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斗法尸烆子(下)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二章 斗法尸烆子(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二章 斗法尸烆子(下)

  慑心类的法术所创造出的幻镜,因人而异,各不相同。

  有些术法重在引出受术方内心的恐惧,还有些则是倚仗施术方的想象力。

  眼下黄东来施展的这种,显然属于后者。

  又由于想象力基于认知,而黄东来的认知是远超这个时代的,所以……他便创造出了这种尸烆子根本无法理解的幻镜。

  用我们现代人的观点来看,此刻尸烆子所处的幻镜连地球都不是了,而是在一颗环境十分严酷的外星球上,仅仅是呼吸着这里的空气都能让他感到肺部如火烧般难受。

  当然,这还只是个开始,真正的恐怖,从一只不明生物闯入尸烆子的视线开始……

  那是一只体型与大型犬类相仿的怪物,身大头小,四足站地,肩生一对钩刺,后长一条弯尾;其体表的皮肤似肌似壳,看上去坚硬紧实,充满了力量感;而除了肩膀上那对长长的钩刺之外,其背部、尾尖、四足,两颚,也都长了大大小小的、看起来如象牙一般的硬刺。

  这玩意儿,与其说是动物,不如说是一“活着的狼牙棒”啊,就是那狮子老虎、河马大象来了,怕也得被它撕成碎片,更别提人了。

  尸烆子和这怪物只是一个对眼儿,后者当时就朝他冲了过来。

  这怪物跑起来……那叫一个快啊,眨眼之间就到了尸烆子跟前儿。

  尸烆子在一种近乎惊恐的情绪中,催动起了他那地傩焕阴掌,使出了十二成的力,拼命地朝那怪物打了过去。

  可结果呢?

  这么说吧……屁用没有。

  他这种偏重于用内力在对方身上制造“内伤”的武功,打人类、打习武之人,是挺厉害,但打眼前这“跳虫”,那就跟挠痒痒差不多,还不如纯用蛮力捶打来得实在。

  噗噗噗噗……

  两秒后,那跳虫就用肩上的钩刺和下颚两侧的刺牙在尸烆子的身上开了四个血窟窿,这还没完,紧跟着这只跳虫还不断往前耸动着身体,似是要钻向尸烆子的腹部,将其开膛破肚,大快朵颐。

  这下尸烆子可是发了疯了,借着痛疼带来的刺激,他精神一振,暴喝一声,动用了自己丹田处一口本源魔气,以此免除了掐诀念咒的过程,直接施出自己最强的杀招——食人风。

  但见,下一秒,尸烆子的双掌出便喷出了两团黑色的妖气,卷向了他身前的跳虫。

  这招说是“食人”,其实但凡是活物都能吃,所以也算奏效。

  弹指间,妖风已过,那跳虫莫说是血肉了,连骨头都被吃没了……只留下了四截断掉的尖刺,还卡在尸烆子的躯干上。

  暂时脱险的尸烆子一边喘息一边盘腿坐了起来,他迅速封住了自己的几条经脉来止血,待那些伤口的血不流了,他才忍着剧痛,将那几截粗若锥子的断刺从身上拔出。

  “哈啊……哈啊……这究竟是何种幻镜?森罗地狱都没有这等怪物……这小子以前到底见过什么?”尸烆子刚感叹了这么一句。

  不料,此时又有些东西进入了他的视线。

  在红色天空的映照下,尸烆子遥遥望见,那远处的荒原上,忽然冒出了一个一个的黑点,那些黑点越来越多,很快就连成了一片,变得密密麻麻。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每一个黑点,都是从地表下钻出来的一只跳虫。

  尸烆子看得心跳都快停了,但这还没完……

  随着那些跳虫的出现,远处的天空中也慢慢浮现了一片阴影,离得很远时,乍看之下似是群鸟迁徙,但当这些影子靠近时,就能明显看出,“它们”并不是鸟,而一群躯似蜈蚣,背长蝠翼的大型空中怪物。

  就在尸烆子愣神之际,这波“龙狗”组合已然是浩浩荡荡地朝着他过来了。

  “啊——”

  尸烆子登时就是狂叫一声啊,你说他是发泄情绪也好,惊慌失措也罢,反正换你你也叫。

  但嚎归嚎,尸烆子自不会坐以待毙,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幻镜之中,只要能破除幻镜,回到现实,便不用再和这些生物纠缠。

  只是,他也知道,眼前这幻术是以一次性燃尽的“毗卢愁”为引所施,并不是那么容易破的,即便他的修为比黄东来要高,也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才行。

  “灵符照在天堂洞,奇玉降在地狱门,晃朗元太使安然,血光普照见伪真,血煞如来,受吾所祭,急急如律令!”

  尸烆子下定决心后,便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来,正好他身上这会儿有不少血,他直接拿手指蘸了血在符上快速画了一通,随即就念咒作法。

  随着他那个“令”字出口,其手中符纸无火而燃,同一瞬,他身上几个本已停止了流血的伤口又一次迸流出血来,他的嘴里也狂喷了一大口鲜血。

  当然了,这看着是很夸张,其实是死不了人的。

  一般来说,一个一百二十斤的人身上大约有四五升的血液,失血超过三分之一会有危险,失血超过一半可能会死;那喷一口血出来是多少的量呢?这么说吧,你憋上一嘴口水,感觉快憋到极限的时候吐出去,看看才多少……这么连吐十次,都未必有你一泡尿的量多,而成人24小时的排尿量通常也就升左右了。

  这尸烆子身材高大,又非常人,对他来说,眼下“献祭”掉一点血液,虽有影响,但绝不致命。

  一息过后,随着他的施法,周围的景物开始颤抖,那些极为“真实”的赤山熔河,忽然变得像是丢帧的画面,和一块块堆叠起来拼图,在高频率的摇晃中慢慢地崩塌。

  终于,在那些“跳虫”和“飞龙”已经快要扑到尸烆子身上之际,这幻镜被崩碎了。

  回过神来,尸烆子已回到了济宁城的街道之上,并刚好看见了那“山顶罗汉”何屹被黄东来一剑封喉的一幕。

  他再转头一看,方才只是腿上中了暗器的“黑风霸王”蒋霸,此时已倒在了街的另一头、一个离他很远的地方,看起来这货是想朝那个方向逃跑,但逃了一半就毒发身亡了。

  “唔——”两秒后,尸烆子不禁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

  此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在幻镜中受的伤全都还在,他损失的本源魔气和血液,也都是实打实的……更让他气愤的是,这会儿他的躯干上还多出了五六支暗器,想来是他陷入幻镜期间被黄东来给扎的。

  黄东来呢,听见了声音,也是立即转头,看向了尸烆子:“居然还活着吗?看来你还有点实力啊。”

  此处得解释一下,以这“毗卢愁”释放的幻术,有一定的特殊性——那幻镜中的时间,和现实中的时间是不对等的,虽然尸烆子刚才在幻觉里已经待了有一会儿了,但外界其实也就过了十秒左右而已。

  而这十秒的前五秒钟,黄东来也是没法儿靠近的,因为当时“毗卢愁”的粉末刚爆散开,他要是急着跳下来,自己也会中招,所以那时他只能在屋顶上远远地朝尸烆子又补了一轮暗器,待街上的粉末散掉了,黄东来才跃下了屋顶。

  算起来,剩下的几秒,应该刚好他来到何屹面前,给对方来上一剑,但尸烆子退得较远,黄东来还没来得及过去,他就已经醒了。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本座面前班门弄斧?”尸烆子毕竟是有修为在身的妖道,他或多或少也学过些抗毒的法门,就算挨了黄东来几支毒镖,他依然能支撑住。

  说话间,尸烆子便从袖中掏出了两个稻草所扎的小人,刷刷两下,便朝着两具离他较近的尸体扔了过去,还没等那小人落地,尸烆子又快速甩出了两支钢钉,分别将那两个稻草小人钉到了“不倒金刚”童固和“小汉升”黄仲的胸前。

  嗖——

  嗖——

  钢钉一落,那两具尸身便已弹地而起,用一种和稻草小人一样的古怪姿势站住了。

  “神不养内,外作邪精,破!”黄东来反应也快,他眼见那两“人”起来,即刻就朝他们各甩出了一支暗器,并念起了解咒,想要破掉尸烆子的操控之术。

  但尸烆子岂会让他轻易如愿?

  童固和黄仲活着的时候或许是躲不开黄东来的暗器,但现在他们在尸烆子的操控下,就跟两个提线木偶一样,根本不需要遵守正常人类运动时的发力法则来做动作,只要以他们胸前钉着的稻草小人为中心被“牵”着动就行,所以他们可以用非常快的速度做出匪夷所思的规避动作,黄东来这两镖俨然是落空了。

  “呵呵……”尸烆子这时其实也不好过,刚才在幻镜中他受到的内外损伤都很大,短时间不可能恢复如初,但他还是强作镇定,虚张声势道,“小子,你们玄奇宗就这点能耐?我看你还是回山上再练个十年八年的吧,别给你们师门丢人现眼了。”

  “啊——”另一边呢,黄东来听到这句之后,便现出那无能狂怒之态,大喊了一声,直接抄着剑就冲杀了过来。

  尸烆子见状,犹豫了一下。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其一,操控两具活尸跟黄东来慢慢打;其二,自己和活尸一块儿上,速战速决。

  第一种选择呢,较为稳妥,既可消耗黄东来的气力,也可让他在一旁细细寻找黄东来的破绽,反正活尸就算被砍中也没事,而黄东来哪怕只是受点轻伤,这伤势也是会积累下的。

  但是呢……操控活尸也是要消耗道力的,尸烆子从中埋伏到现在,连破了对方好几个术,已是耗去了不少道力,而且他自己现在也受了颇重的伤,要说耗着,他现在可比对方的消耗还大,继续拖下去,谁先不支还真不好说。

  这样考虑的话……第二种比较激进的选择,似乎也不坏了。

  尽管这第二种方式的消耗更大,且尸烆子的本体也要冒一定的风险,但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就解决战斗。

  经过了一番思考,尸烆子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拼一枪!

  思量已定,身形便动。

  这尸烆子身高膀大,整个人甫一踏前,便如一座大黑铁塔压面而来。

  那两具活尸也是双双惊掠而起,与其说此刻的他们像人,不如说更像猛兽,张牙舞爪地便朝着黄东来扑杀而去。

  看到这儿或许有人要问了,这俩生前不是会武功吗?而且那黄仲好像还是射箭的吧,怎么这会儿却成了僵尸片里那种只会扑人的货色了呢?

  很简单,因为尸烆子现在使的这法术,本来也只能控制尸体做一些尸烆子能想象得到的动作而已,这还是在他集中注意力操控的情况下;假如尸烆子没有集中精神在活尸身上,比如眼下……他自身也在参与战斗,那这些“活尸”便只能和执行一些最简单的攻击指令了。

  像那种“可以让死人听从命令,并有自主行动能力,且能完全重现他们生前所掌握的技术”的术……也就是“秽土转生”,本书中反正是没有的。

  叱叱叱……

  说时迟那时快,尸烆子操控着两具活尸以三对一,很快就对黄东来形成了夹击之势,一时间爪来掌去,剑啸风吟。

  黄东来的剑法本就练得不咋地,这会儿面对围攻,他的剑招更是尽显拙劣,才几轮攻防过后,他便只能将剑舞得大开大阖,力求逼退对方了。

  然,这是尸烆子最不怕的,毕竟他有两个不怕砍的“肉盾”在呢,只要他本体没事,对方把剑招扬得再广也是白费力气。

  又战了几个回合,黄东来便陷入了窘境,开始且战且退。

  尸烆子见状,心中暗笑,看来自己选择了第二种战略是对了,他也是乘胜追击,招招狠辣,式式逼命,很快就把黄东来打得半逃半挡、节节退后。

  数秒后……

  “啊呀!”突然,黄东来惊叫一声,仰面就倒了下去。

  这又是为何啊?

  原来,黄东来在不断退走的过程中,已无暇顾及周围环境,所以这会儿他一不小心,便被方才逃到远处的那个“黑风霸王”蒋霸的尸体给绊了一下。

  这一幕落在尸烆子眼里,都快让他乐出来了。

  但尸烆子也知道,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还是结束了战斗才能踏实。

  因此,下一秒,他抓住对方这个巨大的失误,一步跟进,几乎用上了他剩余的所有内力和道力,轰然一掌,由上而下斜着拍下。

  掌力到处,黑气乍现。

  黄东来被这一掌结结实实打中了胸口,当时就听得“咔咔咔”一阵连响,哪怕是站在两米外的人都能听得出,这一掌已把他体内的肋骨、心脉、肺等等……全都给打碎了。

  紧跟着,黄东来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连声哼唧都没发出来;而随着他的倒地,那两具活尸也都停止了攻击动作。

  “呵……”尸烆子看着黄东来的尸首,得意一笑,“这点道行也敢与本座斗法,活该!”

  噗——

  话音未落,一条胳膊便从尸烆子的后心穿入,捏住了他的心脏,再从他的前胸迅速穿出,把那颗心展示在了他的眼前。

  “斗法,不仅仅是要看道行,也是要看智力的。”这一刻,黄东来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说这句话的人,并不此时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黄东来”,而是那个绊倒了“黄东来”的“蒋霸”。

  “你……”尸烆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那鲜血淋漓的心脏,濒死之际,他的思绪反倒变得分外清明,“……还有……阵……”

  “没错。”黄东来知道他要说什么,故直接接道,“这里其实不止有两个‘阵’,还有第三个……”他顿了顿,“最大的阵是个‘能进不能出’的结界,里面套的是‘百步陷魔阵’,这两个你在陷入幻镜前都已察觉到了;但还有一个最小‘移形嫁影阵’,我并没有在你面前启用,而是等你陷入了‘毗卢愁’制造的幻镜时才发动……”

  黄东来说到这里时,尸烆子的瞳孔已经涣散了,这妖道再怎么厉害,被偷袭夺了心脏,也是活不过这几口气的时间的。

  而临死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计,并没有让他瞑目,反而让他感到更冤了。

  其实说白了,黄东来的这个“移形嫁影阵”,还不如尸烆子的那手“钉草人儿”来得高明,尸烆子的那手是可以瞬发的,且一次可以控制两具尸体,但黄东来这个阵,却得事先布置,且发动后只能控制一具尸体——当然了,这阵还多了一个能让本体和尸体在他人眼中样貌互换的障眼法效果,这个是尸烆子的法术是没有的。

  解决了这妖道,那诈尸的童固和黄仲没了道力的支撑,自然也就倒下了。

  为了保险起见,黄东来当时就焚了几张黄纸,又念咒一番,以道门真火快速烧尽了尸烆子和其手下几名堂主的尸身,看着这几位的尸体都化为灰烬随风散去,黄东来才放心地奔向了集市口的方向,准备去看看孙亦谐和姜暮蝉那边的情况。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