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遇袭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五十一章 遇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一章 遇袭

  这牛氏兄弟做事,还是比较讲究的。

  送走了双谐和雷不忌后,他们第一时间就去把五灵教给的定金给退了。

  汤绂呢,也无话可说,因为今天这事儿他也都看见了,确实不是牛氏兄弟不尽力,而是目标并不按照正常人的思路走,导致他安排的那场戏演不下去;再者,人家白忙活了一场,钱也是分文没拿,理儿上并不亏。

  于是,汤绂也只能带着手下们客客气气地离开了金银寨。

  另一方面,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他们仨呢,经过了今天这档子事儿,倒是因祸得福了。

  你们想啊,山贼嘛,平日里还能有啥爱好?除了吃喝嫖赌,也就爱吹个牛逼了;尤其那些当喽啰的,三口黄汤下肚,这嘴上就没个把门儿的。

  因此,不出三天,雷不忌和牛有银打成“平手”的段子就已传遍了周边各县。

  再加上广大人民群众的添油加醋和艺术加工,当这故事传出二十里地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鹰眼大战红发的那个味儿了。

  另外,伴随着这个故事,孙亦谐和黄东来在洛阳的“传说”也随之又被拿出来翻了一遍。

  即便大伙儿也不是很相信故事里那些夸张的细节,但“三位少侠从金银寨中全身而退”这个结果是毋庸置疑的。

  前文说过,金银寨在这一代的黑白两道那也算是有点地位的,因此,附近的山贼们听完这两段儿,无疑是脚都在抖啊……

  这几天,从信阳到武昌之间的这片地界,那各路的山大王们,全都给手底下的探子们下了命令——你们要是看到一个浓眉大眼、一个四条眉毛、和一个黑面环睛的人走在一起,千万别去招惹他们,也别在他们的面前抢劫别人,等他们过去了,再回来给我汇报。

  就这样……孙黄雷三人上了山贼们的“白名单”。

  原本贼寇林立的一段路,他们愣是很平安的混过去了。

  孙亦谐还因此得意呢:“看到没有,哥让你们换上破衣服还是有用的吧?除了一开始稍微遇到点意外,后面就是一马平川。”

  他哪儿知道,他们仨那三张脸的特征早就已经在附近传得妇孺皆知了,穿什么根本就无所谓。

  就这样,又行了几日,随着三人翻过了一座凤凰山(说个题外话,查地图的时候发现我国至少有二十几座山被取名叫凤凰山),他们终于是走出了这片山岭,武昌也已近在咫尺。

  这日黄昏,他们重回了大路,住进了一家官驿。

  三人还是订了个比较大的套房,一间套着一间,当中打通,这样便不用分房。

  是夜,他们也是早早睡了,因为第二天还要赶路。

  不过,在他们的隔壁,有两个人,没有睡。

  他们,一个叫莫织语,一个叫赵迢迢。

  这两位又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呢?那就得从信阳说起了……

  那天晚上,孙、黄、雷他们下榻的客栈屋顶上一共来了四个人,赵迢迢和汤绂过了几招后就撤了,而莫织语和那暗处的“第四人”也都在汤绂的恐吓下撤退,并没有做什么。

  但事后,莫织语琢磨了一下,既然那赵迢迢和自己目的相同,都是要找双谐的麻烦,那不如就去联合一下,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于是,她就开始追查赵迢迢。

  别看莫织语的武功一般,但办事的能力可不差,靠着易容术和她的智谋,才一天半的功夫,她便锁定了赵迢迢的所在。

  被对方找上门后,赵迢迢也不慌乱:其一,他和汤绂交手后受得伤并不算重,所以他不怕对方跟他动手;其二,他和汤绂一样,都知道那晚还有两个人在场,也知道其中一个就是眼前的莫织语。

  莫织语也是开门见山,表示自己和双谐有些过节,想取他们的性命来扬名立万,问赵迢迢有没有兴趣和自己联手。

  赵迢迢一听,心里差点儿没乐开了花。

  因为赵迢迢本来就是受人所托才会来做这单杀人的买卖的,他最担心的就是事后这三家的人来报仇时,除了东厂和他的雇主宋老爷之外,还会把他也算进去。

  这下可好,冒出个主动想顶缸的……

  赵迢迢想了想,假装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他还告诉莫织语:“不瞒你说,这三人此行身携巨款,我其实是受人所托来取钱的,你也别管是谁委托的我,现在我就跟你这么讲……我俩联手杀掉双谐和雷不忌后,我只要拿走我那三千两银票回去交差,他们身上剩下的其他财物全归你,我保证那些绝对不止三千两;至于杀掉他们之后的名声,也全归你,我一点都不要,就当是你单独杀的。”

  莫织语一听,心说:这条件也太好了吧?我既报了仇,又扬了名,还能得那么多钱?

  当然,她也不傻,稍微寻思一下她就有点儿回过味儿来了:“赵大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小妹我也不是刚出江湖的雏儿,你就直说……你是不是本来就不想担那杀人的名,所以听了我的话后,便把那‘杀了孙黄的名声’当顺水人情给我了?”

  “呵……莫姑娘还是机敏啊。”赵迢迢也知道否认没用,故答道,“不过,这样不也挺好吗,你我这是各取所需,不是吗?”

  “也是啊。”莫织语狡黠一笑,“本来就算没有你,我也打算自己动手的。”她顿了顿,话锋一转,“但我琢磨着啊,我这仇呢,报不报两可……可你那事儿,我看是不办不行,办了呢……又会有点难处。”

  赵迢迢听得出来,对方这是在跟自己讨价还价,但他还是面带微笑,保持从容的神态应道:“那莫姑娘你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这事儿嘛……确实可以照着赵大哥你刚才说的那样办。”莫织语回道,“只不过呢……事成之后,你算是欠了我一个人情。”

  赵迢迢又思考了片刻,应道:“好,一言为定。”

  这两位也算是一拍即合吧,自那天起,他们便联手行动了。

  两人本是跟在孙亦谐他们的后头的,可没想到出了兰若寺那么一档子事儿,由于这一天一夜的时间差,让他俩走到那三人的前面去了。

  那片儿,都是山岭之地,没有什么大路的说法,都是山路和小道,所以他们就算折返回去也很可能和三人再度错开,所他们干脆就继续往南走,一路来到了这里。

  这个驿站,是从北面来的人要进武昌的必经之地,埋伏在这儿肯定没错。

  这不,今晚,就让他们等到机会了。

  眼下,五灵教的人正好都不在,因为那一行人马跟在双谐的后面,差着一天的路程呢;也就是说,汤绂不会再出来保护那三人。

  再者,经过了金银寨那出,汤绂对于从黄东来身上套出手记的事已经不是特别期待、也不是那么有信心了,基本上已处于放弃的边缘;现在他也不过就是想跟过来看看双谐他们到武昌来究竟想干什么,如果有利可图就图,无利可图就看看情况,带点情报回去,那样也不算无功而返。

  因此,不出意外的话,等到夜深人静,客栈里没人活动了,那莫织语便可跑到廊下捅破窗户纸,把迷烟朝套房里一放,稍等片刻后,她再和赵迢迢一同冲入房去,噗噗几刀,就能将那三位少侠搞定。

  可惜,他们还是应了那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

  …………

  子时三刻,莫赵二人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准备动手。

  赵迢迢这边还是换上了夜行的衣靠并蒙了面的,但莫织语却是保持着白天时的伪装没变——她看起来像个六十岁上下,身形伛偻的老妇人。

  这一路上,莫织语和赵迢一直是扮演一对母子,在客栈里两人也都是分开订房,唯有到了这间驿站时,为了行动时方便,他们才只开了一间房。

  赵迢迢自是可以在莫织语面前换衣服,但莫织语不可能在对方面前换:一来她是女人不方便,二来可能会暴露她易容术的秘密,所以她干脆也不换了。

  谁知,赵迢迢刚换好了衣服,莫织语也是刚把迷烟和火绳塞进一根竹管,两人做完准备还没出房门呢……外边儿就出幺蛾子了。

  那黑暗中……有动静。

  人的动静。

  很多人的动静。

  赵迢迢的耳功在莫织语之上,他来到门后仔细聆听,同时给莫织语打着手势,告诉他一共有几个人。

  “一、二、三……”借着屋外投射进来的微弱月光,莫织语看着赵迢迢用手指比划,并很快就数到了十。

  这十人,也不全是在客栈内部,屋顶上也有。

  从他们站的位置判断,毫无疑问……又是奔着孙黄雷三人去的。

  那莫织语那心里话说啊:“这仨小子的仇人也太多了吧?我就寻个仇有那么难吗?”

  赵迢迢那边,也在犯嘀咕:“嗯……看这架势,这帮人八成也是来杀他们的;若真杀成了,倒是好事,这三条人命便不会算到我头上来,而从这伙杀手身上拿回三千两银子,反而要更简单些……只是……万一他们杀不成,还打草惊蛇,那就是坏了我们的事儿啊。”

  他这儿正算着账呢,忽听外边儿就是一声暴喝:“跟我杀!”

  就这声吼,差点儿没让赵迢迢吐出口血来。

  赵迢迢当即在心中暗骂:“完了,全完了……这肯定是一帮杂鱼啊,而且这带头的怕不是个弱智吧?你喊什么喊呀?直接踹开门冲去进砍不行吗?你喊这一嗓子岂不是提前暴露了自己吗?”

  现实中情况也和他预料得一样,那喊声一起啊,房中的三人也都从睡梦中惊醒了。

  吼声未尽,那十名杀手便是破门的破门,破窗的破窗,还有直接踏碎屋顶冲下来的,转眼间十人已全部涌入了那三间套房之中。

  但也就是这一转眼的功夫,雷不忌已经跳起来摆开了架势,冲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名杀手当胸就是一拳,打得那兄弟一口老血喷在了蒙面的黑布上,整个人都像是风中的擦屁股纸一般在半空回旋了一圈半,bia唧就趴地上了。

  黄东来和孙亦谐的反应比雷不忌慢一线,但也都及时做出了应对,他们一个甩出暗器,一个则像是变戏法儿般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三叉戟来一扫,也是瞬间就干掉了两名杀手。

  不过,形势对他们来说依然有点不利,毕竟这室内狭窄、无处可逃,他们被七名手持兵刃的蒙面杀手包围着,对方夹攻过来他们可不好应付。

  与此同时,在一墙之隔的地方,赵迢迢和莫织语也都在密切关注着这边的动向,时机合适的话,他们也打算随时出手,来个黄雀在后。

  乓乓乓——

  果然,那些杀手也知道充分利用人数和地形优势,下一秒便有三把刀齐刷刷劈向了孙亦谐。

  孙亦谐持戟一架,虽是挡住了那兵刃的锋锐,但凭他可无法同时顶住三个人的力道,格挡后两秒不到他就被刀力压得单膝跪地。

  一名杀手见状冷笑,当即接了一式横刀探扫,想取孙亦谐的项上人头。

  好在黄东来及时发现,一掌扛住正在攻击自己的那人,另一手翻腕一抖,打出一枚暗器,袭向了那名正在攻击孙亦谐的杀手。

  黄东来的暗器功夫确实不错,在这只能靠月光辨物的环境中,他的暗器依然精准地击中了那名杀手正在挥舞的刀面,偏折了后者的刀路,让那刀锋擦着孙哥的头发过去了。

  而雷不忌呢,此时则在两名杀手的夹攻之下应接不暇,也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

  别看方才他们三人各自秒杀了一名杀手,但其实那是他们靠着提前听到的吼声反抢先机,打了对方一个立足未稳,眼下真打起来,这些杀手也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些人说是“杂鱼”,但武功也不是那种一触即溃的水准,尤其他们中的那个带头的,其功力颇高,招式也非等闲。

  此刻,就是这个带头的和另一人在夹击着雷不忌,而在这种二对一的情况下,雷不忌其实是落了下风的。

  就在三位少侠渐渐被逼入危机中时,突然,异变又生!

  啪——哗啦啦——

  木碎声起,刀芒抖现。

  但见一人,竟从楼下的房间破“地”而出,还未站定,其腰间佩刀已弹鞘一扫。

  那一记回旋,在清冷的月光下留下一道光弧,瞬间便割开了围攻孙亦谐的那三名杀手的后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