡……可有此事?”

  那两人听见这话,心中皆是一惊,但他们很快就理解的韩谕的意思。

  “回大人,是有此事……都是卑职失职,没有令手下看管好犯人。”司长先接的话。

  “哎~他趁着狱卒换班时自缢,防不胜防啊,就别去追究谁的责任了。”韩谕一边端起茶杯,一边悠然接道。

  “大人体恤下属,实乃吾等楷模。”司长说着,便朝武军头使了个眼色,接道,“小武,赶紧去给麻二收尸吧,再晚点儿锦衣卫的人可能就要来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武军头会意,抱拳施礼后,立刻就离开了房间。

  韩谕目送对方出去,满意地点了点头。

  即便他此时的这个决断有些冒险,还会让他欠下眼前二人一定的人情,但他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麻二的反应,让他判断出这货根本就不是那种能管住嘴和脑子的人,留着他给锦衣卫,风险实在太大了。

  而说起锦衣卫呢……

  锦衣卫那边,从皇帝下令,到他们那边接到旨意,再由指挥使和自己几名副手开个会,决定由谁去查案,再到云释离接到正式任命,这就已经半天过去了。

  云释离是什么人呐?他一听说韩大人已经抢先一步去了城南兵马司许久,就知道自己现在再去肯定已经晚了啊。

  因此,他干脆也不着急去了,免得去听完串供之后的东西,反倒被误导性的言论先入为主。

  这天下午,云释离一步都没踏入过案发现场,反而去动用了他们锦衣卫手里的其他渠道,直接从城中收集民间的情报和线索。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嘿,那涉案人不是我的老相识了吗?

  于是乎,云释离当晚就来了个夜访……土地庙。

  。顶点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