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计收大师兄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二十二章 计收大师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二章 计收大师兄

  这天晚上的异事,在孙亦谐和云释离的一通忽悠后呢,大致上就算是混过去了;毕竟实际看见玉尾大仙的目击者总共就五个,而后来玉尾大仙究竟跟孙云二人说了什么,则只有他俩和玉尾大仙本妖知道了。

  孙府的那些下人反正也没看见啥,很好打发;而那胡秋、卢大人和卧涧大师皆是有身份的人,口风都比较紧,不会到处去串闲话,再者……这种事,他们真到处说去,也未必有人信。

  第二天,云释离就带着那“游湖遇仙图”离了孙府,此事便算告一段落。

  就这样,两个月的功夫一晃眼就过去。

  春去夏来,又是一年盛夏。

  这天,晚饭过后,孙亦谐刚好挺闲,他便决定去“西湖雅座”那儿晃一圈,算是例行巡视。

  说起这西湖雅座,近来确是日进斗金,声名远扬;不但是午市座无虚席,回头客众多,就连那只在晚上开放的“凯子包厢”也是夜夜坐满,连预定都排到一个月后了。

  毫无疑问,孙亦谐的那套经营策略非常吃得开,而平日里负责这酒楼运营的薛推也是功不可没,再加上后厨有袁方治和张二贵这俩御厨坐镇,这买卖自是想不红火都难啊。

  不过,这两个月期间也不是没有什么风波,主要就是有些从外地慕名而来的客商在感受过西湖雅座的这种“高端服务”后纷纷起了效仿的念头,甚至有不少人当场就试图重金挖角薛、袁、张三人。

  当然了,这种挖角是不可能成功的……

  倒也不是那些老板给的待遇不如孙亦谐的好,只是因为孙亦谐对薛推、袁方治和张二贵有恩——正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孙亦谐曾在这三人最困难的时候帮了他们一把,那他们自是要知恩图报。

  更关键的是,早在这酒楼开业前,孙亦谐就已经把自己从兰若寺里搞到的那本“太和公秘传食谱”当作顺水人情送给了袁张两位师傅;对厨师来说,这可是无价之宝,收了这么重的礼,这人情债肯定是干到退休也还不完了。

  “唷!少东家您来啦!”这西湖雅座的小二也都眼尖、机灵,孙亦谐还离着大门老远呢,负责在门口迎客的伙计就已经把他认出来并迎了出来。

  “啊……来看看。”孙亦谐一边应着,一边已走了进来。

  因为这会儿是晚市,只有顶上两层在营业,所以他走进这一楼大堂时周围还挺清静的。

  这,也正是孙亦谐想要营造出的氛围。

  他并不希望那些奔着楼上雅间儿来的客人一进酒楼先是看到一片乱乱哄哄的热闹景象,然后再穿过嘈杂的大堂上楼入座——当初那顾其影的“不归楼”就是如此,其用户体验并不好。

  孙亦谐是希望,当那些凯子们走进西湖雅座时,立刻就有一种走进了会员制的高档会所的感觉。

  “薛掌柜在楼上招呼客人呢,要不我把他给您请下来?”伙计明白孙亦谐过来肯定是先找薛掌柜问话,所以他根本不会问“少东家您来干嘛”这种废话,而是直接问了这句。

  “不必,你歇着吧,我自己上去寻他。”孙亦谐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跟过来,随即就上了二楼。

  您可别小看这句“歇着吧”,一般当老板的可不会在工作时间跟员工说这句话,就算说了多半也是在阴阳怪气,但孙亦谐就经常跟手底下人说这个,而且都是正经让对方休息的意思。

  “偷懒”是人的本性,撇开一些特例,绝大多数服务类和基层操作类的工作都是有偷懒的空间的,也的确有偷懒的必要;适当的偷懒不但没有害处反而能提升工作的效率,“老练”的员工大多都能找到一套不影响效率的、适合自己的偷懒方法……对于这样的员工,聪明的管理者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人家把该做的工作完成了那都是好事儿,而无能的管理者则会像周扒皮一样抓着各种鸡毛蒜皮的纪律不放,甚至连上厕所都要限制别人时间,最后反而降低了员工的工作热情和效率,或是把人给逼走。

  就拿眼下这个伙计来说吧,眼力劲儿也好,人也机灵,又会说话;这西湖雅座晚市的客人本就不多,有人进来的时候他自然会在门口毕恭毕敬的站好了迎宾,那没人的时候呢?

  你要是让那种总想着“榨干员工每一分劳动力”的老板来,肯定就会要求他在没人的时候也跟旗杆似的那么站着,只要抓到一次没站好就扣钱。这样搞法……到最后要么就是这人因为站久了影响他迎宾时的状态,要么就是人家被扣钱扣得太伤,或觉得站得太苦,拿这点钱不值,干脆就不干了。

  而孙亦谐就不同,他可是深谙人性,况且他自己就是个极懒的人,所以他绝不会犯这种错误;每次他召集手下人开会的时候都会明确表示:“只要不影响工作,你们能歇着就歇着,千万别跟我客气,客气了我也不加钱。”

  这半年来,连薛推都学会了孙亦谐这套管人的法子,用了之后直呼“少爷高深莫测,薛某过去太浅薄了”。

  言归正传……

  且说这孙亦谐噔噔噔就自个儿一路上到了顶楼。

  巧了,他刚踏上那层的走廊,还站在楼梯栏杆的边儿上呢,就遇见了薛先生。只是不知为何……后者的脸上,此刻正摆着一副挺纠结的神色。

  “嘿!薛先生,您……”孙亦谐还没来得及跟对方打上一声招呼呢。

  薛推就凑上前一步,赶紧压低了声音抢道:“嘘——少爷,借一步说话。”

  那您说他一个打工的掌柜敢“嘘”自己的少东家吗?其实也看情况,关系好的就敢;古时候有那主仆感情好得跟一家人似的,也有亲兄弟之间跟冤家仇人似的,这都分人。

  薛推和孙亦谐的关系显然就不错,孙亦谐一看薛先生这样,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儿了,所以他也不说什么,随着薛推又折返回了三楼去。

  “怎么啦?”孙亦谐随口一猜,“是不是……来了什么不好招呼的客人?”

  他的直觉还挺准。

  “不是不好招呼……”薛推回道,“招呼是挺好招呼的,人家也挺客气,对饭菜也说满意,就是……”他说到这儿,抬头往上翻了翻眼,“我怀疑他身上没带钱。”

  “什嘛!”孙亦谐听到“没带钱”这三个字时,嗓门儿一下子就提高了几十个分贝,“你给细说说,这人谁啊?怎么回事儿?”

  “他进门的时候就一个人,没带下人随从,也没报姓名,开口就说要最好的雅间儿。”薛推也是一脸难色,如实回道,“这样的主儿,咱确实也是头回遇上……倘若他是破衣烂衫、灰头土脸,或者面目可憎、贼眉鼠眼……那咱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当他是来吃霸王餐的轰出去得了;但我看那小子的穿着打扮,虽称不上阔气,却也挺像样儿的,而且他那仪表气度着实不俗,看着不像是一般老百姓、更不像是地痞流氓……这样儿的,咱也不敢得罪啊,万一人家真是达官显贵,只是穿得比较低调,一进门我就愣让别人掏兜儿给我看看有没有带银子……那多不合适啊。”

  “嗯……”孙亦谐点点头,接道,“所以你就正常接待他了呗?”

  “唉……咱打开门做生意,可不得接待他吗?”薛推回道,“我按他说的,带他进了那‘达芬奇密码’之后啊,他就把咱这儿最好的菜全给点了一遍,还要了足足一坛子好酒,到这会儿他已经入席一个多时辰了……我好几次找借口进他那屋去招呼,他也都笑脸相迎,但我套他话却是套不出来,连个姓儿都不告诉我,我这越想越不对……”说话间,薛先生的眼神儿又上翻一眼,再道,“我刚才也是前脚从他那屋里出来,后脚就遇上少爷您了,您看这事儿……”

  “行,薛先生您甭管了,这事儿你就交给我。”孙亦谐听到此处,已有七八分把握认定了那人就是来吃霸王餐的,故言道,“我进去跟他聊会儿,若他真是来白吃白喝的,我三言两语那么一说,定能识破他……到时候呢,能搞定我就自己搞定,搞不定嘛……咱去衙门喊人也好,下药放迷烟也罢,反正总有办法儿的。”

  “那……少爷您多加小心啊。”薛推道。

  “知道,你就瞧着吧。”孙亦谐说罢,回身就重新上了楼,直奔那最好的雅间儿“达芬奇密码”去了。

  笃笃——

  他也没贸然行事,而是很礼貌地先敲了门。

  “进。”门内传来的是个男人的声音,听着年纪不大,中气挺足,且已带了几分醉意。

  孙亦谐闻声便推开了门,没想到,他在门口跟屋里的那位目光一对,嘿!认识。

  那屋里这位到底是谁呢?

  此人姓唐,名维之,乃是“前”崆峒派第十九代大弟子,不过现已被逐出师门了。

  前文书中有讲到过,唐维之他曾在那汝南城的“百日擂”上跟宋项比过武,结果却被那“无影剑”赵迢迢暗算而落败;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当时在台下目睹了全过程,自然对他的面目有印象。

  “诶?怎么是你?”这边孙亦谐还没开口呢,那边唐维之也把他给认出来了,故脱口而出道了这么一句。

  “哦?”孙亦谐见对方是这反应,便不动声色,顺水推舟地试探道,“这位兄弟,你认得我?”

  “呵……”唐维之笑了笑,应道,“鼎鼎大名的‘东谐’,被人认出来也不奇怪吧?”

  孙亦谐自打回杭州之后就没怎么跟江湖道上的人打过交道了,所以他还不知道,经过这半年时间,在庶爷的运作下,“东谐西毒”早已成了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字号,很多孙黄二人此前做下的事迹也都在种种“有计划”的传言中不断被夸大、发酵……这就导致了一个很奇葩的情况,即在他俩并未踏足江湖的这半年里,他们的名声反而变得比之前更盛了。

  “哦……”孙亦谐听他这么一讲,也没立刻反应过来,不过他回忆了一下,当初唐维之刚一下台他就冲上去跟宋项叫板了,还报了自己的名字,那唐维之认得自己确实也是正常的,“那个……这位兄弟,其实我也认得你,不知你是否还记得……”

  “当然记得。”唐维之还没等孙哥说完便道,“那日我在擂台上被那‘无影剑’暗算,周围的老百姓是看不出来,但想必孙少侠是看出来了,所以你才会当场大怒,出来替我鸣不平吧?”

  这事儿就是他误会了……

  孙哥那天会跳起来大骂宋项,并不是因为唐维之被暗算这件事本身,而是因为他在附近的盘口押了十两银子赌唐维之赢,但唐维之却遭遇暗算落败了;如果那天孙哥押了宋项赢,估计他扭头就乐呵呵地走了,也不会有后来那一系列的事儿了。

  “哈哈哈……这是应该的嘛。”当然,孙亦谐是不会跟唐维之说实话的,反正这会儿黄东来不在,没人能揭穿他,所以他可以随便创造历史,“正所谓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啊……我平日里一向就是这么嫉恶如仇的。”

  “哈哈哈,好!不愧是孙亦谐。”唐维之也是笑着应道,“来,孙少侠,唐某敬你一杯。”

  “原来这位兄弟你姓唐啊?”孙亦谐一边说着,一边就随手带上了门,很自然地走到了桌边坐下。

  “哦!哈哈……你瞧我这……我也是喝多了,差点忘了……我这还没自报家门呢。”唐维之略带醉意地说着,并抬手给孙亦谐倒了杯酒,“在下唐维之,乃是崆……”他可差点儿就把“崆峒派”这仨字儿顺嘴说出来了,但话到嘴边,他的脑子还是反应了过来,只得苦笑一声,接道,“……乃是一闲人尔。”

  孙亦谐接过对方递来的酒杯,回道:“原来是唐大哥,幸会幸会。”

  “不敢不敢,唐某虚长几岁而已,比不了孙少侠你啊。”唐维之这语气中竟是带着几分悲凉,同时挽臂施礼,端起酒杯道,“来,我敬你。”

  “干。”

  “干!”

  两人轻碰酒杯,对饮一杯后,还是唐维之先开口道:“对了,孙少侠,你怎么会在这西湖雅座啊?又怎么会来敲我的门啊?”

  “嗯?”孙亦谐看对方不像是明知故问,也是疑道,“怎么?你不知道吗?这酒楼就是我开的啊。”

  “嘶——”唐维之一听这句,脸色都变了,他那是又尴尬又羞愧啊。

  他这人呢,本就没多少心机,再加上这会儿他已喝了不少酒,基本上什么情绪都直接写在脸上了。

  那他为什么会是这反应呢?

  此处书中暗表,这唐维之啊,今儿还真就是来吃霸王餐的。

  前文书提过,唐维之当初还在崆峒派时,就有一个毛病——爱赌钱;只因他一怒之下失手打死了一个上门要账的泼皮无赖,闹出了人命,这才被逐出了师门。

  那之后他就变成了江湖上的一名闲散人员,有机会呢他就逮几个落单的贼人,或是直接抢、或是送到官府,搞点银子;没那种机会呢,他干脆就要饭。

  什么“崆峒派大师兄”的面子,他早就不要了,这也是为什么在汝南城中他会为了一百两赏银而上台去跟宋项那种外行打架。

  当然了,无论唐维之再怎么落魄,他还是比那“红梅雀”要强的,因为唐维之本身也是苦出身,所以哪怕是出卖自己的尊严,他也不干欺压穷苦百姓的事儿。

  那他今天跑这儿来是怎么回事儿呢?

  原因很简单……他饿啊。

  自从上次汝南一别后,唐维之的流浪生活仍在继续,最近几天他正好就溜达到了这杭州府。

  进城时,他的身上还是有些银子的,然而……进城后他跑去赌坊里玩了半天不到,出来就分文没有了,要不是那间赌坊只能押钱不能押物,他身上这套还算不错的衣裳怕也早被他输光了。

  又赶上最近这阵儿杭州的治安好得很,唐维之在城里转悠了两天愣是一个贼都没遇见,于是他这一饿就是两天。

  今天他是实在扛不住了,他一琢磨,就是死我也不能饿死啊,我去吃个饭呗。

  刚说了,唐维之他不欺压穷苦百姓,但是他对那些有钱人可没什么好感,在他看来大多数土豪劣绅都和宋项那货差不多,尤其买卖干得越大的人心就越黑。

  于是,他就在街上跟人打听,问这杭州城里最豪华、最贵的酒楼是哪家啊?人家就告诉他了——西湖雅座呗。

  唐维之要是能听人把话说完,知道这地方是孙亦谐开的,他可能就不来了,但他没听完……

  根据他听到的那部分内容,他就想着:这种晚上只接待豪客,全是雅间儿,不带个百两纹银根本进不来的地方,绝对是黑店啊……你们挣了那么多黑心钱,我今儿吃你们一顿也没啥吧?万一是我误会了,那你们打我一顿、送我见官我也认了,至少牢里也有饭吃。

  这么拿定主意后,唐维之的霸王餐行动就开始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他吃到一半,竟遇上了孙亦谐,并得知了这西湖雅座就是孙哥的产业。

  从唐维之的角度来看,孙亦谐当初可是替他出过头的,可他非但不能报答,还打算在人家开的店里白吃白喝……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故才面露愧色,不知所措。

  “唉……孙少侠,实不相瞒,我……”唐维之想了想,还是早点把实话说了的好,继续抻着他也难受,不如说出来痛快,之后人家想怎么处置他都行,哪怕打死他他都认。

  “唐大哥你不用说了。”不料,孙哥当即就打断了他话,“今日你我在此相遇便是有缘,我这人就爱交个朋友,你这顿必须由我来请,你要跟我客气我可翻脸啊!”

  “孙少侠……这……”唐维之还是想解释,“唐某其实是来……”

  孙亦谐早就把他那点心思看穿了,根本不给对方说出来的余地:“哎!唐大哥,你来干嘛的都好,孙某现在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你看在这顿饭的面子上先听我说出来。”

  唐维之一听对方有事求自己,便又把话咽回去了,他心说:“若是我能应了他说的事儿,那也算没白吃他这顿饭了,我还是先听听吧。”

  “呃……孙少侠,但说无妨。”唐维之犹豫了一下,便应道。

  此刻,唐维之那脸上的表情实在是把自己内心的想法暴露得太明显了,他简直可以说是被孙亦谐掌控在股掌之间。

  哦,说个题外话,他赌博老是输也跟他面部表情太明显有关……蛋疼的是他自己还不知道。

  “唐大哥,你刚才说,你是一闲人对吗?”孙亦谐接着便问道。

  “啊……对。”唐维之点头回道。

  “嗯……是这样。”孙亦谐道,“我这酒楼刚开张两个月,生意倒是还不错,本地的黑白两道也都算给我面子,没人敢来闹事。不过……常言道,树大招风啊……照现在这势头下去,难保以后不会有人来我这里找麻烦;砸坏了东西我倒也不怕,就怕伤了我的人呐……所以,我一直想找个能干的帮手,帮我看护一下这‘西湖雅座’,要是遇上什么紧急的状况,也好护着点儿我这里的伙计们。”

  他说到这里,唐维之其实已经懂了,孙亦谐这是准备给他个保安队长的offer。

  唐维之是真没想到,孙哥不仅给他饭吃,连“饭碗”都要给,这事儿真要能成,那可是太好了,因为像他这种被逐出师门的弃徒,在外面是很不好混的……

  留在江湖上吧,他算是有污点的人,年纪也不小了,想再拜师很难,自立门户的话武功修为又不太够;混绿林道吧,他又有些不齿,因为绿林中人再怎么号称“劫富济贫”,实际上多多少少还是会侵害到穷苦百姓头上的,这个是唐维之的G点,他坚决不干;而让他当个普通百姓,找个类似搬砖的活儿,未免又太屈才了。

  简而言之那是高不成低不就啊……

  他这种人最理想的出路呢,其实就是跟那马棹、赵迢迢一样,找个有钱人家给人当看家护院或者教拳师傅,这样既能发挥自己的专长,待遇又不错,而且大体上也算体面……可这种岗位并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到的,这行里比他唐维之武功高的人有的是,怎么就轮得到他呀?

  眼下孙亦谐这一提,唐维之自是极为高兴。

  “我在汝南时,就觉得唐大哥你武功不俗,却是不知……”孙亦谐的话还在继续,“……你是否愿意屈尊到我这西湖雅座来,给我们薛先生当个副手……”

  “愿意!愿意!”唐维之激动得差点儿就给孙哥跪了,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全呢,他就赶紧接道,“我明天……不……现在就能开始干活儿!少爷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唐某自当效犬马之劳。”这货也是脸皮该厚的时候就厚,对孙亦谐的称呼说变就变。

  “呵……不急,咱先一块儿吃着,再聊会儿。”孙亦谐这时已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顺手就从桌上抓了个鸡腿,边吃边道,“我正想跟你打听打听呢,你方才说我是‘东谐’……这什么情况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