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闻峰丧胆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二十章 闻峰丧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章 闻峰丧胆

  孙亦谐和黄东来也不是第一天走江湖了,被几个基本不懂武功的乌合之众跟踪,他们还是能发现的。

  所以,两人一进城,就奔着那人流较少的岔路上拐。

  那三名在后方盯梢的火莲教徒呢,也都是一般的喽啰,没啥智力,真就傻呵呵的跟着孙黄二人往那无人的小巷子里钻。

  结果,他们还没跟出三条胡同,就在一个转角处……遭重了。

  那一刻,走在最前面的那名火莲教徒刚从拐角探出了头去,便见一团白色的粉末扑面而来。

  两眼一黑的瞬间,他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抬手捂住了眼,而他的手刚一抬起来,其胸口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窝心踹。

  列位要是打过架就会知道,当你的胸腹部突然受到沉重的钝击时,会有那么几秒钟人是“闷”的,那段时间你根本发不出声音,甚至也不能呼吸,得缓一缓才能恢复。

  因此,这第一名火莲教徒被踹了以后,也没出声儿,整个人就是蜷着身子、黑着眼,便向后倒了下去。

  跟在他身后的第二名火莲教徒呢,见前面那位突然倒退着撞过来,自是拿手去一挡,并往侧面踉跄了一步。

  也就是在这个当口,手上还沾着石灰粉末子的孙亦谐已从拐角处冲了出来,飞身而起,便给那第二名火莲教徒来了个凌空的剪刀脚。

  这一招,右脚过对方左颈,左脚进对方右肋,两腿一剪的同时,双手便顺势攫住对方的右胳膊一拧——折臂夺刀,放倒在地,加一个木村锁……一气呵成。

  说起这凌空剪刀脚啊,咱就不得不提……前苏联著名特工娜塔莎·罗曼诺夫,也是一位使用飞身凌空剪刀脚接锁技的高手。

  那么她的剪刀脚和孙哥这招有什么区别呢?

  其实主要就是在“剪”的位置上:由于女性的体重一般比男性要轻,所以娜塔莎的剪刀脚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用双腿去夹对手的颈部,再加上飞身而起的冲力和一些回旋的力道才能把人放倒;若遇到那种体型非常健硕,实在拖不倒的敌人时,她这招就会变式为骑在对方脖子上施展的三角绞。

  相比之下,孙亦谐这招的难度就低一些了,因为他的体重足够,并不需要两脚都夹到脖子,也不用自身带什么回旋,只要一脚夹脖子一脚夹肋下便可以把人拖倒在地,而下地之后呢,他这个动作的后招变化选择也更多。

  “啊——”那第二名火莲教徒的惨叫倒是发出来了。

  孙亦谐并不打算和对方多做缠斗,所以倒地的刹那,他已很利索地直接把对方的胳膊给弄折。

  同一时刻,黄东来也早已用轻功飞身过墙,从那拐角的上方越过,来到了那第三名火莲教徒的后方,轻松一个肘击就把对方给打晕过去。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打死或者打瘫痪了,这种薛定谔的肘击……谁知道呢。

  就这样,五秒不到,三名来盯梢的火莲教徒就全都丧失了战斗和逃跑的能力,倒了一地。

  “都别叫唤啊,敢叫唤就弄死你们,明白吗?”孙亦谐向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故这时,他那鱼市场斗殴的口风儿很自然地就冒出来了。

  而瘫在地上、意识尚存的两名火莲教徒,这会儿心里都在琢磨着:“这词儿有点儿熟啊?这不是平日里欺男霸女的我们常用的台词吗?今天怎么落到咱自己身上来了?”

  想归想啊,这帮地痞出身的货自然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所以身体还是很老实的。

  “是是,只要爷爷们不动手,怎么都好。”那俩火莲教的孙子当时就开始跪地求饶。

  “好~”黄东来俯视着他们,“那我们现在问你们点儿事儿,你们最好如实回答,否则……”

  “否则黄哥就把你们全都抓去沉粪坑。”孙亦谐顺势就接过话头,说出了黄东来自己压根儿没想说的半句话。

  …………

  另一边,青莲堂。

  彭二和那三个盯梢的喽啰是同时出发的,所以此刻他也已经风风火火地赶回了青莲堂。

  “彭二拜见堂主!”彭二进得堂来,快步行到了堂主陈祖的面前,单膝跪地拜倒。

  陈祖和他也挺熟了,没多话,即刻接道:“起来吧,你说有要事禀告,什么事儿?”

  彭二得令,起身抬头,他刚要开口,却发现了一张笑脸:“诶?这位是……”说着,他的视线便投向了陈祖身旁的笑无疾。

  按说,那个位置,是属于堂里的第二席的,但现在那儿站的却是一张生面孔。

  其实呢,如果笑无疾的脸不是那么“有特色”,可能彭二一时半会儿还真注意不到他,因为笑无疾这会儿已然是换上了火莲教的“圣服”,和其他的席官一样列于堂主的两侧;方才彭二刚进来的时候,只是朝上扫了眼,便没瞧出来,但眼下彭二抬起头长时间地看向堂主,其余光便不可避免地瞥见了笑无疾的那张脸,这才有此一问。

  “哦……这位是本堂新的二席,笑无疾。”陈祖回道,“都是自己人,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诶?”彭二愣了一下,“那原来的……”他这半句话,是脱口而出的。

  但陈祖还没等他的话到一半儿,就打断道:“不该问的就别多问。”

  彭二闻言,表情变了两番儿,很快明白过来了:“呃……是。”应完这声,他立马就把话题又领了回去,“对了,属下过来是要禀报,东门那儿刚才出事儿了。”

  “嗯?”经他一提醒,陈祖便想起来,彭二今天是负责在城门口设卡来着,“难道你发现了大仙想要捉拿的那个贼人?”

  “那倒不是……”由于双谐的年纪相貌和通缉令上的人相差甚远,所以彭二也不能愣说他们就是,但这彭二说瞎话儿的能耐也一点儿不含糊,“不过,依属下所见,那二人武功高强,气焰嚣张,对我教极为不敬,甚至都不把鲁王府放在眼里……就算他们不是那贼人,也与那贼人有着莫大的干系。”

  您还别觉得他这话是纯胡说,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首先,跟他比,双谐的确是“武功高强”;而那“气焰嚣张”呢,也是事实;至于“对火莲教极为不敬”嘛,也没错儿,他彭二身为青莲堂第五席,双谐压根儿没把他当个人,那显然就是看不起火莲教啊……看不起火莲教,不就约等于看不起鲁王府吗?

  当然,要说双谐和那姜暮蝉有什么关系,那就是扯淡了。

  但彭二肯定是得照着这个方向说,要不然他怎么让堂主为自己出头呢?

  “什么?”陈祖一听,还真有点紧张了起来,“你快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此言一出,彭二可来劲儿了,他马上就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把此前他在城门口和双谐的冲突讲了一遍;而为了凸显自己不那么窝囊,他只能把孙亦谐吹得是天上有地上无,一身武功好似金刚不坏水火不侵,唬得堂上众人一愣一愣的。

  好在陈祖还算有点脑子,他也知道手下这班人靠不住,尤其是这第五席的彭二,此人是油嘴滑舌、欺软怕硬、欺上瞒下、臭不要脸……从这厮嘴里出来的话,能信个三分便算不错了。

  “嗯……”听完了彭二的叙述后,陈祖沉吟了一声,接道,“彭二,你小子是不是傻啊?”他这就骂上了。

  那彭二也是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傻了啊?

  陈祖紧跟着就给了他一个答案:“如果这二人的武功真像你说得那么厉害,那你让那几个功夫连你都不如的弟兄去盯他们,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这……”彭二无言以对,他也是才意识到这点。

  但这会儿他不太好接话了,因为接话就意味着,他要么得承认自己蠢,要么得承认自己把孙亦谐的武功吹得太过了,是在骗人。

  就在他尴尬之际,忽然,堂外又传来通报。

  “报!有三位四莲弟子在外求见,说是彭五席的手下,有紧急之事回报!”

  彭二一听,喜出望外,心中暗道:“好啊,一定是盯梢那几个回来了,这救场救得可太及时了。”

  而陈祖呢,只是看了彭二一眼,便猜到了后者的心思。

  想想都是自己人,继续拆对方台也没啥意思,于是,陈祖也装了个糊涂,不再去追问彭二,而是顺势冲那通报的喽啰道:“让他们进来吧。”

  言毕,不多时,只见三个光着膀子、剩一条底裤的男人,各自披了块破布,便进得堂来。

  堂上众人一看,脸色皆变。

  笑无疾更是哈哈大笑,毫不收敛。

  “混账!”陈祖看着那三人,“当我这青莲堂是澡堂子吗?成何体统!”他随即就视线一转,瞪向彭二,“彭二!你是怎么管教手下的?”

  “堂主恕罪!属下不知啊!”彭二抱拳致歉后,马上也转身过去,抬脚就去踹了其中一名喽啰,“你们三个干嘛呢?大冷天的光着腚乱转?这么怕热知会一声,老子帮你们把皮给扒咯!”

  “不是……彭哥你听我们说啊……”

  “我们的衣裳裤子全都给那两人扒了去,刀也没了……我们也没办法啊,没穿教里的圣服,老百姓根本不怕咱们,咱是想抢件衣服都抢不着啊……只能在地上捡了几块破布稍微遮一下,一路跑回来。”

  “废物……丢人现眼的废物!”就连彭二都看不下去,忍不住要狠骂这几个货。

  “行了行了,先说事儿吧……”看到彭二气急败坏的样子,陈祖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他出言叫停了彭二,又冲那三人道,“你们被那两人扒光之前,有查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吗?”

  那三位面面相觑,心说:对方的消息我们倒是没探到,但我们这边的情况基本已被他们摸清了。

  但这话,他们可不敢实说。

  “呃……我们只知,那二人卑鄙无耻,品性下作,竟然用石灰粉来偷袭我们……”

  “偷袭完了还不算!还抢走我们身上所有财物和衣服……简直不是人呐!赌场都给留条裤子!”

  “出手那叫一个黑啊……整的招儿我见都没见过,一个照面就把我胳膊给折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与其说是汇报,不如说是诉苦。

  陈祖算是听出来了,这仨确实都是废物,而派他们去盯梢的彭二也是个蠢货,今儿那两人要是真的够“黒”,恐怕他们仨根本没命回来。

  “都给我住口!”终于,片刻后,陈祖的耐心到了极限,他暴喝一声,吓得那三人皆是一缩脖子,噤若寒蝉。

  “唉……”低低叹了口气后,陈祖又道,“那两人长什么样,什么口音,你们总能说出来吧?”

  三个喽啰想了想,分别答道:

  “呃……一个小眼睛,好似四条眉毛。”

  “一个浓眉大眼,比另一个矮些,脖子很短。”

  “一个是江南一带的口音。”

  “一个带点儿川音。”

  他们说到这儿,笑无疾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慢着!”下一秒,笑无疾便插嘴问道,“你们刚才说,他们撒石灰粉了?”

  “对啊,撒了。”其中一个喽啰回道。

  笑无疾又问:“那他们有没有用毒或暗器之类的东西?”

  “那倒没有。”那喽啰回道,“不过有说要把我们沉到粪坑来着……”

  笑无疾越听越觉得不妙,他再道:“矮个儿的那个,是不是一身道士打扮?”

  “是啊。”

  “小眼睛那个,是不是一激动起来嗓音就跟太监似的?”

  “没错啊,怎么?你认识他们?”

  陈祖这时也好奇了,他也转头问笑无疾:“笑二席,你认识那二人?”

  “哈!哈哈哈!”笑无疾当即干笑四声,紧接着,他就冲那陈祖一拱手,“抱歉了,堂主,在下考虑了一下,觉得火莲教还是不太适合我,而且我突然想起自己有事要办,不日便要离开济宁,告辞!”

  说罢,他居然一抬脚就要往外走。

  陈祖震惊之下,都快忘了发火了,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愤然起身,冲着笑无疾的背影大喝道:“站住!”

  他的下一句台词,想必各位看官猜都能猜出来:“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