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铜宸道君_盖世双谐
太阳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四十一章 铜宸道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一章 铜宸道君

  那么这兰若寺的“主人”,究竟是哪路牛鬼蛇神呢?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角色,一妖道尔。

  这货,本是昆仑仙山脚下一个小道观中供着的一尊灵宝天尊像,因受了几百年的香火,他就成精了。

  可能有人会奇怪,佛像都能成精的吗?

  按说呢……是不能的,因为无论是道像佛像,都算是代替本尊受人香火的分身,不会自生灵识。

  但这一尊灵宝天尊像,有点问题——材料有“异”。

  一般来说,打造佛像的材料以铜为主,因为铜不易腐蚀,颜色看起来也尊贵,铸成后外观比较接近于神佛所谓的“金身”。

  当然了,黄金……也符合上述的条件,而且更好,但问题是黄金太贵了,像那种大的佛像,能在表面镀一层金已是成本不菲,若整尊都用黄金打造,即便是皇家都未必舍得。

  同理,银铸的佛像也几乎不存在,况且,银不但贵,还很容易腐蚀变色。

  铁铸的佛像倒是有,但其表面都要再做涂层处理,不然日子久了就会生锈。

  另外,还有木头、玉石、象牙等等做成的佛像,但这些材料因种种原因,通常都是雕刻成较小的像,不宜做大。

  那么,这尊成精的“灵宝天尊像”,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呢?

  这说来可奇葩了——陨石。

  一块自落地后就被埋在土里,很多年后被人挖出来,长得跟黄铜贼像的陨石……

  挖出它的人可不知道这是陨石,更不知道什么叫“陨石”,后来经了一番辗转,这玩意儿就被拿去雕刻成“灵宝天尊像”了。

  但这“天外之石”啊,不是这世上之物,所以就算雕成了神像,也当不了神仙的“分身”。

  于是,它受得香火,就都归了自己。

  什么叫香火啊?香火就是业障。

  你以为人们去庙里烧香拜佛都是去祈求世界和平的吗?那可能吗?

  求神拜佛的人,大多都是去求财的、求色的、求子的、求功名的,要么就是祈求去病去灾的……

  为亲人为朋友求的也有,但更多是为了自己。

  所以说神仙为什么不保佑你啊?他要真答应你了,他不就成黑社会了吗?

  哦,你给我香火钱,我就得帮你办事儿?回头你觉得我这里不灵,自己去杀人越货把事儿办了,然后到隔壁上帝他们家的办事处找他的神父小弟忏悔一下,让神父代他们老板宽恕你?

  这样你就心安理得了?

  你自己好好做人,做事对得起良心,谁也别求,这不好吗?

  简而言之,“香火”这东西,不是那么好消化的,因为它往往寄托着人们那肮脏和自私的欲望;若不是真仙真佛,你可受不得这个。

  因此,这尊“陨石铸灵宝天尊像”,受下了这几百年的香火,就成了妖精。

  当他化为人形时,就是个老道的形象:大高个儿,瘦长的身条儿,着一身黑色道袍,头戴道冠,申字脸,紫面、青目,长发长髯,须发漆黑。

  大晚上你要在街口远远望见这么个货,能给你生生吓得扭头绕道。

  这妖道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儿,叫“铜宸道君”,因为那真正的灵宝天尊是“玉宸道君”嘛,铜宸就觉得:我能有今天,也是仰仗人家的香火,出于尊敬……我就用这名儿来表示一下呗。

  要不咋说这妖精是石头变得呢,情商低啊,你起这种名儿哪能是尊敬?是作死啊。

  那么,这身居昆仑仙山脚下的铜宸道君,又是怎么跑到这兰若寺来的呢?

  这就得说回那三十多年前了……

  那时节,还是“四盗”在江湖上比较活跃的时期,某日,这四兄弟刚好路过这铜宸道君所在道观,在此过夜。

  铜宸一看就知道这四个人心术不正,且欲念远胜常人;而这其中,又以那“诸葛盗”蓝朔离的兴趣最为怪异,他不爱吃、不爱色、甚至也不那么爱财,但是很喜欢那些奇诡之物。

  于是,铜宸便略施手段,以“幻境”引得蓝朔离在道观中迷失了方向,最后又让他“无意中”在道观后堂捡到了一尊比手掌略大一些的灵宝天尊像。

  这尊像,无疑是铜宸变化而成,和他本体的模样一致,只不过体积和重量都被缩小了很多。

  铜宸的法力虽是不错,但他是“死物化妖”,不像动物那样可以随便换地方;本来他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离开道观,只能在道观及周边的范围内活动,但借助蓝朔离,他便可以到处跑了。

  那之后没过太久,蓝朔离和他的三个兄弟就因仇家追杀,来到了这兰若寺中。

  一到这儿,那铜宸就感觉到了此地存在着几乎取之不绝的怨气和妖气,只是这股力量被某种道法给镇在了湖心岛下,无法全部涌到外界来。

  铜宸难以拒绝这股力量的诱惑,于是,他便利用幻觉,让四盗和追杀而来的那些人都死在这里,以便他在此落脚。

  自此,铜宸道君,便成了这兰若寺的“主人”。

  这三十年来,他一直在想办法解开镇压此地的道术……

  事实上,两百多年前朙太祖在浉河岸追杀耶律宝琦时,后者那些数千名部下的冤魂血气,已然使得这里的封印有所松动,让镇在河底的妖气外泄了不少。

  所以,经过这三十年,铜宸距离揭开封印就差一步了,而这一步,需要用几个阳气盛、精气足的“活祭”来做一场法,方可成功。

  巧了,这天浉河之上,来了艘船……

  船上那几人中,刚好有四人是符合这条件的,即雷不忌、谢润、孙亦谐、黄东来。

  机会难得,铜宸当即施法,兴风作浪,将众人引至岛上,这才有了此前的种种异象……

  当然,铜宸要“抓人”或者“杀人”,也是有一定条件的,他的主要能力并非是战斗,而是制造幻觉;这些幻觉本身也并不算强,但若加上他以人骨炼成的“鬼柴”之气,就可以变得非常真实。

  只要中了幻觉的人其意志力被恐惧击垮,就会落入铜宸之手。

  此前,雷不忌一个人去找柴禾的时候,就是因为落单,加上他心性也还不太成熟,第一个着了道,被抓了。

  随后,铜宸就用附了灵的纸人代替雷不忌,捧着一把“鬼柴”想去害其他人。

  那行脚商是第一个中招的,因为只有他真正地“睡着”了,而睡着后吸入“鬼柴”的烟,便无法再自行醒来;于是,在大伙儿经历第一次“血潮”幻境的时候,铜宸就把那行脚商也抓走了,并换成了纸人。

  不料,这个时候,有人在远处施法,用铜宸以前所在道观里的那口“钟”,破掉了他的第一层幻境。

  铜宸赶紧又临时做出调整,用代替行脚商的纸人演了出“断头戏”给众人看,并在那假的雷不忌被抓住后,赶紧根据不久前孙黄二人的“解说”,变出了一个“药瓶”和一捆“钢线”,试图争取一些时间。

  他本以为,接下来孙亦谐、黄东来和谢润会继续坚持着“这些都是有人在装神弄鬼”的想法,去审问那个假的雷不忌,然后在这个过程中继续吸入鬼柴的烟火。

  没想到……那孙亦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柴禾有问题,并大喊要灭火。

  虽然田午得的突然行动还是为铜宸争取到了又一次展开幻境的机会,但最终,谢润的勇气、孙黄二人的运气和贱气,再加上自远方传来的第二轮钟鸣……终究还是把他的“术”给破了。

  事已至此,这铜宸可就恼羞成怒了,眼下他已直接在后殿内现了妖形,施法设局,准备把孙、黄、谢这三人诱过来直接搞定。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会问,那书生孔衡基又去哪儿了呢?

  也并没有去哪儿,他还在寺里呢。

  就在刚才双谐跑出大殿但尚未与谢润碰面的那几十秒间,孔衡基也陷入了一个幻境中;由于他的意志力很弱,几乎瞬间就沦陷了,随即他就被铜宸“勾走”,自行从大殿的后面走进了寺庙深处。

  其实吧,这书生能活到现在,主要原因也是铜宸从一开始就没把他当回事儿……

  别看这小子现在是穷,以前他们家里也是有点儿钱的,才十几岁他就学会逛窑子了;前文中不是提到过那种喜欢到青楼找存在感的酸秀才吗?这孔衡基妥妥儿的就算是一个。

  可好景不长,几年前孔衡基的爹妈病死了,那之后呢,他很快就把自己那份还算殷实的祖产挥霍一空。

  眼瞅着就要坐吃山空了,孔衡基便想到了远走他乡去投亲,于是,他今天便赶巧不巧的出现在了那艘船上。

  然而,孔衡基这人心胸狭窄、甚至有几分歹毒,再加上他身体也不咋地,阴阳两虚,所以连当活祭的资格都没有;铜宸一直没动他,就是因为他毫无价值,不但帮不上其他人的忙,反而有可能变成累赘添乱。

  但既然到了这最后的节骨眼儿上,铜宸也就没必要再留他了,能“利用”起来的,即便是快废物也该用着……

  …………

  天空,越发黑暗。

  虽然众人进寺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很昏暗,但那时至少还是白天,纵然有再大的风雨,也不会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可现在,显然已到了晚上,周围暗得已经快无法视物了,谢润、孙亦谐和黄东来三人势必得点火照明。

  但……他们又不敢直接用这寺里的蜡烛,甚至不敢用这儿的任何一块木头。

  思考一番之后,还是孙亦谐有了主意:他们仨先把那死掉的田午得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撕成布条拧干,再浇上他药箱里的药酒,随后又用孙哥的三叉戟劈开了书生的书箱和那行脚商的箱子,获得了不少木料。

  就这样,他们用这些来自寺外的材料,成功制出了好几支简易的火把,然后再用他们自己带着的火折子将其点燃,这便搞定了照明的事。

  接着,在谢润的带领下,三人便从大殿的后面行出,往这兰若寺的深处去了……

  按说有谢润这种武功高强的大佬顶在前面,孙黄二人应该不用很慌,但说实话,如果考虑到自己要对付的是“妖魔鬼怪”,武功这玩意儿的作用就变得有点难说了,毕竟你金钟罩练得再厉害,也防不了非物理的攻击吧?

  谢润自己也很清楚这点,所以他现在也是格外谨慎,每走一步都戒备着随时可能发生的任何异变。

  雨,仍在下着。

  秋雨,甚寒。

  雨声虽是悦耳,但也会盖住很多黑暗中的不易察觉的响动。

  闪烁的火光中,三道恍惚的人影被映在那斑驳破败的寺院回廊上,宛如扭曲的鬼怪。

  在这恐怖、压抑的氛围中,人就算是看着自己的影子,都能看得头皮发麻。

  三人就这么一路穿过了“三进”的院子,来到了一栋和大殿差不多大的建筑门口,这门上挂着匾,上书两个大字——“丹房”。

  都不用进去,三人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因为他们从大殿那儿走到这里为止,看到的所有景物都已是“破除幻觉”后的破败模样了,唯有这间房……看起来仍是崭新的;还不止如此,隔着门窗,三人便可见那丹房中灯火通明,且似有阵阵人声从中传出。

  “谢大哥,就是这儿了吧。”孙亦谐道。

  谢润冷哼一声,一双虎目紧盯着那丹房的大门:“哼,那是啊,我看这儿妖气冲天呢。”

  “那咱……是直接进去?”黄东来又问道。

  “那还能怎的?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谢润说到这儿,好似想到了什么,语气微变道,“二位贤弟,你们该不会是怕了吧?”

  “呵……怕呢,是有点怕的。”孙亦谐的回答很诚恳,“但为了兄弟,就算怕也得跟对面干啊。”

  “说得没~错。”黄东来也接道,“若在这里丢下兄弟跑了,以后咱们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啊?”

  虽然此刻双谐的心里都虚的一逼,但他们还是都硬着头皮在那儿撑着。

  这世上的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有趣。

  有些人,平日里看着品格出众,道貌岸然,漂亮话说得贼溜;在他们占优势的情况下呢,就各种“主持正义”,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别人的行为吹毛求疵、指指点点,但是当他们不占优势的时候呢,他们却遛得比谁都快,嘴闭得比谁都严。

  还有些人,平日里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甚至是游手好闲、偷鸡摸狗……说出来的话也不好听,给人的印象就是个二流子;但到了关键时刻,在面对大是大非时,这种人反而能坚守底线,哪怕将生死置之度外,也要选择做对的事。

  你说他们谁才是“侠”呢?

  而在世人的眼中,他们谁才更像“侠”呢?

  “好!就冲这两句话,你们这两个朋友谢某交定了!”眼下,谢润对孙黄二人的评价显然还是挺高的,“今日就算是死在这里,黄泉路上有二位作伴,谢某也不枉此生!”

  说罢,谢润也不等双谐跟他客气,一个回身便一脚踹开了丹房的大门。

  而此刻孙亦谐和黄东来心里想的却是:这人也忒能立FLAG了,你自己说自己死也就算了,还非要说什么我俩给你作伴?妈个鸡的活着不好吗?大家一起活着出去然后你请我们吃饭不行吗?

  当然他们想归想,也没来得及吐槽。

  此刻,只见那丹房的门一开,里面是灯火辉煌,莺声燕语。

  第一眼瞧进去,三人便瞅见好几排桌子拼起来摆在那儿,桌上是堆满了珍馐美味;有道是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不说了,词儿大家都熟,我在后面接一整段儿“报菜名儿”也不是不行,但你们可能会想砍死我。

  总之,山珍海味,好酒好菜,都跟那儿堆满了;不仅如此,酒席之外还有别的……

  看到这儿,想必各位也能猜到,“别的”,是指女人。

  不是一般的女人——美女,十多位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美女。

  她们个个儿都穿着非常节省布料的衣服,在那旖旎的灯光下嬉笑饮酒,搔首弄姿。

  而在人群中,还有张熟脸,即是那书生孔衡基。

  这会儿,孔衡基正坐在桌边,左拥右抱着两位绝色的佳人;左边的那个给他喂口菜,右边的那个给他灌杯酒……从他的表情来看,完全可以用孙哥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他此刻的状态——爽得一逼。

  “喔尻,这妖怪有点东西啊。”黄东来扫了一眼门内,当即念道。

  “呵……估计又是些纸人吧。”这谢润可是练童子功的,定力好着呢,见了这场面依然很淡定,只是冷笑。

  而就在他俩话音未落之际,孙亦谐却是一个侧身便从谢润旁边挤过,抢先进了屋。

  但见他一手火把,一手三叉戟,执戟而立,暴喝一声:“妖精!敢在这里搞黄色?事先问过我了吗?你们是不是不把俺老孙放在眼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aiyang8.cc。太阳小说网手机版:https://m.taiy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