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一波未平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七章 一波未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七章 一波未平

  朙代的宦官,大多出身寒微,张季慨也不例外。

  想来有那细心的看官,在头回看到张季慨的名字时便已有所察觉——“伯仲叔季”,他取个“季”字,便说明家里他最小嘛。

  而穷人家走投无路、卖儿卖女的时候,往往也是从最小的开始……

  张季慨就是在一个对亲人的记忆还尚且模糊的年龄被送进了宫,成了一名宦官。

  因此,他成长的经历……无论在生理还是心理上,也都与常人很不一样。

  生理上这个就不细说了,反正像他这种青春期以前就动了刀的,某种角度来说比那些十五六岁乃至二十以后才阉的还好点儿。

  而心理上嘛,一个从小就在宫里长大,被无数人进行过“你只忠于我”的洗脑,又被无数人欺骗过、欺辱过、利用过、栽赃过、策反过、威胁过……且最终活下来的老宦官,自然是早就活得很“透彻”了。

  从愿意相信别人,到不再相信别人,从只相信自己,到再次愿意相信别人……

  许多人一生都无法想通的、需要经历诸多生死关头和极其痛苦的抉择才能领悟的道理,张季慨其实也差不多都明白了。

  所以,如今的张季慨,几乎已是一个无欲的人。

  金钱,他已不感兴趣,因为他的衣食住行都不需要钱,平日所需的一些“打点”也都可以从公主那儿报销,他自己的积蓄都没处花去。

  美女,他更没兴趣了,可能有些成年后才入宫的宦官还会有“对食”的心思,但张季慨是完全没有的。

  至于权力,他年轻时也曾想过,当然也仅仅是想想而已。

  那么这样的一个人,从精神上来说,是否就没有弱点了呢?

  当然不是……

  无欲,不代表无求,更不代表无情,张季慨还是有在乎的人和事的……

  首先,他很重视大朙的国体、皇家的尊严……对这两块,他是绝对的维护和忠诚,因为这种“尽忠”的使命感可以让他感到自己那不幸的、残缺的人生有了一个并不输给正常人的、重大的意义。

  其次,是他对自己的武学境界,还是有一定追求的,毕竟高强的武功也是他为大朙王朝效忠所必须的技能之一,且这玩意儿也没有嫌太高的。

  其三呢,就是对青赮公主,他有着一种近似“爷孙之情”的亲情,他是真的希望这位公主能一生平安、幸福快乐。

  这三点,既是张季慨的牵挂和弱点,也是支撑着他这个人的三根精神支柱。

  然而,此刻,其中的一根……动摇了。

  被不动子给动摇的。

  “你……怎么……”张季慨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位“二十来岁”、用单手便轻松接住并握住了自己全力一拳的小道士,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要知道,老张这拳……四十年的功力啊。

  你哪怕让一个资质平平的人,捡本烂大街的三流内功练上四十年,那他的拳劲也不是开玩笑的。

  更何况,老张他还是个“大内高手”,人家从小练的就是皇宫内给公公们特供的上乘功法,就是“欲练神功,挥刀自宫”那个路子的……

  眼下张季慨这一拳轰出来的力道,即便是江湖上那些一流门派的掌门级高手,也没哪个敢拍胸脯说自己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就一定能硬接下来且毫发无伤的。

  可不动子呢,他不但是接了,还是不格、不架、不卸力、不化劲的接法,即简单地举起巴掌一挡,止住对手拳势后就顺手将对方的拳头攥住这样。

  这感觉,就仿佛是一个健壮的成年人接住了三岁小孩子挥出的拳头……这自是让张季慨陷入了混乱。

  “你先别慌,也别气。”不动子见张季慨惊得都僵住了,便接着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你自己想想,是你们那位‘小主’女扮男装在先,你暗中下药在后,且你们家小主自己要求,小林才跟她动手的……小林始终不知对手是女子,才出的那一掌,且已经手下留情……于情于理,他都没有什么过错,这样你都要动手杀人,贫道可不能坐视不管。”

  不动子的话,有理。

  他也有足够的武力,让人听他说理。

  所以张季慨听进去了,也不得不听进去。

  关键是,他这话中有一句“你暗中下药在后”,点出了把林元诚弄醉的张季慨也负有一定责任。

  你非要抬杠的话,可以说:如果林元诚不是被下了药,没那么醉,那或许他能在打出那一掌前发现朱青赮是女人呢?

  想到这儿,张季慨便瞬间冷静了下来。

  然,这一刻,周围那八名带刀侍卫倒不冷静了……方才不动子突然现身,挡下张季慨攻击之时,这八人也都被这一幕惊得愣住,但现在,他们回过神来,便纷纷拔刀,想上前帮老张的忙。

  “都住手!”好在老张及时喝止了他们,避免了己方的损伤。

  “这位道长并无恶意,由我来应付就好,你们快去保护公……子。”下一秒,老张便一边用余光确认朱青赮的位置,一边下令道。

  不动子见老张已明白了状况,便也松开了手,让对方能把拳头收回去。

  侍卫们得令,亦不敢多言,彼此间稍稍对视一下,便转身而去,跑到了刚才飞到数丈开外的公主身边,将其护在了他们的人墙之中。

  “都让开!”但青赮公主并不领情,她随即就奔着林元诚卷土重来,“我跟他还没打完呢!”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公主,林元诚的反应却是在傻笑,边笑还边道:“呵……青兄,你怎么……不识茬儿呢?你再来,我可把你摁在地上打了啊~嗝儿~”

  不得不说,这宫里的“药”是真管用,随着药效的发散,林元诚这会儿已经完全醉成个二傻子了,他不但对身后张季慨和不动子之间的互动没什么反应,还踉踉跄跄、迷迷糊糊地冲着折返而来的朱青赮说着糊话。

  这下张季慨可又急了,他心说:“怎么着?刚才那一掌我还没跟你小子算账呢,你现在还想把公主‘摁在地上打’?反了你的!”

  “打什么打?”幸好,不动子这时一个箭步就跨到林元诚身后,随手一拍便把小林弄晕了过去。

  列位,注意这里是“弄晕”,不是“打晕”啊……不动子是在轻轻拍这一下的时候,施了个法术让小林晕了过去,你真要让他“打晕”,那力度反倒不是那么好掌握。

  “小丫头,你武功跟他差得远,别再闹了。”不动子冲朱青赮说这话时,已将林元诚扛到了肩上,“再说他已经醉成这样了,你便胜了又如何?”

  “我……”其实不动子即便不把这两句话挑明了,朱青赮也明白这道理,她只是仍对林元诚此前的态度感到气不过,另外就是刚才那一掌打在身上,让她总觉得吃了亏,有些恼羞成怒,“我要你管?你是谁啊?谁让你把他打晕的!”

  气恼之下,朱青赮都已经忽视了对方管她叫“小丫头”这点,一副要把公主脾气发到底的样子。

  见此情景,老张心里那叫一个虚:怎么办?这道士的武功修为不像个人呐,万一公主真把他惹怒了,我这把老骨头栽进去也就算了,只怕我用命也护不了驾啊。

  恰在他烦恼的时候,救场的来了。

  “让开让开让开!”

  “官差办事!都起开!”

  随着门外的一阵鼓噪,又有一大波人马杀到。

  毫无疑问,这是未来的驸马爷麻玄声带着官兵来了。

  这里提一嘴,虽然行政上来说,麻玄声、乃至他的老师韩谕,都是调动不了兵马的,但实际上,只要韩谕一封手书送到军营或者衙门口,自会有可以调动兵马的人听候其差遣。

  所以呢,此时表面上是一名军官领头,带着一大群官兵冲了进来,但实际上这名军官还得听跟在他身后的麻玄声指示。

  “统统住手!”

  “把家伙放下!听见没有!”

  官兵们闯进大堂后,几嗓子一喊,现场的“乱斗”便立即平息了下来。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麻二手下找来的那些打手本就是拿钱办事的乌合之众,你让他们帮你欺负欺负老百姓是可以,让他们正面刚官兵那怎么可能呢?

  再说了,早在官兵们进来之前,打手们就已发现……黄东来、令狐翔、秦风、泰瑞尔这四个煞星,凭他们这百余人根本打不过啊。

  这场打斗之所以能持续到现在,一是因为这些打手也是老油子居多,在看出黄东来等人身手不凡后就有很多人进一步退三步、围而不攻、只吼不打;二便是因为黄东来他们也不想在这里对一帮混混打手大开杀戒,搞得血流成河的,所以四人在打斗时都有留手,生怕弄出人命。

  眼下这队官兵一到,麻二手下的打手们简直是迎来了救星,那他们肯定是一听“住手”就立即照办呗。

  而黄东来他们四人呢,也算松了口气,毕竟这种由孙哥惹来的莫名其妙的仇家,他们应付起来也是蛮头疼的,又不知道对方和孙哥之间到底有啥恩怨,故也不好下死手。

  真要说有谁对这情况感到不爽的,那就两个。

  一个是麻二,他觉得官兵妨碍他报仇了。

  另一个呢,是一个一直缩在麻二身后不远处,始终没有出手的小混混。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二次乔装改扮”后的孙亦谐。

  什么?您问孙哥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他早就在了,为什么不出来帮帮兄弟们呢?

  这个其实您琢磨一下他那个人性,猜也能猜出七八分了。

  您想啊……今儿下午麻二在城里发动了那么多手下“打探消息”、“招兵买马”,孙亦谐这个始作俑者会不去关注一下吗?

  实际上,孙哥此前在麻二面前故意报黄东来的名字,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借着这货帮他跟黄哥接上头。

  因此,下午时,孙亦谐只是随便找了间客栈放下行李,重新变了个妆,便再度上街,以地痞流氓的身份顺势混进了麻二招募的打手队伍之中……

  随后,他就跟着麻二的“大军”,于傍晚时分,浩浩荡荡来到了这宝源客栈之中,并很快就发现了坐在大堂内的黄东来等人。

  本来呢,孙亦谐是准备直接出去跟兄弟们相认的,没想到麻二随即就开始狂骂黄东来,孙哥一听……这有点儿意思,不如让他再骂会儿,看看黄哥是何反应。

  后来随着事情的发展,不知不觉双方就开打了……

  这时孙哥又觉得:都这样了,要么我干脆就再等一会儿,反正以黄哥他们的能耐,是不可能在这群混混身上吃亏的,我就等到一个关键时刻,再跳出来劫持麻二,这样登场才有戏剧效果。

  如此想着,孙亦谐便等啊等,结果就有点等过头了,把官兵给等来了……

  事到如今,他好像已没有了“粉墨登场”的时机,如果他现在强行找个节骨眼儿现身,怕是会被黄东来疯狂吐槽,所以他只能继续混在人群里装死,心中念叨着:“妈个鸡的,大不了我明天卸了妆再来跟他们碰头,今天就当我没来过,哼……一会儿我说不定还能把当打手的报酬给领了,不亏!”

  然,今天这事儿,可还没完呢。

  一息过后,坐在轿上的麻二冲官兵们涌入的方向一转头,便看到领头的军官身旁站着的正是自己的亲哥,他当时就喊道:“哥!你来得正好!你可得帮我做主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