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求医妙手仙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九章 求医妙手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章 求医妙手仙

  左定坤自报家门后突然就这么一拜,无疑让双谐为之一惊。

  黄东来赶紧上前一步,搀了对方一把,并言道:“左大哥快快请起,咱们这是初次见面,我等怎能受你如此大礼?”

  “受得!当然受得!”左定坤的情绪还是有点激动,“当初若非二位少侠出手相助,我那三弟谢润怕是早已命丧浉河之上……我与三弟情同手足、同生共死,三弟的救命恩人,便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一拜是理所应当!”

  经他这么一说,孙黄二人很快也反应过来了……

  大约一年前,他们的确是曾与那一永镖局的第三把交椅“石中虎”谢润有过一面之缘,那时要不是有渺音子赶来救场,恐怕他们仨都已死在那兰若寺中了。

  “哦,原来是这个事儿。”两秒后,孙亦谐接过了话头,说道,“左大哥你这就太客气了,当日谢大哥与我们是共同退敌,谈不上谁救了谁,所以这‘救命之恩’,我们有点担不起啊……”

  “孙少侠不必过谦,那日的事三弟都跟我一五一十地说过,若不是有二位少侠和那位渺音子前辈出手,我那三弟哪还有命?”左定坤讲到这里,好似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接道,“唉……只可惜,如今他已无法亲自再来谢过二位。”

  这左定坤是个粗人,心里藏不住事儿,任谁都能看出他这话里还有话。

  因此,孙亦谐也不跟他拐弯抹角,顺势就问道:“左大哥这是何意?莫非谢大哥他出什么事了?”

  “唉……”左定坤闻言,又是一声苦叹,随即便道,“这说来就话长了……总之,我三弟如今已是命若游丝,恐不久于人世……”说着,他又抬眼看向了亭中坐着的那位妇人,声嘶道,“前辈,您就发发善心,再去看看他吧!”

  他话音落时,孙亦谐和黄东来也双双朝那妇人和少女看去。

  此时那妇人仍是神情冷淡,默然不语,倒是那少女用有些嗔怒的语气应道:“你这人怎么就说不听呢?师父她昨天就说了,你那三弟已没救了,你却仍要缠着我们苦苦相逼,我们走到哪儿你就跪到哪儿……好歹也是几尺高的汉子,你这样就不嫌丢人吗?”

  她这几句,确是实话。

  昨儿个下午左定坤就跑她俩住的客栈大门口跪着了,搞得人家客栈连生意都没法儿做;今儿个呢……她俩离了客栈想去吃个饭,左定坤也跟着去,虽然他不敢僭越上前,但他往人家店家门口一跪,她俩还能吃得太平?没办法,只能打包,来这郊外的凉亭喝一杯呗。

  “这位前辈,尚未请教?”黄东来这时也算找到了机会,趁势问了这个他刚才就想问的问题。

  此言一出,那少女便冷笑一声,带着几分傲气回道:“哼,你这小子,亏你还是什么黄门少主,‘妙手仙子’在你面前都不认得,真是有眼不识……”

  她这话未说完,妇人便用有些严厉的语气打断道:“馨儿,不得无礼。”

  尽管这位妙手仙子制止了徒弟继续往下说,但她这名号一出,黄东来自然已知晓她是谁了。

  这二十年来,江湖上总共有三位被称为神医的人物:其一,是“医圣”卿非云;其二,是“邪医”岳欺诚;其三,便是眼前这位“妙手仙子”扈宁儿。

  卿非云这人,一向是行踪飘忽,最近十年里已极少再有关于他的确切消息,几乎是“生死未卜”的状态;有人说他被秘密召进了宫去,被皇帝软禁了起来,也有人说他闭关钻研医术,早已死于密室之中,还有人说人间的医术已没有他不会的,所以他上山求道去了……反正都是坊间传闻,皆无确证。

  那岳欺诚呢,倒是好找,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庄园里待着。

  但……这个家伙,以性情古怪著称,他救人时除了要收巨额的诊费外,还喜欢去“考验人性”,试试别人“为了活命愿意付出什么”。

  比如有个帅哥找他来医病,他就可能会开出“我可以救你,但要毁你容,让你下半辈子做个丑八怪”这样的条件;有那恩爱的夫妻来找他呢,他就会问得病的那一个,“我救你可以,但你一辈子不能见你丈夫/夫人,你愿不愿意?”

  不少人到了岳欺诚那儿,命虽是保住了,但这人的后半辈子也废了……

  而最后这第三位神医扈宁儿,相对前两位来说倒是正常不少。

  她的父亲,乃是当年赫赫有名的“飞天毒王”扈扬;十七岁那年,扈宁儿便已将父亲的轻功和毒术尽数学会,甚至青出于蓝,再加上她本身又是一等一的美人,所以一出江湖便名动一时,人称“妙手仙子”。

  然而,在她二十岁那年,父亲扈扬忽然因病去世,让她顿感人生无常;同年,扈宁儿淡出江湖,归家守孝,并开始研习医道。

  医毒二道,本就有许多相通之处,扈宁儿又聪明过人,所以其医术精进得极快。

  转眼又是十余年过去,“妙手仙子”这个名号的意义,渐已从使毒的高手,变为了救人的神医。

  扈宁儿这人呢,待人时虽有些冷淡,但绝对比卿非云和岳欺诚靠谱多了,她答应了要医你,便会全力医治,虽说她要的价也不低,但并没有那么多别的破事儿。

  这年立冬前后,扈宁儿带着她的小徒馨儿一同来到这安丘地界,只为在这季节来此喝点儿地道的景芝高粱,再尝两口芝泮烧肉。

  却没想到,她才刚到了没几天,那一永镖局的左定坤左二爷便寻上门来,三跪九叩地求她救救自己的三弟谢润。

  扈宁儿心说,这一永镖局也是武林正道,名声不差,银子也不缺,那这差事她姑且就接了呗。

  于是,昨日一早,她便带着徒儿来到了一永镖局的人马所下榻的客栈,去查看那谢润的病情。结果,她来到谢润的病榻边一看……不消片刻就退出房来,撂下一句“这人没得治”,便扬长而去。

  这左定坤岂能接受?

  要知道,自打那谢润于十天前突然病倒后,这一永镖局上下请了无数大夫来看,全都说治不好,甚至连他得了什么病都没个确切的说法;就在这当口,刚好让有人打探到了扈宁儿出现在安丘的消息,而一永镖局的总局离安丘刚好也不远,因此他们这几天是连夜兼程,趟风冒雨地把谢三爷给抬了来。

  眼下要是连扈宁儿也救不了谢润,那谢润可就真只有等死了。

  故也难怪左定坤这堂堂的一永镖局副局主会来人前这样跪着,因为扈宁儿的确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为了兄弟的命,牺牲点尊严他也无所谓。

  “原来是扈前辈,失敬失敬!”两秒后,黄东来赶紧上前一步冲对方深施一礼。

  孙亦谐虽不认识对方,但也见风使舵,作揖道:“久仰久仰。”

  “黄少侠,孙少侠。”扈宁儿身为长辈,按说也不用太客气,不过此时她还是冲双谐抱拳拱手,再道,“我这点虚名,不足挂齿……我也明白,左二爷有情有义,他做这些都是为了兄弟……”她说到这儿,又看向了亭外的左定坤,“但我昨天已说了,谢三爷的情况,真的没得治,并不是我有意为难你,而是我无能为力。”

  “仙子,我也明白我有些强人所难……”左定坤低头道,“但左某真的不知道还能去求谁了……你……你好歹告诉我,我那三弟得的是什么病,为什么治不了,也好让我死心。”

  “这事我也说过了,我并没有瞒你,我确实是不知道。”扈宁儿道。

  “就是!师父和你们又无冤无仇,干嘛要骗你!”馨儿也在旁气恼地接道,好似她师父受了这冤枉,她比师父本人还委屈。

  “就当我求您,再去看一次吧!”但左定坤还是不放弃,说话间,他又把头给磕下了,“哪怕是我三弟的命当如此,也请扈前辈施些手段,让他能走得好受些!求您了!”

  要说这左二爷,确是极重情义,他这辈子,除了结拜的时候和兄弟一起跪过,就只跪过天地神佛和父母,见了官他都不愿跪,更别说磕头了;但这两天,为了兄弟,他可是膝盖都快跪碎了,更不要说之前在街上受到路人嘲笑的那些屈辱。

  扈宁儿见对方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也只能轻叹一声,缓缓起身:“那好吧。”

  她说罢,便冲馨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收拾收拾桌上的东西,准备支伞。

  接着,她又冲那左定坤道:“左二爷,快请起吧,看你这么跪着,我们也都不好受。”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左定坤也是人,再怎么练过,跪那么久腿也早就没知觉了,所以他一时半会儿还真起不来。

  好在孙亦谐眼力劲儿足够,当即就上前搀了他一把。

  “左大哥,我们兄弟二人也去看看吧。”孙亦谐道。

  “是啊,我们也想再见见谢大哥。”黄东来也道。

  “谢二位。”左定坤很想抱拳谢过,只是他那两只手忙着扶住自己的腿,实在是没空,故只能颔首而言。

  长话短说,此地离城并不远,五人走出凉亭时,雨刚好也小了些,所以半个时辰不到,他们便已来到了城中。

  谢润所在的客栈,上下都已被一永镖局的人马给包了,他们五人一进门,就有几名趟子手快步迎上前来,向左定坤毕恭毕敬地施礼。

  左二爷简单地跟手下们介绍了孙亦谐和黄东来,随后便带着几人走向了一楼的一个房间。

  “诸位请。”左定坤既是主人,自要立于门旁,待那四位客人都进屋了自己最后再跟进去。

  可当孙黄二人来到门口之时,黄东来却是忽然顿住了脚步。

  但见他立于房前,眉头紧锁,盯着那棉布制的门帘,好似能透过这帘儿看到什么东西似的……

  “不对头。”盯了几秒后,黄东来忽然念道。

  “嗯?”孙亦谐多鸡贼啊,他一看黄东来不走了,自然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先进去,“怎么了?”

  “这屋里有‘脏东西’。”黄东来神色凝重,且颇有把握地回道。

  “什嘛?”这话孙亦谐一听就懂啊,所以他当时就怪叫一声,往走廊里连退了三步。

  跟在他们后边儿的扈宁儿和馨儿都看愣了,心说这俩小子又是在唱哪一出啊?

  那左定坤也是听不明白,他误会成黄东来说这房间不干净了:“黄贤弟,是房间里有什么味儿吗?”

  “不是那个意思。”黄东来说着,当即就从随身的行囊里掏出了一面小铜镜,然后再向那房门走去,“你们随我进来就明白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