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兵与贼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五十六章 兵与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六章 兵与贼

  嘶嘤——

  当——

  刀起,刀落。

  刀锋铮鸣。

  谁生,谁死。

  尽在一瞬。

  曲辛的武功,显然是不如冉凌的。

  事实上,这一屋子的人,没有一个人的武功能与冉凌相比。

  但……这并不意味着冉凌就真能如自己所说的那样杀光眼前之人。

  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是强的人一定会赢。

  “你……”招式被挡的冉凌,其嘴角不知为何就渗出了血来。

  他的目光,也没有落在接住他那刀的曲辛身上,而是看向了黄东来。

  “呵……”黄东来明白对方的意思,当即笑道,“怎么?喝了我斟的酒,会有什么后果,你就没个判断吗?”

  冉凌很气,但他无言以对。

  方才他以为自己喝下酒之后一段时间没事就是没事了,直到他出刀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这毒是需要“运功”来触发的。

  “冉凌,你若是乖乖束手就擒,还能暂且保住性命,可惜啊……”曲辛架着对方的刀锋,顺势言道,“……你却非要做这无畏的抵抗。”

  “废话!”冉凌怒喝道,“蛊发也是死,毒发也是死,束手就擒还是死!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呸!”他啐掉一口血,回刀转式,“既然你们要赶尽杀绝,那好,我就拉几个来陪葬!”

  话一落地,冉凌刀式再起。

  他这第二次出刀时用的刀法,和刚才很不一样。

  刚才他是要“求生”,所以有所顾忌,除了要考虑以一敌多的体力分配问题,还要注重自身的攻守平衡,且必须避开黄东来,以免不小心把这个能给他解蛊的人砍死。

  但现在……他是要“拼命”。

  于是,冷峻的快刀,顿时便成了疯杀的狂刀。

  刀锋所及之外,刀气亦现。

  虽然这样运功会加速他体内毒素的游走,让他死得更快,但在本就必死的局面下,冉凌自已不在乎这些。

  “保护百户大人!”说时迟那时快,但见那几个跟着庄力一块儿进来的锦衣卫也都大喊着拔刀冲了上来,与曲辛一同站到了最前线。

  一时间,锋影交错,刀气纵横,那五六人杀成一片,血雨纷飞。

  与此同时,黄东来和孙亦谐也是迅速展开行动,但见他们俩一个转身就双双缩到了庄力背后,然后一头一脚把那庄力像人肉盾牌一样横着抬了起来,挡在了他们和战圈之间,接着,他们就以这个姿态架住庄力往屋外逃跑,边跑还边喊:“保护百户大人!保护百户大人!”

  庄力当时就傻了,他心里也在疑惑:这确定是在保护我?

  好在前面还有几个人顶着,而且他们离门口也不远,很快就窜出了屋去,庄百户这也算全身而退了。

  而另一边,屋内的战局却是急转直下。

  拼死一战的冉凌就算是身负剧毒依然战力凶悍,转眼就将三名锦衣卫斩于刀下,那曲辛的胳膊和肋部也很快都负了伤,眼见就要不支。

  要知道,这会儿在屋里跟冉凌对打的这几名锦衣卫已经是这个卫所里武功最好的几人了,要是换了其他武功差的来,恐怕在冉凌面前两招都撑不过去。

  眼瞅着冉凌就要杀出房间……雷不忌,出手了。

  却见他两脚微分,轻跃向前,蓄劲在拳,臂不全钊——一记前跃的“崩拳”,迎着对方的刀幕就冲打而去。

  这看似鲁莽的前冲,实是抓住了一次刀幕绽起之间微小的时间差,切着刀气的缝隙钻进去的。

  面对如此犀利的突袭,冉凌倒也没有慌乱,只是冷笑,心中暗道:“哼……不愧是八荒拳圣教出来的,有点门道,可惜你这火候还差得远呢!”

  念及此处,他上身突然一个前倾侧旋,左脚金鸡独立,右腿向后朝上猛甩,收刀后踢,来了个“蝎子摆尾”。

  这一脚,不但把雷不忌的拳招破了个干干净净,还顺势踢到了后者的右肩上。

  冉凌的脚力本来就沉,再加上雷不忌自己前冲的力道,那威力就跟拳击里的“反击”一样是加倍的。

  被踢中之后不忌的身体当即就失去平衡翻飞而起,而冉凌也抓住了对方这个破绽,回身再接一式,抬刀直取雷不忌的咽喉。

  当——

  好在,这时旁边还有别人。

  关键时刻,又是曲辛出了一刀,堪堪帮雷不忌挡住了这次致命的攻击。

  可曲辛自己也有伤,勉强横跃帮别人挡完这下,让他的伤口进一步撕裂迸血,那痛疼感使得他收势的速度慢了不止一线。

  冉凌见状,自不会放过这机会,紧跟着就是一刀照着曲辛当胸劈去。

  刀声破风的刹那,曲辛明白,自己就要死了。

  他被选为卧底,是因为他没有家人,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这一刻,他脑海中浮现的不是什么和亲人的回忆,而是一段他和上线水大人曾经的对话……

  …………

  水寒衣:“你这是第几次了?地痞你也打,衙门的人你也打,就算你是蒙着面……把人打成残废了,也得有人给你收拾残局啊。你是不是疯了啊?你忘了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啊?”

  曲辛:“明明说好了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就快十年了老大!我现在都已经是幽影的第三把交椅了,再下去没准我也成老大了,老大!”

  水寒衣:“你好好说话行不行?现在锦衣卫里只有我知道你的身份,要是哪天我死了,咱俩接头的暗语我也没来得及告诉别人,那你就一辈子当幽影的人,我也不用烦了。”

  曲辛:“算了吧,我死你都不会死,你现在都位列朝中‘四大高手’了,兄弟我还跟茶铺里蹲着听人拉家常呢。”

  …………

  这走马灯闪得曲辛也是苦笑。

  想当年,他和水寒衣本是同期,他的年纪还比水寒衣要大上两三岁,两人年轻时曾在同一个卫所里待过几年,交情也算不错。

  然而,武功上的差距,让两人渐行渐远。

  水寒衣只花了几年就当上了总旗,被调去了别处,而曲辛直到三十岁那年、出去当卧底的前夕,才堪堪被提到小旗的位置上。

  若再细品的话,提拔他当小旗,没准还是因为怕他忠诚度不够,出去以后会叛变,这才临时给他晋了一级。

  曲辛也不傻,他就算第一时间想不到这一层,后来也该想到了。

  昔日的同期,私下的确还能跟你称兄道弟,但在人前,却已成了“大人”;而水大人名扬天下的时候,他曲小旗却在一个江湖组织里当二五仔。

  这种失落感,还有身在敌营的孤独感,不是任何人都能扛过去的。

  但曲辛……扛过去了。

  他和那假冉凌不同,直到今天,他心中的立场也没有动摇过。

  在曲辛的心里,他是兵,雷不忌是民,假冉凌是贼……这黑与白,他向来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眼下他帮雷不忌挡的这一刀,完全是出于职责和本能,即便那后果可能是死,他也不感到后悔,只是觉得悲哀。

  这一点,是那“冉凌”永远及不上的。

  锃——

  一息过后,冉凌的刀,顿住了。

  曲辛,还活着。

  并不是冉凌手下留情,而是有人……迫使他的刀停下了。

  这个人的武功很高。

  高到他可以肆无忌惮地闯入锦衣卫的卫所。

  高到他可以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冲入房间,杀入战局。

  高到……他可以用两根手指就“捏”住冉凌的刀锋,将后者的刀停下。

  请注意,是“捏”,不是“夹”:“夹刀”通常是用食指和中指,这个姿势发力更容易,且能用上整条前臂的力量;但“捏刀”,用的是食指和拇指,就像从碗里面拿出一颗糖果一样,这个姿势发力时只用到手指的力量。

  那一瞬,连冉凌这个将死之人都愣住了,他不禁用震惊的目光直勾勾地望着眼前的人。

  来者,是一名身材中等、皮肤黝黑的白发老翁,看面相,他至少也有六十五岁了,不过他那腰板儿还是挺得很直,眼睛里也是精气神十足。

  “多谢这位官爷……帮我儿子挡下一刀。”老者手里还捏着冉凌的刀呢,其视线却已从对方身上移开,看向了自己身后的曲辛,同时,还用很轻松的语气道,“这一刀,便算我还给你了。”

  “儿子?”曲辛一听这话,马上反应过来这是谁了,而一想到这点,他整个人都在发抖,“难道您是……

  “呵,不错。”老者笑着接道,“老夫……雷不畏。”

  嘣——

  他谈笑之间,手腕轻轻一抖,就把冉凌那刀给捏碎了。

  各位,这可是碎,不是断。

  “断”的话,这刀还有半截能用,但“碎”……是指刀刃的部分全部变成小碎块掉到地上。

  转眼间,冉凌的手上就只剩了一把刀把儿,而他的眼前,还挡着一名“绝顶级”的高手,再加上他中的毒也差不多走到心脉了,绝望之下,他拼死一搏的那股劲也散了,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弥留之际,这个假冒的冉凌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停止了呼吸。

  直到他死,也没人知道他究竟叫什么名字,更没人知道他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在想着些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