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过关见山门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五章 过关见山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 过关见山门

  日已落,寒风未止。

  黄东来站在与赵阿椿相遇的那棵枯树旁,举目四望,却是寻不到半分对方的踪迹。

  他也觉着奇怪:一个腿折成那样的人,能跑去哪里?莫不是被什么野兽给叼走了?

  念及此处,他便低下头,仔细观察了地面,结果发现……还真有那么一道凌乱的拖痕,朝着远处慢慢延伸开去。

  黄东来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循迹而追,走向了一个他此前从未去过的方向。

  这一走,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后知后觉时,一轮冷月已悄然游上云端。

  月光如水,漾开了山间的雾气,也照亮了那坑坑洼洼的沼地和影影绰绰的荒林。

  这风景,可谓别有一番风味,但黄东来这会儿心急火燎的,并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他呢,倒也不是太过担心赵阿椿的死活,毕竟对方只是个陌生人,为其动一点恻隐之心是正常的,但你要说非常在乎……这不合逻辑,黄哥确也没那么仁义。

  让黄东来着急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他自己也没多少体力,所以想快点儿找到对方,然后早点回那茅屋去休息。

  至于找到的人是死是活,那就看天意了——找着活的最好,把你背回去就是;万一找着的是尸体呢,黄东来也考虑过了,再怎么说我也吃了你半个饼、喝了几口水,不会让你曝尸荒野被野兽吃掉的,好歹给你收个尸,把你葬在自己的茅草屋边上,我也算尽人事了。

  他就抱着这么个想法,找啊找的,又迷路了……

  这下,黄东来的心里啊,那真是一万个草泥马呼啸而过。

  他那叫一个悔,心说:我充什么好人呢?回到枯树那儿一看人没了,我就可以撒手不管了啊,谁管你去哪儿了?谁又管你是死是活啊?当时我直接回茅草屋去躺下不就完了吗?靠!

  靠归靠,但他现在再度迷路,导致骑虎难下;若找不到活的赵阿椿,只找到具尸体,那他便也寻不到回茅草屋的路了,他的行李包袱可还在屋里呢,这不倒霉催的吗?

  于是,越迷路,黄东来越是找得焦急,就仿佛他跟赵阿椿有多深的交情似的。

  “赵阿椿——赵阿椿!”他边找边喊,那喊声听着都凄凉,主要也是他实在没啥力气了,喊都喊不响。

  终于,在这样搜索了将近一个时辰后,黄东来选择了放弃。

  这时的他,是真的一步都走不动了。

  “啊——”气得一逼的黄哥,顿时双膝跪地,仰天长啸。

  这用尽他最后一丝气力的无能狂怒,响彻云霄。

  而就在他准备把后续的半句“赵阿椿,我肏你祖宗”骂出来之际……

  忽然,黄东来的眼前金光一闪,伴随着阵阵清朗的笑声,两道人影飘然而现。

  “哈哈哈哈……好啊……好,我果然没看错人。”其中一人,黄东来也认识,正是先前在兰若寺见过的那位渺音子。

  “嗯……能为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悲怆至此,确是难得。”而那另一人,居然就是那“赵阿椿”,只不过此刻的他不再是一身樵夫的打扮,而是一袭道袍,且整个人的气度也变得与方才截然不同。

  黄东来一看到这两位,瞬间就回过味儿来了,他瞬间就明白过来,此前种种的异常,全都是对他的“考验”。

  他的心里呢,是已经在排遣这帮道士了——又喜欢玩人、手法又俗套。

  但他的脸上,却是装出了一副既天真又惊讶的表情,开口道:“啊?怎么回事啊?”

  对于他这反应,渺音子和那“赵阿椿”好像都很受用,两人脸上的笑意也更盛了。

  “东来,恭喜你。”那渺音子即刻笑着言道,“你已通过了本门的入门试炼,有资格进我玄奇宗的山门了。”说到这儿,他冲身旁那位示意了一下,“哦,对了,这位呢,也不是什么赵阿椿,他是本门的‘督管’,也是我的师叔,道号椿辰子。”

  “哦哦……”黄东来听到这名头,赶紧对这位抱拳一拜,“东来见过前辈。”

  “起来吧,不用这么客气。”椿辰子这会儿的语气,和此前扮樵夫时判若两人,一开口就是种前辈高人的风范,“咱道门,讲究的是一个随性淡然,尤其是我们玄奇宗,最不兴这套跪啊拜啊的……以后你只要有礼貌就行了,‘礼数’就不必了。”

  “行。”黄东来点头接道,“不过……前辈啊,我现在不是不想起身,是实在腿上没劲儿,起不来啊。”

  此言一出,椿辰子和渺音子又是相视一笑。

  紧接着,那椿辰子便往自己袖子里掏啊掏的,边掏边道:“你也甭叫前辈了,叫我声师叔祖,我给你样好东西当见面礼。”

  黄东来心想:只要东西到位了,别说一声,叫一百声都行啊。

  “是,师叔祖。”所以他也没怎么纠结,说叫就叫。

  椿辰子轻笑一声:“呵……脸皮还挺厚,不错。”谈笑间,他便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小瓶,递给了黄东来,“这瓶,叫‘归元露’,服用后能让你在接下来的七日之内都保持元气充沛,即便不吃不喝不睡也不会产生丝毫的疲倦。”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呢,黄东来已快速打开了瓶塞,把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这玩意儿的效果还真是立竿见影,随着一股暖意在胃中荡开,黄东来那本已经酸乏无力的身体顷刻间就充满了力量,感觉立刻去跑马拉松都可以。

  “师叔祖,这药也太厉害了吧。”黄东来说着,就站起来了,“咱门派的人是不是平时都不吃饭的,光喝这个啊?”

  “你想得倒美。”椿辰子还没回话,那渺音子便抢道,“这又不是田里的庄稼,你爱种多少就种多少;‘归元露’是要炼制的,存量也不算多,通常只有本门弟子需要闭关修炼时才可以到丹房领一些作为辅助。”

  “哦……原来是如此珍贵之物。”黄东来点点头,随即就是一记马屁迎上,“多谢师叔祖!”

  “行啦,既然能动了,就跟我们来吧。”椿辰子说着,便已转身,并冲渺音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渺音子也冲椿辰子做了个相同的动作,随后两人就肩并肩转身朝前走;黄东来也没二话,立刻就迈步跟上。

  说来也怪,方才黄东来往那个方向看,还是一片连绵的树影,但跟着这两位走啊走,不知怎么这景物就变了……晃眼间,他们已走出了树林,且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座山门。

  那山门的一侧,立着块大石碑,上刻“玄奇宗”三字。

  而那石碑的侧后方,便是一排台阶,抬眼望去,却见那石阶一路朝着山上延伸、直入云霄,根本望不到尽头。

  “东来啊。”这时,渺音子喊了黄东来一声,也不等他应声,就直接说道,“我们俩先上山了,你呢……得靠自己上来。”说到这儿,他好似是担心黄东来不明白这里还有一道考验,所以微顿半秒后,他特意补充了一句,“你要是上的来呢……就上来,万一上不来,也别勉强,下山往西北方向走,你就能走出山去了。”

  “诶?前辈,这不对吧。”黄东来一听这话里有问题啊,赶紧叫住对方,一脸疑惑地问道,“您刚才不是说……我已经通过了试炼,有资格进玄奇宗了吗?怎么还有‘上不去山’这出啊?”

  “呵……”听到这句,椿辰子抢在渺音子之前回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到这儿之前呢,我们是在考你的‘勇气’、‘毅力’和‘品性’;诚然,过了这三关的人,便有资格拜入我玄奇宗,但是,有资格入门,不代表你就有‘能力’学本门的东西……你的天资究竟如何,得等你‘走过这石阶’才能见分晓。”

  “啊?还有这种套路?”黄东来还在那里吐着槽呢,那椿辰子和渺音子便双双转身走上了石阶。

  这俩老道就好似是老电影里那种人物渐渐变淡消失的渣特效一样,缓缓消失在了黄东来的视线中。

  转眼之间,空荡荡的山门下,又只剩下了黄东来一人。

  他抬头看着那一望无际的石阶,抽动着嘴角念道:“这一幕似曾相识啊……该不会和那个“楼顶有个辣妹”的游戏一个套路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