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开幕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二十六章 开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六章 开幕

  永泰二十年,二月十二,广州。

  今日,便是那“龙头杯”开战之日。

  这天一早,龙门帮的堂口那儿便已是人头攒动;从这帮人那一个个儿面目可憎的程度大体也能看出来……他们几乎都是绿林道上的人物。

  而今儿他们来此的目的呢,也无非就是仨:有来参加比赛的,有来看热闹的,还有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看到这儿或许有人要问了,不就比个武吗?咋还有吃喝的事儿呢?

  这个您就得听我念叨几句了……

  在绿林道上,有这么一条规矩:凡遇“地字辈”或“宙字辈”以上的大佬金盆洗手,或是有大帮会上任新帮主,那当事人必须得大排宴宴,舞龙舞狮,把当地有头有脸的同道都给请来,办得风风光光的。

  您可别觉得他们这是臭流氓瞎讲究,其实他们有着很充分的理由——

  其一,搞这套排场,可以从侧面反映当事人在道上的身份、地位、以及积攒下的财力;也就是说,退休的人可以靠这套排场得一个“盖棺定论”,而上任的人则可以此彰显其目前的实力。

  其二,在那个没有照片的时代,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让更多本地的同行认清你的长相;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你走在自家附近的街上,被一个不认识你的小混混当成普通大爷然后拍你一黑砖……

  其三,“请客文化”在此也是适用的:你今天请的这顿,虽是有不少小辈来白吃白喝,但那些有点身份的大佬不会白吃你的,他们会带着“贺礼”来;摆酒席能花多少钱?不就是买食材、请厨子、再请点杂工、添几副桌椅的钱吗?那能有多少?但这贺礼……有些可是很贵重的,一来二去,你这顿请完,非但没亏,八成还能挣点儿,当然了,以后别人请你,你也得看着办……

  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条潜规则:虽然请客的那个人,不能主动去请官府的人,但如果他在摆宴的时候,有官府的人前来道贺,比如本地的捕头、衙门的师爷、乃至县太爷本人亲自登门……这时,他便得按照接待上宾那样去接待,且不可提半句对方的身份问题,就算对方当时穿着官服,他也得当对方是以“个人身份”来的。

  只要把这事儿做到位了,以后,本地的黑白两道,保管你风生水起。

  但如果你没做到位,比如你在“大人们”面前说错了话,或者招待不周,那你以后要再去改善这个关系……就不是一顿饭能摆平的了。

  某种角度来说,这套东西,便是当时“官匪勾结”的一套约定俗成的灰色流程,对当事人来说也是种试炼。

  总而言之,规矩都在那儿摆着呢,“新帮主上任”尚且如此,“新龙头上任”……这一顿肯定你肯定是跑不了的。

  那可能又有人要问了,就算你这比赛今天打完,决出了新龙头,那人家也可以改天再请客呀?为什么非得今天一块儿办了呢?

  这个嘛……就是“赛事组织者”,也就是黄东来和孙亦谐整出的活了。

  且说前几日,黄东来在看过了这次龙头杯的最终报名名单后,凭借他多年(在以前的世界)组织赛事的经验,以及他如今在大朙积攒的江湖知识,粗略一算……就发现了一个事实——今儿这比赛啊,最多最多,能打上个半天。

  因为这古时候的擂台比武,跟现代的电竞比赛比起来,那流程……实在是太简单了。

  比武既不需要考虑网络转播相关的一切琐事,也不需要插播赞助商广告;在赛前和场间,选手也不用花时间去调试设备啥的。

  所以基本上,这比赛就是一场接着一场,场间时间短到可以忽略不计。

  而除去场间时间,比赛本身的时间,其实也非常短……

  说到底,比武可不是拳击,不会用“划分量级”这类手段给选手创造“相对公平的对决条件”,在擂台比武中,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在几招之内就分出胜负乃至秒杀的例子多不胜数。

  因此,从选手亮相,互打招呼,到双方打完,各自装个逼下去,总共加起来不到三分钟也是常有的事。

  哪怕你往海了算,算每场比赛平均五分钟,场间再花一分钟,那一项从三十二强一路比到冠军的比赛,也不过只要三小时出头就能结束,可不是半天还没到吗?

  这就是为什么,当初那少年英雄会百多人参赛,结果文试加武试总共也就比了两天……

  把这笔账算完后,黄东来就去跟孙亦谐商量,说什么:“孙哥,这比赛我估摸着,上午十点开打,到下午两点怎么都结束了……按咱们以前的习惯,比赛完了是不是该把大家凑起来聚个餐什么的,然后谁夺冠谁买单啊?”

  这话,孙亦谐自然爱听啊,这白吃白喝的事儿他能不乐意吗?

  有钱,跟爱占小便宜,这不矛盾啊。

  所以,孙黄二人在达成一致后,就把这个想法跟混元星际门的其他人说了。

  姜暮蝉本身就是绿林道的,一听这话呢,就跟他们解释:就说这选上龙头的人啊,本来便是要请客的,以往来说呢,每届有机会选上的,一般也就两三个人,所以早上叔父辈们在茶楼商量选谁的时候,那两三位候选人就已在各作筹备,于各自的地盘摆好酒席了……只要结果一宣布,选上的那个当天下午就会开始往城中各种送请帖,请帖的内容也不用多复杂,就写请客的时间地点,比如“戌时四刻,有骨气”,道上的人一看就懂,晚上就来了。

  只是……这回他们用比赛的形式来决定龙头,且参赛者众多,理论上有几十个人可能当选,这你让人家提前准备宴席就不太可能了,所以这顿恐怕得改日再请。

  双谐听他说完,一合计:这人都凑一块儿了,不吃他一顿就散了,不太讲究了啊……要不然,咱们连这“庆功宴”也一块儿给“承办”了得了?

  想到这儿,他们就觉得这主意不错,然后就以主办方的身份把这事儿“通知”了下去。

  那人家来参加的人,心说既然混元星际门愿意干这个事儿,咱也别驳了人家面子,反正谁经办不是办呢?今天一并搞定也的确是省事儿。

  于是这流程就这么定下来了。

  转眼就到了比赛当天,赛场便设在龙门帮的堂口。

  开赛的时间,是巳时三刻。

  比武的擂台,昨儿就搭好了。

  而与一般的擂台比武不同,这回这“龙头杯”的比赛,在擂台边上两米开外的地方,还设置了一个比擂台还高的“解说台”……且孙亦谐和黄东来这俩货早早就坐那儿了。

  台下那帮大朙的绿林好汉看到这一幕也都懵了,他们不知道这解说台是干嘛的呀,按说要设贵宾席的话,不该只有俩座儿啊?而且为什么他俩前面还要摆个桌案呢?

  就在这些台下的人议论纷纷之际,比赛的时间也快到了。

  黄东来当时就从怀里拿出一件形似石砚的物件,往他和孙亦谐面前的台子上一放。

  两秒后,黄哥这边手刚挪开,孙亦谐就把脑袋往前凑了凑,拿嘴对着那物件道:“喂喂?听到的吗?一二三三二一?”

  列位,就这嗓子,这动静,怎么形容呢……

  您可以想象一下,你半夜里躺在床上,拿着手机,想着随便点开一个视频或者直播看看,等眼睛酸了就顺势关屏幕睡觉;而就在这时,有一个太监般的嗓音,透过一个大概过不去二十块的耳机自带麦克风,结合着主板自带声卡的出音效果,突然爆发出一阵哇哇怪叫,随即那声音就从你的手机喇叭那儿迸发而出,糊脸而来……那是种什么感觉?

  此刻,比武会场中的众人就在经历这种耳膜和颅内的双重折磨。

  “卧槽,孙哥,你小声点啊。”就连坐在一旁的黄东来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妈个鸡,我这不就是在试吗?”孙亦谐不爽道,“谁知道你这个‘麦’声音那么大的?”

  虽然此处孙哥说了“麦”这词儿,但很显然,在这个时代,是没有麦克风这种东西的;我们现代人比较熟知的那些扩音设备,几乎都得依靠电能,这是大朙断不可能有的技术,所以,黄东来此时拿出的这个所谓的“麦”,实是一件他从玄奇宗带出来小法宝改装而成。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要问了,那这到底是个什么法宝呢?

  其实那不重要,你就当是麦不就完了么?我现在给它编个似是而非的出处和本体,等过了几章,你回忆起来,不还是只会记得这东西的功能就是个麦么。

  至于为什么要有这么个麦呢?那自是因为用这个解说轻松省力嘛……且不说孙哥压根儿也不会用内力扩音,就算是会这手的黄东来,你让他连续几个小时持续用内力传音来解说,他也得吐血啊。

  “行了行了,我之前弄的时候都试好了,你就正常坐正了说,这收音范围就正好,你凑上去说就炸了。”黄东来也不怕被台下的人听到“收音”之类词,他就这么坐在解说台上直接提醒了孙哥。

  那孙亦谐自也就如其所言,坐直了道:“好,那就这样吧,呃……黄哥你来?”

  “嗯哼!”下一秒,黄东来就清了清嗓子,略微朝那麦转了点头,开口道,“各位绿林道的朋友,大家好!感谢诸位今天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到此地,观看这场‘龙头杯’的比赛,我是解说员黄东来。”

  “我是解说孙亦谐。”孙亦谐这句插得是十分利索和熟练。

  “今日这场比赛由我们混元星际门独家承办。”黄东来说着,就摆手朝擂台那儿示意了一下,“各位可以看到,此刻擂台后方两侧柱子上贴的这副对联,就是由本门张掌门所作,并由旭东老仙亲笔所书……此番他们两位老人家虽不能亲自前来,但还是差人为各位英雄好汉送来了最诚挚的祝福,希望大家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打出水平、打出风采。”

  说罢,这俩货就在解说台上带头鼓起掌来。

  混元星际门那几位也紧跟着拍手。

  而台下那帮来看热闹的兄弟可是傻眼了,心说这套什么词儿?咱没听过啊,有这黑话吗?

  他们再一看擂台后高挂的那副对联,上写“开开心心比武”,下对“平平安安回家”,横批“以和为贵”。

  啥玩意儿啊这是?

  还有,这俩货面前那个可以把说话声音放大几十倍又传得那么扩的东西又是个啥?

  令人困惑的点实在是太多了,但既然气氛都到这儿了,跟着拍两下手好像也不是不行……

  于是乎,被孙黄二人那套充斥着“假大空”气息的开场词和奇葩的赛场氛围所裹挟的绿林好汉们,在短暂的犹豫后,对这段开幕词报以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这,就是“盖世双谐”在大朙办的第一场大赛的开场了,今后……他们还会办很多这样的比赛,且赛事的规模那是一个比一个大……当然那个咱后文再说了。

  且说眼下,掌声渐止之际,孙亦谐便大手一挥,给在台后待命的一批人打了个手势。

  他的手放下时,便有那么十几条汉子从擂台后面的等待区走了出来;这些人,有的拿着唢呐,有的拿着锣,还有扛着鼓的……

  台下众人一看:得,这回是要出殡呐,还是成亲呐?

  他们内心还在吐槽呢,台上那些位可就吹打起来了,奏的那调儿呢,你们肯定也都听过,叫《男儿当自强》,就是黄飞鸿打人的时候专门放的那个。

  这曲子是前几天孙亦谐花了半个时辰哼哼唧唧交给这些乐师的,感觉在广东地界上来段儿这个也挺合适。

  在咱们听来,这也是金曲,而对大朙的这些绿林好汉来说,这是从来没听过的音乐形式,这会儿听到这旋律,就这么说吧……当时就有点燃起来了。

  几分钟后,奏乐完毕,孙黄二人一瞧,这开场效果确实不错——“暖场”的目的达到了,时间也凑了不少,气氛也烘托到位了,那接下来,正式开打呗。

  而这“龙头杯”的第一场对决,便是由前龙头之子龚经义,对上那“一见休别”,罗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