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入庄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九章 入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九章 入庄

  冬月二十二,即冬至的后一天。

  清晨时分,天黑得跟锅底似的,那冷风也是嗖嗖地刮。

  即便如此,那悟剑山庄的山门前,此时也已聚起了黑压压的一大群人。

  那么这“一大群”究竟是多少呢?

  其实也还好……真正的剑客,大概能有个三百多、四百不到吧,再算上那些临时买把剑来凑数的,能有个八九百人顶天了。

  看到这儿或许有人要说了,这来的人也不多啊?还没七雄会那回多呢。

  那您得这么想:去出席那七雄会的,基本都是“门派”,以个人身份参加的只是少数,所以那人是“一坨一坨”来的;而这次到悟剑山庄论剑的,则以散兵游勇居多,最多就是三五成群,即便有整个宗门一起来的,也都是些类似龙口剑派那样的小门派……所以这回的客人,都是“几个几个”来的,最后能有八九百已是相当不错了。

  那或许又有人要问了:整个大朙武林难道就只有这几百个剑客了吗?

  答案自然也是否定的。

  虽然这次来论剑的剑客不少,但没来的显然更多……

  主要因为萧准这次开庄论剑打的是“选拔关门弟子”的幌子,这就屏蔽掉很多人了。

  比如说,那些本就有准一流以上实力的剑客,他们中大多都在江湖上挺有名气的了,有些年纪比萧准还大呢,你让他们拉下脸来跟一群二三流的小辈互相争斗,只为争一个“成为授剑师关门弟子”的机会,不管最后争没争到都很难看啊。

  又比如说,那些本身就以剑术为长的宗门,像华山、泰山、青城、恒山之类的……人家也不可能像三流小派一样,连掌门带弟子一块儿冲过来抢着另投他派吧?

  更不用说,还有些剑客天生心高气傲,或者师父还在世,不想另投师门的……

  这么说吧,今儿萧准要是不用“收徒弟”这个幌子,而是改用“比武”这个理由,说“我想跟天下剑客论论谁的剑术才是第一”,那来的就不会是八九百人了……保守估计也得三千起步。

  当然了,这一点,萧准也是知道的。

  咱萧庄主那么会算账,他能想不到这?只不过他不想这么做而已。

  毕竟他本质上没想“论剑”,而是想要“炼剑”,真要请来三千多剑客,而且其中高手的比例大增,那他的计划多半得遭重。

  也别说三千人人了,就眼前这八九百人里,也有很多按理说“不该来”的人——像闻玉摘他们六人,还有那独孤永……便都是意料之外的来客。

  但计划都已走到这一步了,这点程度的“意外”,自然是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于是乎,这日,辰时一到,悟剑山庄中的喽啰们便准时开了山门,开始迎请已等候多时的剑客们入庄。

  “在下抒烟剑崔正青。”

  “请。”

  “在下拘魂剑贺开泽。”

  “请。”

  “在下一剑追风,呼延修。”

  “请。”

  随着剑客们一个个报上名号,人流也慢慢涌进了山庄内。

  而这其中,自也不乏咱们的老相识……

  “在下令狐翔。”

  “请。”

  这令狐翔啊,无疑也是这次“刀剑戡魔”计划的参与者,不过他和其他人是分开行动的。

  因为令狐翔这人天生的气质就不是很引人注目,而且他目前在江湖上也算是张生面孔,所以这回他就作为“侦查部队”,提前七天来到了悟剑山庄的山脚下。

  虽然在出发之前,令狐翔已经从笑无疾这个“前少庄主”那里得到了不少关于悟剑山庄的情报,但毕竟笑无疾已离开山庄五年了,有些信息很可能已过时,需要重新核实和更新……还有,来参加论剑的那些人的情报,也得有人事先去探一探。

  因此,这七日间,令狐翔一直就装成是一名来参与论剑的不知名剑客,混迹在悟剑山庄附近的各个村镇,小心翼翼地打探着消息。

  眼下,他也是混在人群之中,只报了个名字,没说绰号也没提宗门,就这么混进去了。

  “在下飞来剑翟皓,这几位是我兄弟,我们并称‘徽州五义’,乃……”

  “行了,翟大侠,请吧。”

  想来有那记性好的看官还记得,这“徽州五义”啊,在咱前文书里也曾出现过:他们就是在那登州城的客栈里,与林元诚孙亦谐二人发生过一点小摩擦的那五位。

  这五个货呢,说是“五义”,其实就是五个爱到处咋呼的小角色罢了,除了那翟皓的剑术还算凑合,其他四人全是跟着在他后面混的小弟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吧,这五人也都是用剑的,所以今天他们也都来了这悟剑山庄,也想着在“论剑”中试试运气——万一那萧准一个不开眼,选了他们中的某个当关门弟子呢?

  当然了,对于悟剑山庄那看门儿的来说,你们是五义也好、八义也罢……只要你们几个手上有剑就能进,无所谓。

  …………

  话分两头,就在这山庄正门开门迎客的同时,庄内某处……

  “庄主,来论剑的人已陆续进庄了,保守估计……也有八百多吧。”一个背背双剑的男人,正站在萧准身后,抱拳禀道。

  “嗯……知道了。”此刻,萧准正背着双手,望着眼前的一汪清泉。

  那泉水中,浸泡着一柄赤色的、看起来尚未开锋的剑。

  “昨日的事,查出结果了吗?”沉吟数秒后,萧准又开口问道。

  那双剑客几乎想都没想,便回道:“是,查清楚了,邬宏茂乃是死于独孤永的剑下,据说……是他自己先动的手。”

  萧准听到独孤永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起了一丝变化,但也并没有到惊讶的程度,一息过后,他便接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双剑客闻言,迟疑了一下,随即又道:“呃……庄主,您不问问邬宏茂动手的因由吗?”

  “玄霄……”萧准这时缓缓转过了头,看向了对方,“……你也跟了我很久了,为什么还会问这种问题?你觉得那还重要吗?”

  被称为“玄霄”的男子听到这个回答后,想了想,便在心中暗道:是啊,既然已经知道了邬宏茂是主动跟独孤永动手才被杀死的,那他为了什么而动手,的确已不重要了——谁会在乎一个不自量力的蠢货是基于什么理由去找死的呢?

  “庄主所言极是,是我多此一问了。”想通之后,玄霄便拱手道,“属下告退。”

  而就在玄霄转过身,还没迈出步去的时候,远处忽然急冲冲跑来了一名山庄内的喽啰,那喽啰跑到近前,单膝一跪,便急急禀道:“禀庄主!大门那儿出事了……”

  “何事啊?需要如此惊慌。”萧准还是面带从容,不慌不忙地问道。

  “是……是……”话到嘴边,那喽啰又纠结了一番用词,但最终他还是说出了那句,“是少庄主回来了……”

  此言一出,站在一旁的玄霄立刻将目光转到了萧准的脸上。

  萧准呢,那短短几秒,他的脸上可说是把惊、喜、怒、哀、愁……各种情绪都过了一遍,但每一种情绪又都被他压抑住了大半,只露出了一点点,还都搅合在了一起。

  “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别人一起?”但萧准毕竟是萧准,数秒后,他又恢复了冷静,沉声问道。

  “与少庄主同行的还有草堂公子闻玉摘,苍龙藏峰海苍峰,混元神剑林元诚,另外还有两位身份尚且不明……”那喽啰也是如实回道。

  “闻玉摘?”萧准侧目凝思,似乎这几个名字只有这个是让他比较在意的,念叨完这句,又思忖了一会儿,再道,“现在他们人呢?放进来了没有?”

  “这……”那喽啰又犹豫了一下,才回道,“按庄主您立下的规矩,今儿咱们只能放‘剑客’进来,但他们一行六人中,只有三人是佩着剑的,所以……”

  “所以你就跑来问我了?”萧准接道。

  “请庄主定夺。”那喽啰垂首抱拳道。

  “哼……”萧准冷笑一声,“好啊,你就再回去说一声,让他们六个都进来便是。”

  “遵命。”那喽啰领命后,起身便要走。

  而此时,萧准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叫住他:“等等。”

  “庄主还有何吩咐?”那喽啰闻声,又收住脚步,回身问道。

  “嗯……那六个人里,有没有一个是以叉子作为兵器的?”萧准问道。

  “叉子?”那喽啰被问得也是一愣,“是……什么样的叉子?”

  “就是那种尖儿上有三道刃的长柄兵器。”萧准道。

  “那应该没有。”喽啰回道,“属下看他们六人不是佩剑、就是挎刀,即便有人身上还藏着别的兵刃,也绝藏不下那种长柄的叉子。”

  萧准听到这个答案,点了点头:“行了,你去吧。”

  “是。”那喽啰诺了一声,扭头走了。

  玄霄旋即也拱了拱手,随之离去。

  待他们都走远了,萧准身旁的阴影中,又走出了一个人来。

  那人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长相,都没什么特别的,看着只是个普通的下人而已,但此刻他来到萧准面前,却是不拜不跪,负手而立,其语气神态也是一副傲然之姿:“萧庄主,你的心有点乱了啊。”

  “仙长何出此言啊?”萧准不动声色地应道。

  “呵……萧庄主,这你就不必装了……老道我不聋不瞎,方才你听到儿子回来时的样子,我可都看在眼里。”火莲真君笑道,“你若因此乱了方寸,可要坏了大事。”

  萧准闻言,顿了顿,回道:“仙长不是说过,根据卦象推算,此番能坏我大事者……乃是一个用‘叉子’的人吗?”

  “哎~”火莲真君摆了摆手,“卦象乃虚数,得其一,不得其二……你这事儿要成便是一以贯之,别无二途,但要败,便有无数种败的因由,凭卦象能算出来的,通常只是其中最凶险的一种而已。”

  “嗯……”萧准又沉吟了一声,“那以仙长之见,萧某当如何?”

  “呵……”火莲真君笑了,“萧庄主若真不在乎令公子的死活,那倒好办……‘祭剑’时让他在场也无妨。”

  “我若在乎呢?”萧准道。

  “也好办……”火莲真君道,“贫道可以让令公子和他的朋友们在‘祭剑’期间‘迷路’,到一个不会妨碍庄主的地方暂时待一会儿。”

  “原来如此……”萧准思索了几秒,就转身抬手,朝火莲真君作揖道,“那……便有劳仙长了。”

  “呵呵呵……”火莲真君笑得是越发渗人,其眼神中显是藏着些连萧准都不知道的秘密,“好说……好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