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门规(上)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四章 门规(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 门规(上)

  三月二十九,富顺。

  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旅程,黄东来终于带着林元诚和泰瑞尔又回到了蜀中黄门。

  和此前赶去广州时不同,因为返程的时候没有那么赶,而且他们的人手也没去的时候那么多,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仨稍微绕了点路,避开了苗疆一带。

  当然了,所谓“安全起见”,也是相对而言。

  有道是人在江湖漂,岂能不挨刀啊?他们这一路过来,那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事情自也没少干,不过因为这段儿里面也没什么大事儿,咱说书的呢,也就讲究个详略得当,给它略过去了。

  而这一“略”呢,还有个好处,就是以后我要是突然说出一段儿您没见过的玩意儿……比如林元诚和令狐翔第一次上京时,小林在杳梦楼独挑十大高手、得到“混元神剑”名号的那种段落……那我就可以说了,是在略过的部分里发生的事,是不是很合理?

  言归正传……

  这次回到黄府后,黄东来和黄老爷之间,各给了彼此好几个“惊喜”。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要问了,什么叫他妈的“惊喜”啊?

  那我说说你听听……

  对于黄老爷来说,让他“惊”的事情,无疑就是泰瑞尔这位异乡来客了;纵然黄老爷见识广博,但这毕竟是在朙朝,家里来这么位客人,对他来说也是头一遭。。

  让黄老爷“喜”的事情,则是黄东来完成了广州之行的主要目的,即“与镇云帮谈妥了在绿林道龙头更迭后的新时期的合作协议”。

  而对于黄东来来说呢,他的惊喜就一个——他留在家里的那个“匣子”,打开了。

  想来列位看官中也还有人记得,当初兰若寺遇险后,双谐得了那“四盗之遗”,这其中,“诸葛盗”蓝朔离的遗物,便是一个装着他毕生研究成果的机关匣子。

  这玩意儿,自打黄东来前年冬天回家时(上瓦屋山拜师前)就顺道给搁下了,他自己其实也快把这东西给忘了。

  没想到,今儿个他回来,黄老爷告诉他,这匣子上的机关已经被破解了。

  您还别觉得这是我给黄老爷开挂,其实这事儿您稍微琢磨一下就能明白,那是应该的;黄门本就是武林中的暗器大家,对机关方面的知识素有涉猎,再加上黄门在蜀中的人脉,找些精通周易数术的先生,或是擅长格物的能工巧匠一起来讨论讨论,怎么可能解不开区区一个机关匣子呢?

  事实上,这匣子直到最近才被解开,主要原因就是黄老爷此前一直没有特别认真地去解而已,他只是把解开这匣子当成是我们现代人玩魔方一样的消遣活动,想到了就玩玩,想不起来可能个把月都不碰;假如他一开始就很迫切地想要去破解这匣子,那可能十天半拉月就搞定了。

  无论如何吧,匣子是打开了,那里面的东西究竟有多大价值呢?

  价值还真不小。

  这个蓝朔离,能得“诸葛盗”之诨号,显然是有些真能耐的。

  他藏在这匣子里的设计图纸,皆是些独门的“实用发明”,什么烟幕弹、隐袖箭、毒药囊、飞钩锁……还有各种各样障眼法及其配套工具的制作和使用方式……这么说吧,怪盗基德要是生在朙代,也就这样儿了。

  更关键的是,这些东西不同于“道术”,使用它们是不需要任何修炼的;只要简单了解一下用法,哪怕是一个武功很差或者没有武功的人,也能用这些东西办到一些武功高强者未必能办到的事、甚至是威胁到一些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的高手。

  因此,在看到这些图纸后,黄老爷也是十分重视。

  黄东来回到家后,黄老爷立即就跟他商量,这些该怎么处置,而黄东来则是不假思索地就建议他爹先对这些图纸上的东西进行小规模的样品制造,等有了实物后就展开实验,在累积了足够的实验数据并做出一定的改良后,就进行量产。

  当然了,在走到“量产”这一步之前,黄东来会先利用自己与朝廷的关系,去有关部门做一些“报备”和“交易”,这样一方面可以防止有人拿这个事儿给他们家扣一顶“私造军火意图谋反”的帽子,另一方面还可以让他们黄门作为“专利方”兼“制造商”,与朝廷的一些机要部门……比如锦衣卫达成长期合作关系,今后为锦衣卫提供独门的特殊装备之类的。

  这买卖要是成了,那他们这“家道中落”的蜀中黄门,不说重回巅峰,至少也能来个大翻身吧?

  黄老爷在听完儿子侃侃而谈的这番规划后,当时就惊啦。

  在古时候,这种级别的画饼,给人带来的震撼堪比“隆中对”啊,有那么一刻黄老爷都想管这儿子叫爹了;跟黄东来的格局相比,黄老爷与祖听风合作的那点儿私盐买卖……还能算个啥呀?也就勉强让“家道中落”的情况缓一缓而已了。

  长话短说,在了却了上述这些事、并在家歇了几日后,黄东来便带着林元诚和泰瑞尔再度出了门,而他们这次的目的地,便是黄东来修道的师门——玄奇宗。

  按说呢,黄哥擅自带两个“非道门中人”上山,并不是很妥。

  不过他也是没办法,想让老道们帮他安排泰瑞尔今后的出路,就必须把泰瑞尔给带上,而带上了泰瑞尔,他就得带上“翻译”小林。

  但其实呢,有两件事,此刻的他并不知道。

  其一,老道们并不需要什么翻译,他们是有办法和外国人交流的。

  其二,泰瑞尔,严格来说,也算是他们的“同道中人”,只不过他不属于东方道门,而属西方的相关组织。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道缘、或者说命运吧。

  …………

  四月初一,晌午,黄东来领着林元诚和泰瑞尔进了玄奇宗的山门。

  因为有他施法带路,所以三人自是不用去登那“天梯”,便直接到了山顶,站在了玄奇宗的大门前。

  林元诚和泰瑞尔都是头回来这道门清修之地,见到这云中仙境,奇山异景,两人皆是啧啧称奇。

  但他俩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一个二十多岁、眉清目秀的“小道”便从山门中行出,一眨眼就来到了他们面前。

  “唷!这不是‘老仙’吗?”渺音子的样貌虽是仙风道骨、仪表不凡,但说起话来可是“贫”得很,他跟黄东来也是丝毫不客气,“现在能耐大了啊,在外闯了大祸不说,还私带外人上山是吧?”

  “呃……师父,东来给您请安了。”尽管对方开口就是抬杠,但黄东来面对师父,还是先恭恭敬敬作了个揖,才回道,“您有所不知,这两位都是……”

  “……‘自己人’?”渺音子都没等黄哥把话说完,就把那仨字儿接上了,并立即冷笑一声,“呵……‘老仙’啊,咱玄奇宗你说了算是不是?你的‘自己人’,就是咱全派的自己人了呗?”

  “那我哪儿敢啊~”黄东来讪讪一笑,“不过以咱们玄奇宗这济世为怀的门风,以及师父您义薄云天的性格,我估计您是不会介意对这位泰瑞尔兄弟略施援手的吧?”

  “嚯~给我戴高帽?下暗套?让我想推也推不掉?”渺音子挑眉歪嘴,连发三问,问完又道,“你小子吹牛逼的时候就不在自己脑子里先过一遍的吗?咱们门派是你说的这种门风吗?师父和师兄们有多懒你还不清楚吗?我告诉你,咱们玄奇宗的底线,就是不到雷快要劈脑袋上的时候,不主动管闲事儿。”

  渺音子这话说得实已十分露骨,但黄东来脸皮甚厚,仍在软磨硬泡:“不是……师父,这人我都已经带上来了……”

  “嗯……黄哥,如果不方便的话,其实我们……”这会儿,林元诚却是有点待不住了。

  虽然在上山之前,黄东来也跟林泰二人说过一些关于玄奇宗、以及他师父的情况,但在实际领教后,这场面仍是有点太过震撼。

  别的不提,就这俩货一见面,一个管对方叫师父,一个管对方叫“老仙”,还三句一下套,两句一抬杠的,啥玩意儿啊?你们这儿到底是学道还是学相声的?

  “诶?你小孩子家家的,插什么嘴啊?”没想到,这渺音子还不干了,转头冲着林元诚就道,“哼!来了还想走?”

  林元诚这可就慌了啊。

  瞅这意思……我和泰瑞尔还走不了了呗?这是要干嘛呀?

  “别以为我不知道,捅‘十三死肖’那篓子的时候,你俩也有一份儿吧?”渺音子随即又接了一句。

  一听这句,林元诚就明白了,看来那赶尸人梁景铄过来告状的时候说得还挺细,至少没把他俩的名字给漏了。

  “师父,您这话可不对啊。”而黄东来这时纠正道,“那篓子是咱捅的吗?说白了都怪孙亦谐那个狗逼,胆小如鼠,稍微遇到点情况便如惊弓之龟,一回头就痛击我们这帮队友啊……”

  “行行,这话你留着跟掌门说,不用跟我啰嗦。”渺音子打断道,“我这会儿来门口接你们,就是奉了掌门师兄的命令,要带你们去见他。”

  “啊?掌门要见我们?”黄东来也知道那不动子能掐会算,但突然说要见他们,他还是有点虚,“师父……什么情况?透露一下呗?”

  “不知道。”渺音子立刻就用很不耐烦的口气说了这三个字,他一边说着,一边已转过身迈开了步子,并招手示意三人跟上他,“不过要是我的话……”但师父毕竟是师父,还是忍不住要提醒徒弟一声,“……对你这种闯祸的弟子,自是要‘门规’伺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