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命悬一点香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五十九章 命悬一点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九章 命悬一点香

  事不宜迟,准备停当后,黄东来就盘腿在那阵中坐定,闭起双眼,开始掐诀念咒。

  阵中闭眼入定,阵外便是阴阳相转。

  待黄东来再度睁眼之时,他身处的那间米铺已然不见了踪影。

  他赶忙站起身来,朝周遭看了看,只见得一重重漫无边际的黑暗,以及一点一点绿色的、点缀在黑暗中的磷火,忽远忽近、忽暗忽明地闪动着。

  当然了,米铺虽然不见了,但黄东来所画的阵法和孙亦谐的“尸体”都还在地上,另外,他放在“法台”上的一炉、一镜、一铃此时也都出现在了阵边。

  “我靠,居然成功了?”看见这变故,黄东来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您别看他刚才那波操作十分流畅的样子,实际上他也是头一回开坛做法,这一套究竟有没有用,他也不确定,只不过是抱着死孙当活孙救的想法赌赌看而已。

  “妈的……为了兄弟老子容易吗。”既然这阵法真的生效了,黄东来也很快接受了现实,他一边骂着,一边就拿起了阵边的铜镜和三清铃。

  那铜镜,他揣在了怀里,铃铛,则系在了腰上。

  拿好这两样东西后,他又一次扫视四周,在那星星点点的绿火之中,找到了一点红色,然后便快步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此刻,黄东来身处的空间,乃是一片阴阳交界之地。

  在这个空间里游荡的魂魄,有一部分在理论上还是有“回头路”可以走的。

  比如,有些上吊或溺水后暂时闭了气的;有些得了重病,命悬一线的;还有些看似猝死,甚至已经进了棺材,但其实只是深度昏迷的……像这些游魂,若有人能在一定时间内救活他们“魄”,他们便能“回魂”。

  但是,一旦这些徘徊在生死边缘的魂魄在这个空间里被鬼差抓住,送进了鬼门关,那就会从“魂”正式变成“鬼”,那时,就再无还阳的可能了。

  所以民间传说对这地方的形容就是——脚下坟头土,头顶香灰云,一入阴兵手,永赴鬼门关。

  那么孙亦谐又是什么情况呢?

  他其实要比别的游魂强多了,因为有“守魄”在他肉身附近帮他把七魄定住不散,所以他的肉身在离魂之后也并未失掉“精神”,换言之就是“命”还在……只要他的魂能找到路回去,便可直接还阳。

  眼下,黄东来做法到此,就是为了追回孙哥的魂,只要他在那三炷香烧完前能把孙哥的游魂带回阵法旁,让他“躺回”自己的身体里去,孙哥就能起死回生。

  叮铃——叮铃——叮铃——

  随着黄东来的跑动,他腰间的三清铃也跟着响了起来。

  此物乃道家法器,驱神驱鬼都用得到,其铃声在人听来清灵悦耳,但在妖魔邪祟听来却是震魂慑魄、惊心丧胆。

  可能有人要问了,黄哥带着这玩意儿,不就把孙哥的魂也给驱走了吗?那还怎么找他啊?

  列位,这我就得说明一下了。

  首先,道家的法器、法术等可以“驱神驱鬼”这个说法里,那两个“驱”字,其实并不是“驱赶”的意思,而是“驱使”的意思。

  只不过在很多时候,人们请道士对付鬼怪都是以“驱赶”为目的,所以逐渐就被当成是“驱赶”的驱了;但实际上呢,“驱使”里边儿就包括了“驱赶”,且还有其他更多的选择。

  其次,咱们上文刚说过,魂魄要过了鬼门关才是鬼,所以孙哥现在还不是“鬼”呢,他只是“游魂”,游魂依然是人的魂,所以三清铃的响声对他是不会有什么负面效果的。

  看到这儿肯定又要有人问了,既然这铃对游魂无效,那黄东来干嘛又要带着呢?

  很简单,因为这地儿……可不止有游魂。

  那些阴兵鬼差也不是吃素的,你在这儿瞎逛要是撞上俩,被他们拿铁链锁了押走,你跟谁说理去?

  但你身上若有这铃在,鬼差们听到了铃声就会明白,这是有修道之人来冥土借道,能行个方便就行个方便。

  另外,除了游魂和鬼差,这里至少还有另外一种东西……

  …………

  “我去……怎么追了这么半天感觉距离没缩短啊……”黄东来也不知追了多久,他只是追着视线中那唯一的一点红光一路跑着,可这个空间诡异的距离感让他难以判断到底还要多久才能追上对方。

  “再下去我该不会也挂在这里了吧?”随着时间推移,黄东来的心里也是越来越虚。

  当初在山上跟渺音子学这些术法的时候,渺音子就跟他说过——“妖易斗、鬼难缠。”

  妖再怎么厉害也是阳间之物,你跟它斗,便也只跟它一个斗;但鬼不一样,鬼再弱小,也是阴间的东西,你跟鬼打交道的时候,不止要对付它本身,还要跟天地间的阴阳法则对抗。

  更不用说,“鬼”曾经也是人……再狡猾的妖,也不及人的险恶,再狠毒的妖,也不及人的残忍。

  此时黄东来施这跨越阴阳之术,冥土追魂,乃是行逆天行事,自然伴有相应的风险。

  说得再直白些:待那三炷香烧完了,要是他也没能赶回去,那他怕是要跟孙哥一样变成此地的游魂了。

  就在黄东来思考着要不要扔下这个姓孙的狗逼,自己撤了算了的时候,突然……

  “嘿,你怎么在这儿?”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黄东来一听就听出这是孙亦谐的嗓音,他当即转头,却见孙亦谐已站在了自己侧面两米开外:“靠!可找着你了!”

  “找着我?”孙亦谐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刚才不还在一起喝酒吗,然后……然后……诶?”他说着说着,好像就想不起来后边儿的事了,“奇怪了……我怎么想不起我是怎么来这儿的了。”

  “嗨!丢了魂儿是这样的。”黄东来道,“别问了,你先跟我走,路上我慢慢跟你解释。”

  “哦哦,好。”孙亦谐点了点头,当时就跟了上来。

  找到了孙哥,黄东来也松了口气,往回跑的时候,他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哼,这次你可欠了我个大人情啊,这可不是一两顿鸡公煲的问题了。”

  “呵,好说,你想吃什么都行,我请便是。”孙亦谐回道。

  他这句话话音刚落,黄东来的脚步就慢了下来。

  紧跟着,黄东来的脸色也变了。

  “你是谁?”一息过后,黄东来顿住脚步,猛然转身,一脸戒备地问道。

  那“孙亦谐”被这么一问,愣了一下,但随即就堆笑道:“黄兄,你怎么了?是我啊,孙亦谐啊。”

  “谁告诉你我姓黄的,又是谁告诉你孙哥的名字的?”黄东来冷冷道。

  “你在说什么呀?”那“孙亦谐”脸上的笑容已变得有些僵硬,“我就是我啊,你别疑神疑鬼的,再这么耽搁下去……”

  “你好像很清楚我‘耽搁不起’啊。”黄东来打断了对方,“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时间有限’之类的话吧?”

  “黄兄,我……”那人似乎还没有放弃希望,打算继续演下去。

  但黄东来没有给他机会,当时就从怀中摸出了铜镜,冲着对方的脸就是这么一照。

  “啊——”

  一声怪啸之中,那假孙亦谐当即被照出了原形,化为一个面目模糊、身形伛偻的人形怪物,爬窜着便逃走了。

  那这是个什么东西呢?

  此怪,名为“枵鬼”。

  枵鬼非鬼,而是一种存在时间已非常长的游魂,因其生性狡诈,一直没有被鬼差所抓,但也早已没了可以还阳的身体,故在这阴阳交汇之地四处游荡,渐渐变化成了一种比普通游魂要厉害的怪物。

  枵鬼和水鬼有相似之处,水鬼会拖替死鬼下水代替自己,然后自己便可去投胎转世,而枵鬼则专找那些刚死没多久游魂下手,设法抢走他们还阳的机会,以此“借尸还魂”;古时候传说,有些人大病一场或者经历生死后复苏,从此便性情大变,就是因为被枵鬼抢了身子。

  当然了,像这类封建迷信的扯淡,包括本书中已出现或还未出现的一些神魔斗法、鬼怪仙狐的描绘,各位听过看过便罢,小说戏言而已,切勿当真。

  就比如说枵鬼这段吧,你们以为是从古书典籍或者民间传说里来的吗?其实是我坐在马桶上花了十分钟编的。

  什么?您觉得上当了?那你不妨想想,那些讲神怪奇志的古代典籍和民间传说,不也就是古代人编的嘛,再过百八十年我也是古代人了,这不就一样了吗。

  言归正传……

  黄东来识破那个枵鬼倒是没有花很多时间,毕竟这种见面后一句脏话都没说、一个杠都没抬、爽快地承认自己欠别人东西并表示会还、而且不叫他“色”而称“黄兄”的家伙,要识破起来也不难。

  再说了,冷静下来想想,在很明确地知道孙哥的魂火被“守魄”所标记,远看时是红色的前提下,黄东来从一开始就不该上那个当;主要也是因为时间紧迫,他太着急了,否则应该先试探一番再回头的。

  无论如何吧,黄东来这会儿也只能重新往那红光处去,并再次加快了脚步。

  却没想到……这回他很快就来到了目标的附近。

  原来,刚刚他遇到枵鬼的那个地方,已经离真正的孙哥所在处不远了,那个枵鬼就是抢在黄东来追上孙亦谐之前横插了一杠,要不是他,黄东来刚才再追个几十秒或许就能看见孙哥本人了。

  “妈个鸡的!放开老子!老子没有死!老子不服!”

  “放肆!到了这里还由得你撒野?我们还能拿错人不成?乖乖跟我们走!”

  “毛!同名同姓的人那么多,你们怎么知道没抓错?你们再去查一遍,我叫孙亦谐,我有个兄弟叫黄东来,人称旭东老仙,跟玉皇大帝熟得一逼,不信你们去问!”

  “问你个头!玉帝还能管你这事儿?再说了,我们哥儿俩归阎王管!”

  “那你让阎王老儿出来!我要跟他当场对质!”

  黄东来一边听着孙哥用那特色十足的嗓音跟俩鬼差扯皮,一边已来到了那三位的背后。

  在这个过程中,黄哥心中关于那个枵鬼是怎么知道“孙亦谐”和“黄东来”这两个名字的疑问也已迎刃而解……

  “行了行了,孙哥,可以了,不是说但凡来个姓孙的都可以闹地府的,你再乱说话我也帮不了你了。”黄东来走到近前时,便看清了……此时孙亦谐正被两个鬼差一左一右架在中间往前拖,而孙哥则是边骂街边奋力抵抗着。

  “嗯?”孙亦谐一听这声音,立马回头,两秒后就骂了起来,“妈个鸡的!你怎么才来?老子差点遭重了!”

  那俩鬼差见状,也回过头来,打量了黄东来一番。

  此处咱得说清楚,这两位可不是黑白无常,只是普通的鬼差而已;这世上的鬼差千千万,而七爷和八爷就俩人,一般人根本碰不上他们,除非你是那种祸国殃民的大奸大恶之人化作的恶鬼,才有可能劳烦那“十大阴帅”级的大佬来抓你。

  “哼……道士。”左手边那鬼差看了黄东来一眼后,满脸不悦地念道,“你就是这小子说的黄东来咯?”

  “正是……”黄东来还是挺客气的,“小道拜见二位上差。”

  右手边那鬼差也是冷笑一声,阴阳怪气道:“哈!小道?太客气了吧?”他顿了顿,扫了孙亦谐一眼,接道,“我怎么听说,是‘先有鸿钧后有天,旭东老仙还在前’啊?”

  “岂敢,岂敢……”黄东来品都不用品就知道这句是孙哥吓唬别人时说的,故回道,“我这个兄弟,是个文盲,不学无术,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若有什么冒犯之处,还望二位不要跟傻子一般见识。”

  下一秒,那俩鬼差还没说话,孙亦谐就先急了:“毛!老子干死你!黄旭东你个狗逼!老子好歹也是本科文凭!你连个毕业证都被卡的人,你是不是嫉妒老子有智力!”

  他情急之下,连黄东来在另一个宇宙的名字都给报了,当然因为方才提过“旭东老仙”,那俩鬼差也没在意。

  “你们看,我没说错吧。”黄东来倒是淡定,借着孙哥这段话来了个顺水推舟。

  那俩鬼差面面相觑,各自心中皆是深以为然。

  其实就算黄东来不出现,这两位也已觉得孙亦谐一直在胡言乱语、脑子不太正常了,此刻一看他对舍命来此救自己的兄弟这样说话,他们自然是更确信了。

  长话短说,帮孙哥开脱完了,黄东来便告诉那俩鬼差,这孙亦谐阳寿未尽,此番离魂乃应“死劫”。

  那两位看了看黄东来背上那把“村好剑”,明显也是看出了这玩意儿的来历,故信了他;他们解开了孙亦谐身上的镣铐,说了几句类似“你们以后要好自为之”的,便离去了。

  而黄东来呢,出于谨慎,也没忘再用铜镜照了照这个孙哥是不是真的。

  都确认完了,孙黄二人便玩儿了命似得朝着一股子“香火味儿”跑去。

  这香的气味,只有他们闻得到,因为他们肉身还在那米铺里,这也是引导他们返回的唯一方法。

  然……他们着实是耽搁了太久了。

  当两人跑回那阵法边上时,却见那香炉中的三支香已灭了两支,剩下的那支没灭,是因为这支香本身要比另外两支长了那么一点点,而就是那指甲盖儿般的一丁点儿……此刻也已快掉下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