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血战杳梦楼(下)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二十八章 血战杳梦楼(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八章 血战杳梦楼(下)

  夜雨做成秋,恰上心头。

  永泰十九年的秋天,就曾下过这样一场雨。

  正是在这淅淅夜雨之中,有两位少年剑客,来到一个叫“杳梦楼”的地方。

  此地,乃是京城最知名的几家青楼之一,可说是生意红火,夜夜笙歌。

  当然了,少年来此,并非寻欢作乐,而是有事要办——今夜,林元诚和令狐翔与一位掮客约定了,要到这里来谈一笔买卖。

  “唷!今儿是什么风把二位如此俊俏的公子给吹来了啊!来来来,姑娘们快来招呼着!”且说这杳梦楼的老鸨,一见小林和令狐迈步进门儿,就凑上前来,媚笑着夸了这么一句。

  她话还没说完呢,附近便有四个姑娘闪电般朝着二位少侠围了上去。

  这四位,可都是专业人士,在一阵看似“送豆腐给人吃”的、勾肩搭背的操作中,她们已对来者进行了一番快速的“摸索”。

  短短几秒过后,她们已经摸清并用眼色告知了老鸨:“这俩货身上并没有多少银子,不过有没有银票就不知道了。”

  而老鸨在得到这样的反馈后,心里自然也开始犯嘀咕……

  仅论判断别人贫富这方面,这位老鸨眼力劲儿可是直逼贝克街221号B座的某位演绎法专家啊;阅人无数的她,只从别人的眼神、站姿、气度还有说话时的用词、语气等,大致就能知晓对方处于哪个社会层次,所以她刚才一眼就看出这俩小子不是什么有钱有势的主。

  不过,穷人的身上,也未必没有银子,保不齐人家今天刚在赌场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发了横财呢?

  然而,经过姑娘们的“搜身”,证明他们很可能真没带银子。

  再加上,眼前的小林和令狐穿着打扮也都普普通通,一眼扫去他俩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件价值可以用“两”来计算的单品……这种情况下,老鸨自要怀疑他们来此的目的了。

  毕竟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那种想好“不过了”,跑来这青楼白吃白喝白嫖一晚上,然后两手一摊,表示被打死也无所谓的人,老鸨不是没见过。

  还有那武林或绿林的败类,仗着有点武功,来玩乐一晚,第二天没结账就跑路的,也有。

  就算大家都知道,这种在京城的上流堂子有势力、有靠山,你也防不了那些真正的无赖和亡命徒啊。

  因此,从一进门时就把这类人筛出来,以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二位……”那老鸨心里虽已起了怀疑,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很快便又开口试探道,“有熟识的姑娘吗?要不要我去帮你们叫来?”

  “不必了。”令狐翔回道,“我们是约了人,在此见面。”

  “哦?”听到这个回答,老鸨那悬着的心反而稳了不少,因为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如果这俩小子不是来消费的,而是来跟人谈什么事情,那他们身上没什么钱,倒也解释得过去。

  “却不知,二位约的人,高姓大名啊?”老鸨又接着问道。

  “此人姓法,单名一个宁字,不知他来了没有?”林元诚这时应道。

  老鸨一听,便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位姓法的大爷,今儿下午就来包了一间房,还叫好了酒菜,说是约了人,让她见到了便带过去。

  “哦……”这一刻,老鸨又稍微犹豫了两秒,思考了一下要不要先装个傻,试着从眼前这俩小伙身上榨点好处出来再回答他们。

  但她随即又一想:这两人年纪轻轻,未必那么通晓人情世故,假如读不懂我的暗示怎么办?再者,他们也没什么钱的样子,就算看懂了我在要好处,八成也给不出多少,甚至可能真给不出来……到时候场面定然尴尬,大家的脸面都不好看;再有个万一,这两人要是性子很愣,扭头走了,那事后法大爷怪罪下来,我也是没来由给自己找事儿。

  这么一合计呢,老鸨心说还是算了,她干着这么大的买卖呢,没必要为了三瓜俩枣的在两个穷小子身上多费时间。

  “有,有的……春菊啊,带二位去那‘星临阁’,见一位法大爷。”此时老鸨说话的语气,可就没有一开始那么热情了,她也没有亲自领二人过去的打算,只是不冷不热地差遣手下姑娘去跑一趟。

  那春菊得令,也没多话,因为她也看得懂老鸨的心思,总之赶紧把这两人打发了便是。

  片刻后,林元诚和令狐翔便来到了这杳梦楼顶层的一个房间门口。

  他们来到时,那门是关着的,春菊轻叩门扉,冲屋内道了句:“法大爷,您等的人来了。”

  “进来吧。”屋里,很快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回应声。

  “二位,那我便先退下了。”春菊见两边接上头了,她也就懒得再管,还没等林元诚和令狐翔进屋,便施礼而去。

  小林和令狐也不在意这些,只是来到门前,自行推开了房门。

  然,屋中的情景,却让他们有些意外。

  此时这“星临阁”内,一张大圆桌的周围,坐了有十多个人,且这十多人已然把桌上的酒菜吃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些许残羹冷炙。

  这跟法宁事先与他们说好的“届时我会单独赴宴,与二位边吃边谈”可是有挺大出入的。

  “你就是林元诚?”还没等小林他们表示疑问,桌边倒有一名男子先开口了。

  小林和令狐看向此人,只见其着一身玄色劲装,手持佩剑,形貌气质皆粗犷雄豪,一看就是个江湖老手。

  故小林也用江湖口气回道:“在下正是,却不知阁下……”

  “怎么?大名鼎鼎的‘伏虎剑’贾沙白……你不认识?”还没等林元诚一句话说完,桌边的另一人就如是打断道。

  “阁下又是?”林元诚这会儿已经对对方的态度有点不爽了,不过他还是沉住气,又对打断他的那人道了句。

  “我?哼……”那人冷笑一声,“我乃‘落寇剑’郑自器。”

  “哦~”听到这里,令狐翔似是想起了什么,他赶紧轻轻用肩膀碰了碰林元诚,示意后者继续保持冷静,并立马抢道,“既然‘伏虎’、‘落寇’二剑具在,那其余诸位,想来也都是位列‘河北十剑豪’的前辈吧?久仰久仰。”

  原来,令狐翔不久前在江湖上单独游历时,曾经在不知哪个茶馆还是街头听闻过这十人的名号,他当时虽没有尽数记住,但多少留下点印象。

  此刻,他连续听对方报出两个似曾相识的诨号,再默默一数,眼前这一桌刚好坐了十一个人,若除去他们约好要见面的法宁,那便是十个,对得上他的印象,所以他便猜了出来。

  “你是令狐翔吧?”那贾沙白,显然也是知道令狐翔的名号和其身份的,因为那段时间正是混元星际门在七雄会上扬名后不久,关于他们的传闻在江湖上属于是热搜级别的信息,“既然你知道我们是谁,那便好办。”

  贾沙白说着,便抬手点指了一下桌子另一端的、一个看起来有点微胖的、戴眼镜的青年:“这位法兄,今天本来要跟你们做的买卖,现在已经跟我们做了……”说到此,他一边用轻蔑的目光分别扫过令狐翔和林元诚的脸,一边用很随意的口气说道,“所以,还望混元星际门的二位少侠给贾某和我的兄弟们一个面子……请回吧。”

  列位,这场面,就属于你跟别人约好了要买个东西,结果到了地方却发现已经被别人截胡了,且截胡那人也没有对你白跑一趟有任何歉意,直接就让你滚蛋。

  这事儿无论怎么说,都是对方不占理啊。

  但眼下这贾沙白却偏偏说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为什么?

  因为这就是江湖。

  江湖就是由无数这样的事情组成的,实力、名声、面子、巧取、豪夺、厮杀……恰恰是这些“不讲道理”的人和事,让江湖如此精彩。

  若大家都规规矩矩,那何来那么多恩怨情仇的故事呢。

  “法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林元诚这时已不再理会贾沙白,而是看向了法宁。

  这位法宁法先生,也算是黑白两道上都小有名气的掮客了。

  其年龄、出身、武功……一概不明,人们只知道他大约在二十到三十之间,样貌比较显老,一般以商贾打扮示人,且业务能力颇为神通广大。

  而林元诚和令狐翔能跟法宁搭上线,也属偶然……

  只因双方前几日在宝源客栈偶遇,当时林元诚和令狐翔正在聊寻找兵器的事,法宁在旁边桌上吃饭,刚好听到,随即主动加入他俩的谈话,并表示可以帮小林想想办法,至于“价格”嘛,这个好商量,他并不一定要钱,你用替他办事、欠他人情来付账……也都可以。

  于是,双方便约定数日后在这杳梦楼见面再谈,届时法宁会多带几件兵器来给林元诚看看有没有满意的。

  却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情形……

  “册那,你别看我呀,我又不知道会这样的咯。”法宁被林元诚这么一问,倒也是坦率,直接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抄着他那挺有趣的口音回道,“我是早早就过来开好房间,敞着门等着你俩了,谁知道贾大爷他们路过门口刚好瞥见我房间里的几件兵器,然后就冲进来非说要买,我说这些货有人订了,你们等我跟人家把生意做完了再来好嘞,但他们又不肯,那我怎么办嘛?我又不可能一个人把他们十个人给打出去是伐?结果他们就坐下来自说自话吃喝起来,还说等你来了他们会跟你谈的,不用我难做,那我也只能照办了呀。”

  这法先生无疑是聪明人,他这番话,基本已经把自己的遭遇跟小林和令狐说了个七七八八。

  在表示无奈的同时呢,也没对那“河北十剑豪”说什么太重的话,反正他就是两手一摊,意思里这事儿你们两边自己解决,我是无能为力的。

  “哦,也就是说这十位……是临时见宝起意,想强要是吧?”林元诚听完这话,便用总结般的语气念道。

  他这话一出来,在场的人自然都听明白了,这就是一个“不给面子”的、挑衅式的回应。

  当然了,这也是在贾沙白他们的意料之中的。

  您想啊,如果这“河北十剑豪”是单纯的见宝起意,想要强取,那他们大可以拿了想要的兵器就走,并象征性地丢给法宁一点钱,这样等林元诚和令狐翔到场时,二人也只能和法先生一起吃个哑巴亏了。

  即便他们此后在江湖上去说贾沙白等人的是非,这点小事恐怕也没人会在意,毕竟在江湖上“强夺”都不算太大的事,“强买”能算什么?

  而且这事儿根本没有什么第三方的人证,这十剑豪名声也挺响亮的,到时候人家反咬一口,说姓法的就是个奸商,卖了劣质的兵器给我们,被揭穿后就泼我们脏水……这样一来,双方各执一词,大家信谁的?

  或者说,谁又在乎呢?

  这种本来就不大的事,很快就会不了了之的。

  贾沙白他们这十人,就是十个很清楚这种江湖上欺负人的事的界限在哪儿的老油子,所以他们今天也是想好了……就是不走。

  他们在听法宁说,要来买兵器的人是林元诚和令狐翔后,便合计道:这混元星际门是个什么鸟门派啊?以前听都没听过,这就莫名位列四门三帮了?那个林元诚倒是小有名气,乃是少年英雄会的魁首,可他现在又管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令狐翔叫大师兄,那想来姓林的也没多大能耐吧,可能夺魁就是运气好呗?再退一步讲,他就算有点能耐,也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我们这儿可有十个人,每个人都比他大至少十岁,且我们也都是在江湖上有字号的剑客,真动起手来还能输给他不成?

  想到这里呢,他们就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贾沙白他们今天在这儿搞这么一出,相当于就是跳在了林元诚和令狐翔的脸上,如果后者忍了,那他们就可以到处吹嘘,混元星际门的大师兄和林少侠见了他们河北十剑豪也得避让三分;如果忍不了,动起手来,那也行,反正他们十个打两个,稳赢,赢了怎么吹都行。

  综上所述,此刻一听林元诚说了那话,贾沙白当即冷笑:“呵……姓林的,你可别血口喷人啊……我们是向法先生‘买’兵器,何来‘强要’之说?我们兄弟也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样凭空诬我们清白,可不是说过就算了。”

  下一秒,郑自器也在旁搭腔道:“令狐翔,枉你们混元星际门还刚入了四门三帮,结果门派里收的却是这种人?你这大师兄是怎么当的?”说着,他又看向林元诚,“我看这‘沧州小侠’,也不过是浪得虚名啊,难怪得了少年英雄会的魁首却还被之前的师门给赶出来了。”

  锃——

  郑自器话音未落,已有一把剑出鞘了。

  但那不是林元诚的剑,是令狐翔的。

  虽然贾沙白他们字里行间主要都在针对小林,刚刚出言宣告不妥协的人也是小林,但这会儿却是令狐翔先动了手。

  其实,对方若这样说令狐翔,他可能还是能忍住不动手的,最多也就破口反骂一句“你他妈大便吃饱了是不是?”

  但听到这帮人这样恶意地排遣自己的兄弟,令狐翔可忍不了。

  而他的这一剑,也不出意外地引发了一番激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